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上治理还为时尚早

2018年7月4日 16:09

本文转自coindesk,由奇点财经翻译,原文作者为Michael J Casey。

区块链治理是困难的。

这是从EOS上线后的混乱和争议能得出的唯一可靠的结论。EOS价值40亿美元,其共识模型试图解决区块链治理和可拓展性中的争议等难题,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首先,选出21个区块生产者所花的时间比社区预想的长的多,整个网络每日会支付一亿美元以验证交易,此外,为了解决争端而设立的EOS核心仲裁法庭ECAF还曾命令区块生产者冻结27个可疑的账户。

这立刻导致了很多担忧,ECAF随意审查参与者,这是否是一种中心化控制,也是否挑战了区块链的不可更改的特性。由于ECAF声称将起诉一名区块生产者,还出现了一份伪造成ECAF发出的文件,一个纽约的区块生产者决定退出。

现在,EOS设计公司Block.One的首席技术官Dan Larimer声称,ECAF的命令给EOS整个网络带来的损害大于找回资金所带来的收益,他的公司试图重写整个EOS宪法。

EOS启动已经过了3个星期,这3个星期中各种争执已经给推特上的评论员提供了足够多的谈资,不过对于EOS来说,比娱乐重要的事儿还有很多。

另一个融资顺利的链上治理项目Tezos,也因为创始人之间的争执,导致2.4亿资金被锁。EOS的灾难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告诉我们人性是多么难以克服。

为了消除不信任,必须在任何机制或机构中充分地共享社区信任,无论这个系统是“中心化的”还是“去中心化的”。问题在于,当涉及大量资金时,建立解决争端的信任中心是非常困难的。

最好的计划……

我很同情Tezos和EOS创始人的努力,他们在尽力帮助区块链社区对重要的改变和升级做出正确的决策,避免纠纷和分叉。

我不愿意说链治理永远不会奏效,但我认为很难设计出正确的算法来克服由金钱和不信任所造成的难题。

EOS的ECAF在主网上线之前就已经建立了,当时ECAF被认为可以解决上述问题。ECAF的存在反映了一个观点,即一定会出现争端,由此需要一个链下的机制去解决争端。

问题是,如果社区不是建立在对DPOS机制一种盲目的信仰的基础上,它是否会被更好地设计,更有能力赢得所有参与者的信任?换句话说,问题的根源在于链上治理的倡导者所宣称的是不合理的。

事实上,DPOS机制的可靠性是通过拥有多少EOS来检验的。筹集到的巨额资金助长了高估值的预期,反过来引起了贪婪和不信任。它提供了正确或错误的看法,那些在EOS网络内部中有权力和影响力的人也许能够左右这个系统。

BM,Block.one公司的一些员工和很多EOS的粉丝坚信各种各样的检查和制衡可以保护用户,因为撤销交易需要21个节点中的15个同意,选举使节点愿意承担责任,且永远存在分叉的选项(或者说是威胁)。尽管如此,系统还是出现了不信任和失衡。

不过它也不是完全徒劳的。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在3个月前曾在一篇博客中指出,存在贿赂和多个节点相互勾结的风险,金钱和权力永远会滋生腐败。Vitalik的主要观点就是,链上治理不会奏效。

考虑到现在的技术水平,我认为这是事实。这些机制所创造的信任并未足够强大到可以克服用户之间的不信任。

目前的解决办法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关于比特币区块大小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硬分叉也充满争议,这些都打击了公众的信心。

再看以太坊,Vitalik的领导力显而易见,但也正因为如此而被指责有太多类似CEO的权力。(当有传言说Vitalik死于车祸时,以太币的价格大跌,这正显示了以太坊存在中心化的问题)

目前来看,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是认清算法的局限性,转而依靠由人领导的、由法律界定的争端解决机构和链下治理。

我一直批评许可链,尤其是运营许可链的财团有可能会限制创新,并使用户成为人质。但企业很喜欢许可链,因为他们在公认的法律结构内运作。法律一定是重要的。

DAO的失败告诉我们代码不是法律。项目的创始人建立了一个模型,允许摧毁系统的黑客提出条件。这是合理的,因为其实这种“盗窃”的行为并不违法。然而,那些遭受损失的用户想要追回自己的财产,于是以太坊选择了硬分叉。

目前的解决方案是形成一个设计精良的、受信任的机制,该机制在一个可预见的法律框架内,通过流动的、轻量级的仲裁解决纠纷,而不是在法庭上陷入困境。这些机制担负着法律的重任,但尽量避免法律程序。

机制的重点是“设计精良的、受信任的”。ECAF就是轻量级的、链下仲裁,但是它的设计不够精良,也没有获得所有人的信任。目前尚不清楚如何形成社会共识以支持仲裁机制。

互联网的治理提供了一种模式。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国际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和万维网联盟(W3C)作为治理和解决争端的可信机构,他们已经做得很好。这些机构的多方利益相关者模式大大缓解了各方的担忧。

区块链不能、也不应该模仿互联网的形成过程,因为互联网的形成依赖于各国政府在联合国等国际论坛上的谈判地位。但如果要在多个利益相关方之间建立共识的话,有很多工作可以由标准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来完成。(W3C和其他标准机构已经在寻求在这个领域建立权威。)

这是否意味着不可篡改和抵制审查是不可能的?如果从绝对意义上讲,那答案就是yes,但这些仍然是追求的目标。

重要的是一个系统能够为尽可能多的用户提供服务,然而到目前为止,类似于EOS的链上治理模式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

—————————————————————————————

原文地址为https://www.coindesk.com/soon-chain-gover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