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在美国:竞选资金中的虚拟货币

2018年6月14日 20:43

上周,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州务韦恩•威廉姆斯(Wayne Williams)提出了一套新的政治活动筹资规则,其中一段内容有关虚拟货币。这份草案的原始版本规定虚拟货币捐赠的上限与法币相同,并限制匿名捐款在20美元以内。这项举措使得各州对政治性虚拟货币捐款的处理愈加引人关注,在过去几个月里,各个州对此采取了不同的解决方式。

尽管联邦选举委员会(FEC)曾在2014年发布过一份建议,该建议对于那些希望通过数字货币增加参选机会的人而言依然是一份主要参考资料。然而这份非监管文件依然不太适合作为虚拟货币竞选筹资的权威指南。

2014年5月,联邦选举委员会提出一套指导方针,对制定法律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调查作出回应。该组织主张以一种更具包容性的“液态民主”取代代议制民主,要求联邦选举委员会表明是否可以使用比特币资助政治活动当时,比特币的价值约为400美元,Altcoin甚至没有被认为是一种竞选筹资的工具联邦选举委员会规定,比特币可以作为一种“实物捐赠(在。 – 善意贡献),这种形式一般是向组织的运营活动提供商品或服务,而不是购买这些商品或服务的资金。

实际上,这意味着竞选活动不能直接使用收到的比特币,必须在“清算”后才能将钱存入自己的账户。就捐款上限而言,委员会将各党派分别开来,民主党决议100美元封顶,共和党则采取联邦标准上限2700美元。由于该意见只是一个大致建议而非规定,共和党对此高额上限的支持鼓舞了一批政客按照2700美元的上限行事。

鉴于联邦政府的指导方针还有些模棱两可,自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规定发布以来,许多州一直收到着相似的询问。随着2018年初选和选举浪潮的到来,这些要求将愈加强烈。通常情况下,是州政府的道德机构来决定加密货币捐款是否合适以及如何管理。截止到今年目前为止,一些州委员会已经出台措施禁止加密货币捐赠,有一些还在摇摆不定。因此如果科罗拉多州的倡议能够成功,可能会被那些摇摆州优先考虑。

2017年10月,堪萨斯州的一名候选人就使用加密货币捐款的可能性,向州政府伦理委员会询问。不久之后该办公室便宣称比特币“太过隐秘,无法追踪”,可能被“完全无法识别的说客”利用,从而影响地方选举。

4月,威斯康辛自由党要求州道德委员会说明其是否认为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政治募资是可被接受的。委员会为此举行公开听证会并得出结论,认为这一问题应由州立法机关来决定。而州议会对此问题的裁决时间尚未公布。

北卡罗来纳州众议院的共和党候选人伊曼纽尔•怀尔德(Emmanuel Wilder),今年4月曾向州选举与道德执法委员会提出过类似的要求。怀尔德在信中承认,对可追溯性的担忧确实存在,但他依然提倡给予选民在法币和加密货币之间进行选择的机会,并支持“即将到来的金融服务。目前他的请求仍在审查中。

在南卡罗来纳,这个问题已经以一种更快,但绝非虚拟货币支持者所喜闻乐见的方式得到了解决。今年23岁的共和党候选人布里顿•沃尔夫(Britton Wolf)曾在6月份的南卡罗来纳州众议院初选中角逐第71选区。他曾向州众议院道德委员会询问是否可以使用加密货币捐款来支持他的竞选活动。官员们回答说不能,因为州法律规定的竞选捐款中不包括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筹款竞选的英雄们

制度政治是一个充满惰性并坚持现状的领域。毫无疑问,作为政治金融工具的加密货币仍远未成为主流。使用加密货币的政客依然仅占少数,对于大多数使用加密货币的政客而言,加密货币捐款也仅占全部资金的一小部分。

然而,某些政治人物,如狂热的自由主义者和技术倡导者,已经自然倾向于依赖数字货币捐赠 – 接受数字货币捐赠已成为体现他们思想理念的一个部分大量用户的增加和价格的飙升也是促使更多当权派人士关注加密技术原因。以下是联邦和各州最引人注目的美国政客,他们公开表示愿意接受加密货币。

安德鲁·海明威(Andrew Hemingway)
作为2014年新罕布什尔州州长的共和党候选人,安德鲁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竞选中使用加密货币捐款的人。比特币的捐款约占其总资金的20%。共和党初选中输给了沃尔特·哈文斯坦(Walter Havenstein),未能进入大选。

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
美国议员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可以说是国会山上最直言不禁的加密货币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支持者。他声称,自己是第一位从支持者那里接受比特币的代理国会议员。在2014年成功连任的竞选期间,他募集到了价值2000美元的加密货币。等到2018年竞选科罗拉多州州长时,波利斯认为这一数字一定会大幅增加。

丹·埃尔德(Dan Elder)
2016年,这位自由主义者参与了纽约州众议院,这次参选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完全以比特币为资金的竞选活动。这次实验结果稍显平庸,埃尔德的得票率仅略高出10%。2018年,埃尔德将再次竞选密苏里州众议院第79区。

兰德·保罗(兰德保罗)
在所有支持比特币的政客中,保罗都是一个重要人物2016年他宣布参加大选,成为了第一位接受比特币捐款的总统候选人。这一举动早在2015年年年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
2014年4月,时任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的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宣布,他将在州长竞选中接受比特币捐款,显然是为了吸引年轻人和那些精通技术的选民。这一策略似乎奏效了,2015年1月,阿伯特宣誓就任该州州长。

奥斯汀彼得森(Austin Petersen)
作为一名希望今年能从纽约州竞选进入美国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彼得森对加密货币的支持基于其自身“亲市场”的思想理念。他的竞选经理声称使用比特币是“无需动脑的”。彼得森的竞选活动筹集到了不足1万美元,并因在2017年12月获得0.284比特币(当时价值4500美元)的最大单笔加密货币捐款而闻名。这个数字与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指导方针并不完全相符,即便对于法币捐赠亦是如此但是彼得森网站上的捐赠页面给出了一个提示,展示了如何将这种情况合法化:

“每次选举,每个人的最大捐款金额是二千七百元。你的捐款(最多2 700美元)将被指定用于初选,接下来的2700美元将用于大选。

帕特里克·纳尔逊(Patrick Nelson)
来自纽约的民主党国会候选人纳尔逊宣称,他的竞选活动是“21世纪的运动”,欣然接受“比特币这样的技术”。不久后,他遇到了加密货币筹款的一些麻烦,因为他的竞选团队用来处理加密货币捐赠的BitPay在纽约州出现了资质许可问题。

布莱恩·福德(Brian Forde

福德已然成为了一位新的政治加密货币明星。这位民主党人希望今年能够代表加州第45届国会选区进入美国众议院。他曾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担任数字货币主管,同时也是奥巴马政府的技术顾问。他对这项技术的接受是显而易见的,并且本次参选看起来也很有机会。加密货币社区已经明确表示支持他的参选,仅在2017年8月和9月,就向他的钱包里注入了创纪录的价值6.6万美元的加密货币,业内最知名的公司也表达了支持的态度

尽管加密货币在竞选资金中的比重仍然不大,但总体上升的趋势与逐渐增加的规模是一致的。毫无疑问,我们将很快看到有更多活动将完全由加密货币资助,有更多成功当选的案例至少部分依赖数字货币捐款。随着这些进程的展开,FEC也将被迫制定更为清晰的规则,并努力解决加密货币捐赠在“可追溯性”问题上的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