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索罗斯的背疼到投资中的直觉

2020年3月5日 20:03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谭昊

编者按:谭昊,彼得明奇资产管理CEO、RIH投读会创始人。

今天来飙车——聊聊投资的直觉。首先要郑重提醒一下,这属于进阶话题。投资首先是科学,先掌握科学的部分,那是地基。

缘起是这样的,几天前我的朋友英子在朋友圈发了一个读书笔记,是一本书叫《投资的直觉》。那本书我没看过,不过倒是让我想起来,在很多年以前曾经读过一本跟直觉有关的书,其实内容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但这个书名,重新勾起了我的兴趣。

第二天晚上,我们视频喝酒的过程中,聊到了这个话题,当时我们有一些有意思的讨论。再后来,昨天晚上,我请朋友Cherry给我做了一次教练,专门来探讨投资中的直觉这个议题。

于是有了今天这篇文章。这篇文章会是迄今为止业界所有关于投资直觉的文章中,最与众不同的。

首先必须承认,其实我以往是一个不太敢于运用直觉的人。

这基于我过去多年的一个观念,我觉得直觉基本等于非理性,这跟我所追求的理性主义的精神是相悖的(还记得芒格的那句话吗,投资成功的秘诀是用理性驾驭你的动物性)。

所以,在投资中,我相信绝对理性,对直觉一直心怀警惕。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通常形容一个投资高手的时候,会说他有着出色的盘感。什么是盘感呢?盘感其实说的就是投资中的直觉。

如果让我举出一个投资领域能够把直觉运用到出神入化的人,我会想到索罗斯。

他对直觉的运用有两点特别精妙。第一点是,敢于下注。他的名言是,“重要的不是你做了多少次,而是在你做对的时候你下注了多少。“第二点是对风险的灵敏嗅觉。他曾多次说过,每次他的仓位过重而跟市场走势不符的时候,他就会背疼,久而久之,他把自己的背疼看做了一个减仓的信号。

虽然上文说过,我过去多年一直对直觉心怀警惕。但事实上在投资的过程中,在决策的时候一定会用到直觉。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我回顾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不管是预判还是在交易上,直觉都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而且效果还不错。那么,直觉来自于哪里呢?

我想它来自于几个部分:第一是对历史的研究,比如我在春节假期对节后A股走势的预判,下跌10%左右,恐慌情绪会在1-2天释放完毕,这个判断事后被证明很正确。而这里面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我对SARS期间股市的复盘研究。就像达利欧说的,研究历史是最重要的研究方法。

第二是对于资金流向的研究。第三是对市场共鸣点的研究。这两点这里不展开讲。

第四是敢于接纳直觉的错误,也就是通常说的认错。

这一点值得展开说一下。我觉得我们关于直觉有一个很大的误区,几乎每个人都对自己的直觉预期过高,我猜想这可能跟自恋有关。既然是自己的直觉,就内心期待是100%准确的。但事实上,你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怎么可能做到100%准确的直觉呢?

因为有这个过高的预期存在,一旦直觉错过几次之后,就往往会失去信心,不敢再去运用直觉。

其实这不是直觉本身的问题,而是运用直觉的人的心态问题。恰恰是对直觉运用出神入化的索罗斯,就提倡“失败哲学”。而我的一个朋友,更是进一步发展了索罗斯的易错论,每一次决策,都先假定自己是错误的。关于这一点推荐你看我前几天写的专栏(详见:短线高手的交易秘诀与叶问练功房里的那块匾 |谭校长一千零一夜NO.126)。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其实有不少关于直觉的经典描述,比如易经中讲,寂然不动,感而遂通。

这其实是对直觉的一种很形象的描述。

这里的重点是在一个“感”字。感是感应的意思,而这个感应呢,它像是一份邀请。就像我们发出请帖邀请一个客人来,你的邀请越有诚意,她来的可能性越大。直觉就像是一个我们所邀请的客人。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刘润所说的“多因对一果”。对待自己想要的结果,确保有三条因果链指向它,至少在三条因果链上努力,来确保这个果的发生。当我们邀请的直觉时候,也许也可以用一种“饱和式邀请”,在不同的因果链上同时下功夫,比如之前说的研究历史,研究资金,研究共鸣点。

在这里我还想特别强调一个字——诚。

中国的儒家特别强调诚:真诚、虔诚、正心诚意。

越是真诚就越能有所感应,就越能够更好地运用直觉。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如果直觉是一种算法的话,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算法呢?

一定是一种化繁为简的算法,输入了很多东西,最后输出的就是一个判断。那么这个判断的核心是什么呢?

我想到了一个关键词——相应。

禅宗有个词叫啐啄同时。指的是小鸡在鸡蛋里面,将要出壳的时候会用小嘴去啄蛋壳,但是它的力量太小,还不能啄破蛋壳。这个时候呢,母亲有所感应,也会从外面去啄这个蛋壳,当小鸡和母鸡同时从里面和外面去啄蛋壳的时候,这个蛋壳就破了,小鸡破壳而出。

这是直觉,也是小鸡和母鸡的相应。

我们再来看投资,一个成功的投资决策,比如说索罗斯当年做空英镑,一定是他的判断跟外界的环境、条件相应,这个决策才会成功。这有点像佛学说的因缘具足,然后就能产生一个果。

而最大的相应,就是与势相应。所谓时势造英雄,如果英雄能够与势相应,就能如虎添翼。孙子兵法说,“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要把握势,需要化繁为简的直觉算法。

我们再来看,刚才说到“诚”特别重要,什么是诚呢?

在我看来,诚其实指的是一种状态,这个状态是潜意识跟意识的相应。比如说一个人在意识层面很想做一件事,但如果他的潜意识并不想自己做成,这就是两者不相应,不相应这个事往往就做不成,这就是不诚。

只有当一个人的意识和潜意识是相应的,是形成合力的,是往同一个方向去的时候,就好像象与骑象人目标一致的时候,才能达到诚的状态,才有可能把事做成。

正如诗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亦是一种美的相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