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脸”的FB: 究竟有没有“毒害”青少年?

2021年11月4日 00:0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特约记者金桔

香港奇点财经11月2日报道。上周四(10月28日)宣布更名为“Meta”(元宇宙)的“脸书”(Facebook,简称FB)被不少中国网民取笑为“不要脸也不要书”。

尽管对于很多中国网民来说,这只是一个玩笑。但是对于FB的前员工、向《华尔街日报》(WSJ)提供大量FB负面内幕消息的Frances Haugen来说,FB是个不折不扣的“不要脸”公司。

11月1日,这个FB的前员工采取的最新举动是:公开呼吁FB的创办人扎克伯克卸任下台。

Haugen和她对旧东家的指

很多中国网友可能并不熟悉Frances Haugen。她被海外媒体誉为FB的吹哨人,自2006年以来,她一直在美国大型科技公司担任产品经理,这些公司包括Google、Pinterest、Yelp 和 Facebook。

Haugen的工作主要集中在诸如Google+搜索之类的算法产品和为Facebook新闻提要提供支持的推荐系统上。

由于在至少四种不同类型的社交网络上工作过,Haugen非常了解上述算法问题是多么复杂和微妙。在对比了各家平台之后,她发现Facebook内部做出的算法选择对于社会公义是“灾难性”的:对青少年、对小孩、对于公共安全、对于网民的隐私,甚至对于美国的民主根基都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为此,她向WSJ曝料,并透露了大量关于FB的不道德操作,特别是在Instagram导流中采取的一些令人不齿的“重商轻义”的算法。有关事件令FB陷入有始以来的最严重ESG困境之中。

Instagram(简称:IG、insta或ins)是Facebook公司旗下一款免费提供在线图片及视频分享的社交应用软件,尤其受到美国青少年的欢迎。在2021全球媒体品牌价值50强中,Instagram以250.73亿美元品牌价值位列第6名。

Haugen随后更亲自站出来,公开要求Facebook 做出改变。根据香港奇点财经记者从Frances Haugen的推特获取的信息,Frances Haugen在2021年10月5日在美国参议院公开作证,积极争取世人对于网络安全的关注,并希望大家更多地了解FB的不道德操作手法。

她在参议院的公开证词中表示,FB纵容网络上的负面信息,导致这个社交平台被用来扩大社会分歧、破坏美国的民主稳定,并致使年轻女孩和妇女对自己的身体感到不适(主要指Instagram)。

青少年用户的控诉

正如Haugen说的那样,Facebook内部做出的算法选择对于社会公义是“灾难性”的。FB的研究人员具备咨询、心理学等背景,他们深谙社交媒体的负面影响,却没有做出相应的保护青少年的措施。这使得Instagram的负面效应特别明显,以至于其他社交媒体难以复制。

Instagram将照片作为该应用的重点功能,提供了让用户能够轻松编辑图片的滤镜。后来,它又增加了影片、按算法推荐的内容和可以修饰人脸的工具。

而这些核心功能最容易对青少年产生负面影响。

Instagram导致用户产生“比较”的心理,使用者看待与评价自己的方式,非常容易受到平台上他人的吸引力或社会地位等的影响。

德斯蒂尼·拉莫斯(左)和伊莎貝尔·约布隆斯基是Instagram的重度用户,她们说,沉迷於Instagram有潜在的(心理)健康弊端。

图片来源:LIANNE MILTO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有这样的案例,加利福尼亚州马林县红木高中的17岁学生伊娃·贝伦斯(Eva Behrens)说,她估计她所在年级的一半女孩都在与Instagram有关的“身体意象”失调问题作斗争。

所谓身体意象失调(body image disturbante),又称“负面自我身体认知”(negative physical self,NPS)是指个体对自己的身体的消极认知、消极情感体验和相应的行为调控。

贝伦斯表示,每当她对自己感觉良好时,她就会去看Instagram,然后“一切都消失了”(即心情变得很不好)。

而她17岁的同学莫莉·皮茨(Molly Pitts)来到高中时,发现同龄人将Instagram作为一种衡量彼此受欢迎程度的工具。贝伦斯说,当她发现自己在Instagram上的粉丝数量和点赞点屈指可数时,仿佛遭受了“心灵暴击”

WSJ还引述了另一个少女,她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的西尔维娅·科尔特-拉卡约(Sylvia Colt-Lacayo),现年20岁。她需要常年坐轮椅。她说,过去Instagram让她觉得自己看起来不像应有的样子,也没有做这个平台上“其他少女正在做的事”。

最近她尝试了一种美颜滤镜,该滤镜让她的脸颊变小,并呈现出健康的粉红色。这个滤镜让她看起来更像欧洲人,而她从来自尼加拉瓜的父亲那里继承了一张较宽的脸。她表示,这让她心中泛苦。

科尔特-拉卡约的一张自拍照,这张照片使用了Instagram的滤镜

青少年们在Instagram里发布他们最好的照片,然后挑选朋友,互相打量、吹嘘甚至是欺凌他人。而粉丝数量则成了衡量“优异”与否的标准,他们卯足了劲,在Ins这个舞台上争奇斗艳,都渴望成为舞台上的最佳主角,以获得其他人的关注。如果发现自己处于配角的地位,便会产生失落、自卑之感,更严重的,则会影响身体健康。

华尔街日报背后消息来源

上述WSJ的报道里所指的FB的内部研究,最后的消息源被指来自Haugen。而这反映出Haugen在试图内部解决问题而无果之后,勇敢地借助了美国老牌媒体WSJ来对付自己的老东家。

9 月 14 日,WSJ发表报道,称其根据Facebook的一份内部研究报告,发现实际上FB内部已经发现了Instagram这款社交软件对青少年造成了极为有害的影响。

WSJ的报道综合了大量的信息源,对于FB旗下这款社交软件给青少年,特别是青春期少女带来的负面影响总结如下:

  • FB让三分之一的少女出现自我身体意象失调恶化的情况。
  • 受访的青少年将焦虑和抑郁率攀升归咎于Instagram——而且在所有群体中有一致性。
  • 有报告显示,在报称有过自杀念头的青少年中,13%的英国用户和6%的美国用户将自杀欲望的源头追溯至Instagram。
  • FB内部的研究已经发现,Instagram会使青少年上瘾;有青少年告诉FB的研究人员,他们其实不喜欢在该软件平台上花那么多时间,但是又感觉“自己必须在上面”。
  • FB内部研究对比了几款不同的社交软件,发现TikTok(即抖音的国际版)以表演为基础,而Snapchat(一款Facebook竞争对手的照片和影片分享软件)用户则经常用“对准人脸”的滑稽滤镜遮盖自己的真容。相比之下,Instagram更严重关注身体和生活方式。
  • 有少女抱怨说,自己在浏览了一些健身网页后,Instagram利用算法不断向她推送健身等信息,令其不堪其扰。

更严重的是,尽管FB的内部研究已经发现了上述问题,但是在公开场合,Facebook一直在淡化Instagram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并且长期以来,没有对外界公开其研究结果,更没有向要求提供相关研究结果的学者或国会议员提供这一材料。

FB创办人扎克伯格在2021年3月国会听证会上(被问及儿童和心理健康问题时)的反馈是“我们看到的研究是,使用社交应用与他人联系可以对心理健康产生积极影响。”

在WSJ的报告出街后,Facebook方面组织了力量,对WSJ的报道进行了回击,并将WSJ的结论归咎于其所持数据的不准确,以试图挽回声誉。

在WSJ针对Instagram的报道出炉后,Facebook的副总裁,研究部主管Raychoudhury 在 Facebook 新闻室的帖子中反驳,称《华尔街日报》对FB内部的研究描述“不准确”。

比如,Raychoudhury称“身体形象”问题是FB 提出的 Instagram 可能使少女变糟的 12 个可能问题之一。而研究表明,Instagram只在这一问题上对少女有负面影响。

FB 同时回避了华尔街日报引用的研究内容,也没有公布在回应《华尔街日报》报道时反复引用的实际数据。只是澄清说,这些数据应该被解读为“相比于生活满意度较高的青少年,满意度较低的那一部分青少年更有可能说Instagram让他们的心理健康或对自身的感觉更糟糕”。

Raychoudhury 还集力贬低 Facebook 自己的研究,试图证明这些研究的结论站不住脚。

香港的ESG投资研究专家、香港国际金融学会的资深会员舒时表示,在发生这类负面公众事件时,FB采取一味地否认和辩解的做法,其实际效果有可能是适得其反,最终会影响到该公司的ESG评级。

根据标准普尔道琼斯计算公司的数据,Facebook的ESG得分以0到100的比例衡量,其仅为21分。

在Sustainalytics网站上,FB的截止2021年9月28日的ESG评级风险为30分,属于中高度风险公司。

显然,Haugen的指控显示,上述评级机构对于FB的ESG评级可能还有调整的空间。

(本文为香港奇点财经原创。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阅读更多新闻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