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Activist Investors对您持有的股票投资意味着什么?

2020年2月18日 04:3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Singularity Financial

奇点财经香港2月18日 – 这些天来,经常听到一些公司迫于“激进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的压力而采取公司治理改革方案。这些投资者通常是对冲基金经理,他们收购公司一部分股份,然后将其作为与管理层谈判的筹码。而且这些投资者会要求拥有公司董事会席位, 影响公司业务的方向, 或敦促公司出售或收购另一家公司。

根据Lazard杂志的年度股东行动主义评论(annual shareholder activism review),在2019年全球又刷新纪录, 有147个投资者(高于2018年的131名)发起了新的维权运动,其中包括43位没有过激进投资历史的“新手”。香港近期的案例也有不少, 通过外部股东积极干预、参与公司重大经营决策, 以达到股东利益最大化。

Lazard说,这些激进分子瞄准了187家全球公司 (比2018年的记录下降了17%), 而这个数字仅反映了针对市值超过5亿美元的公司的投资行为活动。

激进投资者对普通股东意味着什么?

在许多案例中,他们的努力成功提高了股东价值并拉动了股价, 普通投资者因此赚到钱。但也有争议表明,激进投资者可能只会推动短期变化,须具备长期眼光, 才对普通投资者更加有利。

但是, 勿庸置疑, 激进投资者可以帮助普通投资者发声。普通投资者通常只拥有很少的公司股份,因此无法在决策中拥有真正的发言权。如果您拥有51亿股流通股中的100股苹果股票,那么您肯定不会引起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的注意。

激进投资者能有所作为吗?

激进投资者的行为是否真的有助于为股东赚钱?在很多情况下,是的。

伊坎(Carl Icahn) 对苹果采取的努力无疑对拥有公司股票的人是积极的。苹果的股价在2012年期间上涨了近30%,此后一直在上涨。《哈佛商业评论》 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认为,更多的公司应该听取激进投资者的意见,因为他们经常会提出棘手但有效的解决方案。

最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科技领域,Icahn Enterprises敦促惠普与Xerox合并,Elliott Management和Starboard Value敦促eBay剥离非核心资产以及D.E. Shaw促使Emerson对其成本结构和组织进行独立审查。

日本首次成为美国以外针对性最强的地区

2019年,日本和欧洲的激进投资者也开始增加。日本首次成为美国以外针对性最强的地区,激进投资者开展了19项维护股东权益的行为,并部署了45亿美元的资本。值得注意的包括投资者Oasis要求Seven&i Holdings剥离非核心部门,以及Third Point要求Sony剥离其图像传感器业务。

进入2020年, 香港奇点财经又关注到日本最著名的激进投资者Yoshiaki Murakami对日本Toshiba Machine东芝机械(6104.T)的收购要约, 以及英国激进投资基金(Activist Investor) Independent Franchise Partners要求日本啤酒巨头Kirin Holdings Co Ltd. (2503.T)回购价值6000亿日元(折合54.7亿美元)公司股票的建议

2020年目前最有代表性的是, 管理着400亿美元的主动型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推动日本软银集团的公司改革。据知情人士透露,Elliott持有软银3%的市值,是该基金目前最大的投资之一。Elliott的主要改革方案建议: 第一让软银回购高达200亿美元的股份,这能快速提高公司的价格; 第二是建议公司改组董事会,因为目前只有两位独立董事; 此外要求公司的愿景基金的运作和管理更加透明, 该基金的运作就是一个黑匣子。具体细节可以关注香港奇点财经近期的报道

2019年传统的多头投资者开始关注公司治理

根据CFO媒体报道,在全球所有地区,激进主义者赢得了122个董事会席位,与多年平均水平一致。多数董事会席位是通过谈判达成的和解协议获得的,五分之一的席位分配给女性董事。去年所有标准普尔500指数新任命的董事所占的比例为46%。

其中可圈可点的20个“long slates”(董事板岩定义为,激进投资者提名的董事代替现任董事会的50%以上的席位)占了三分之二。

激进投资人策略和战略也在改变

2020年2月3日,美国最著名的激进基金投资人(activist investors)群体, 抨击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去年11月提出的针对控制代理顾问(proxy advisers)行使权和影响力的提议,称SEC的这一举动“存在严重缺陷”。具体内容可以阅读香港奇点财经的相关报道

该行动的发起人包括, 由Paul Singer创立的Elliott Management Corp., 由Carl Icahn经营的Icahn Enterprises, 和Bill Ackman的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反对SEC行动的还包含许多其他机构, 从消费者团体到养老基金,再到宗教团体管理的资金, 反对SEC改变并影响他们用来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决定如何投票的代理咨询公司的行使权。

激进主义者的数量在增加,他们的策略和战略也在改变。在过去的十年中,已经建立了数百家新的激进对冲基金,其管理的资产也正在激增。

公司为股东积极主义做好准备了吗?而作为小股东的你,将如何加入进来?静待后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