修复新闻: 危机中的媒体 – 以区块链为动力的解决方案

2018年6月7日 23:12

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高质量的新闻正处在异常艰难的时期。在公众对于主流媒体的信任值不断下降的背景下,不断加剧的政治两极分化、假新闻泛滥、平台与出版商之间不对称的权力关系等系统性问题阻碍了媒体重要社会功能的实现。媒体在社会中的核心作用,至少正常看来,应当是向公众提供关于世界状况的基本知识,使人们能够作出明智的选择。在一个民主国家,机构和社交媒体都应该为公众讨论提供一个开放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各种各样的声音和想法都应有所体现。然而,现实似乎正戏剧性地偏离这一理想。

目前这种状况要归咎于美国媒体系统的结构性缺陷。远在在数字时代到来之前,一些传播学者就开始对媒体行业日益集中的企业所有权感到不安,认为这一趋势对民主进程构成了威胁。这一思潮的支持者主张尽可能广泛地分配权力,以防止大公司和国家行动主体滥用权力。随着数字新闻的出现,又出现了一波类似的批评浪潮。很快,人们就发现,与早期互联网狂热者的预期相反,新媒体生态系统并没有完全消除传播力量的悬殊分化。相反,它似乎加深了权力集中的旧模式,并有引发一些新问题的趋势。

大多数媒体的批评集中在一点:数字新闻经济。基于广告的在线商业模式常常被证明不足以维持某种形式的新闻业,这种新闻业依赖于特定的、狭窄的受众来获得资金支持。这些形式恰好是具有社会重要性的形式,如地方新闻或调查报道和问题报道。被称为“注意力经济”(attention economy)的社交媒体新闻推送的激励机制,催生了吸引眼球、产生点击量的奖励内容。Facebook和谷歌的大部分利润来自销售目标广告,它们显然有理由尽可能延长用户对内容的参与度。在这里,根据算法展现的新闻派上用场,方便用户选择性地接触他们可能喜欢的内容。在政治舞台上,这种逻辑导致人们陷入意识形态的信息泡沫,在那里,党派观点被放大,偏见得到证实。这些泡沫也为带有政治色彩的错误信息的传播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有抱负的媒体改革家提出了多种解决上述问题的方法。一种模式是由慈善基金会支持的非营利组织、特定议题捐赠基金资助的媒体机构,以及以各种形式呈现的公民合作新闻。尽管这种解决方案在某些情况下是可持续的,但迄今为止还没有显示出实现任何程度的主流所需的灵活性和可扩展性。此外,这些模型主要依赖于那些动机纯粹是利他主义者的善意,这使得很难保证捐款的稳定流动。

在这一重要意义上,少数渴望改革的区块链媒体初创公司有所不同。他们不仅希望吸引人们对优秀新闻的渴望,还希望为他们提供经济上的激励,为维持实体新闻的生态系统做出贡献。利用密码经济提供的多功能激励构建工具,结合博弈论行为模型和分散治理原则,这些项目的目标无非是为新闻的生产、发行和验证创建以社区为驱动的市场。

这些平台的一个定义特性是,它们都是基于代币经济的原则。与传统的法定货币,甚至是一种通用的加密货币(可以用于任何方式的交易)不同,加密代币的设计方式通常是通过编程方式限制其在给定系统内的特定角色和功能的使用范围。因此,代币反映了某个平台的目的和价值,并可用于使其单个用户的经济利益与整个社区的利益相一致。作为交易的载体,这些代币不再是仅仅支持信息或价值传输的工具;相反,它们为那些在特定的经济生态系统中使用它们的人带来了共同利益和价值。

在以区块链为动力的新兴媒体初创企业的大生态系统中,有大量的平台使用加密经济模型来重新定义信息产品创造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货币交换系统。最常见的焦点是用户生成的内容,以及社交媒体环境中的普通人获得报酬的方式,其中一些例子包括Steemit, Sapien,或Po等。然而,在具体的项目上,这些项目明确地解决了当前新闻媒体系统的一些有问题的制度。这些项目承认新闻独立的社会价值,并提供修复,以更好的服务大众。

Civil

Civil是一个自我描述的可持续新闻的分散市场,旨在通过解决广告驱动的媒体经济的缺陷来解决“坏消息”的问题。它将作为一个主办独立媒体组织的平台,被称为编辑部,将受到职业道德准则的约束。Civil将在以太坊平台上被应用。尽管每个人都可以访问由Civil新闻编辑室制作的内容,但该平台的分散治理模型是围绕着CVL代币持有者的社区组织的。

确保记者遵守道德规范的关键机制包含了三类角色:(1)编辑部:他们的目标是获得”白名单”,以及在他们的应用程序中放置代币的角色;(2)消费者:对手头有一份高质量的可靠新闻编辑室的白名单感兴趣; (3)管理者:他们的兴趣在于通过维护消费者要求的可靠的白名单来保持代币的高价。游戏一开始由一个申请人存放代币以支持他们的应用程序,从而确保自己被成功列入白名单。另一种选择是,申请人会受到代币持有者的质疑,最终在投票中被拒绝,在这种情况下,管理员会把押金分给他们自己。

尽管从表面上看,对于管理者而言,拒绝每一次单独申请并保留所有存款才是合理的,但从策略上讲,他们会受到激励,精心安排这份名单,从而使其所持资产的价值保持在高位。这一系统背后的策划者希望通过这种反复操作,该模式会为读者和代币持有者带来最佳结果,同时如果新闻编辑室的内容符合社区标准,还可以允许他们访问该平台。

同样的机制也可被用来将平台上的第三方开发人员加入“白名单”,对发表的争议性内容提出质疑。因此,社区治理需要密切关注任何附加工具或应用程序的内容生产者和创建者,并确保特定新闻的质量。毫无疑问,该平台的加密经济将简化通过一次性或重复性的支付方式从读者口袋中直接奖励编辑部的流程。

Decentralized News Network(DNN)

DNN的使命是为真实的政治新闻提供基础框架,使得这些新闻无法被操纵、渗透或撤下。该项目设计者试图使其成为主流媒体的民主替代品,他们认为主流媒体充斥着噱头、集团目的的扭曲化、虚假新闻和“过滤泡沫”。DNN与Civil一样,确保内容与社区标准一致的责任在于社区成员自身,但机制有所不同。Civil的模式依赖于对可信的新闻编辑室建立“白名单”,这些新闻编辑室仅会保留一定的编辑权限,而在DNN平台上,每条新闻都要经过社区审查才能发布。

在DNN的生态系统中有四个社区角色:作家、评论家、读者和发布者。由于没有组织起正式的新闻编辑室,每个人都可以尝试成为一名作家,并发布新闻。但是,在一个故事被录入到区块链供所有人观看之前,一个由7位评审人员组成的小组将对其是否符合社区内容规定进行投票。除提交一篇文章供审阅外,作者还应使用DNN代币进行付费,评审员也会进行报价。投票过后,文章要么被批准要么被拒绝,那些投了多数票的评审者将从作者的付费中得到奖励,而那些投少数票的人报价失败。文章发表后,读者们可以对其进行投票和粘贴标签,作者和大多数评论家都会从中得到奖励。当所有个人行为都因私利参与其中时,,这种竞价游戏架构就会使得社区利益达到最大化。

DNN创建者的主要关注点之一在于,当面对压垮或摧毁网络的恶意行为时,平台的生存能力能有几何。第四个社区角色——发布者,就留给了以分散方式存储网络软件的计算机。

Media Sifter

Media Sifter希望提供一种新闻消费环境,在此环境下,“注意力经济”将被所谓的“循证经济”所取代。与Civil和DNN不同的是,Media Sifter的主要关注点不在于原创新闻的产出,而在于社区对外界内容的验证和审查。该模型包含两个主要元素:新闻聚合器和基于区块链的激励系统,它们构建在SIFT协议之上,支持协同验证和真实性检查。

聚合器从整个web上收集新闻故事,按主题、观点或地理定位等多种方式将其分类并呈现给用户。一旦读者开始阅读这些内容,他们可以用SFT代币开启一个“证据赏金”,用于求证在文本中出现的任何说法,从而呼吁其他社区成员进行调查。那些为高亮内容寻找证据的人被称为调查者。在对该内容主题进行了调查之后,他们就可以验证相关说法是否有效。之后,验证决定会交给一个准随机方式选出的评审小组,由他们评估调查者的证据质量,并决定是否批准,这个决定需要审稿人之间意见达成一致。一旦事实得以核查,所有相关各方都将得到一份奖金,以及涉及他们个人排名的可信度(CRD)分。该平台所构建起这种精巧的经济模式,使得成功的调查工作可以获得各种形式的奖励,包括版权费以及订阅费。

PUBLIQ

尽管PUBLIQ与Civil、DNN等“生态系统”平台有诸多相似之处,但它仍有许多与众不同的特点。其架构的三大支柱分别是内容共享层、交易层和信誉系统,后者是对内容生产者的主要激励机制。PUBLIQ将使用改进的PoS(Proof-of-Stake)算法对其自身的区块链进行操作。矿工通过获得特殊的”挖矿代币”来取得节点地位,每隔30秒或每2000次操作就会生成一个新的区块。

与其他平台不同,PUBLIQ在其生态系统中为广告商保留了一席之地。广告将附在所有免费内容上。根据白皮书,广告商可以访问APIs,也可以访问一些目标算法。人工智能助手的主要功能将是向读者推荐文章,并向他们提供全方位的建议,从而帮助广告商更好地投放信息。读者可以在付费订阅和包含广告的免费内容之间进行选择。与Facebook不同的是,在这里,100%的广告收入将在作者和渠道之间进行分配。

除此之外,经济交流的框架看起来却很似曾相识。作者在发表文章的同时会附带一个标记,读者可以通过“喜欢”、“分享”或“立flag”给予反应。基于读者的反馈,作者获得金钱奖励和声誉点。由40位排名最高的作者组成评审团,评审那些已经收获一定数量“flag”的内容。而有关项目发展的重要决定将通过全社区投票进行表决。

所有被审查的平台目前都处于alpha或beta测试阶段,目前还无法判断它们的激励模式是否真的能够按照设计者的意愿运行。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多少人能从这些雄心勃勃的项目背后的理想中获取灵感,从而全身心投入其中。那些寄希望于依靠社区驱动创造价值的系统都存在着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慷慨善意的个体所愿意提供给平台的的资源、承诺和热情总是有限的。并不是每一个有偿的专业人员所完成的任务都可以通过众包来完成。现在的问题是,去中心化和智能激励制度是否会让每个代币持有者都变成一名有偿的专业人士。

尽管这些新型的新闻模式在可持续性方面依然让人存疑,但维基百科——一个去中心化的知识生产社区,却为我们带来了一些希望,毕竟倘若从任何对人性的理智判断来看,它本不应该成功。不管这些企业的最终命运如何,毫无疑问,新闻生产和消费将会是区块链技术即将撼动的另一块领域。与此同时,见证这些先锋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甚至加入他们的探险之旅,都将是令人兴奋的。

文章来源:

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fixing-the-news-blockchain-powered-solutions-for-media-in-cri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