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做空研究转向激进策略 浑水继续做空“跟谁学”

2021年2月2日 21:49

特约记者 陈岱琳  记者 马可诚  发自香港

奇点财经2021年2月2日报道,浑水公司的创始人/行政总裁卡森·布洛克2021年2月1日接受美国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他还会做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教育科技公司 “跟谁学”GSX Techedu (NYSE: GSX),声称GSX“几乎完全欺诈”。但他同时也透露,对相关股票的空仓已经大幅降低。

卡森以做空研究成名,但显然在美国做空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WSB社区“散户”与对冲基金斗争事件,显示对冲基金在面临被“轧空仓”时的尴尬与惨痛——事实上,在这场斗争中,并非外界所想象的多方以散户为主,也有大量多头基金经理站在散户背后。

在接受彭博电视的访问中,卡森表示:“我们之所以会被轧空仓,是一群基金经理所策划的。自从疫情开始后,(市场)情况有所不同。我们挺过了2020年,今年我们会继续适应,继续向前进。”

卡森所指的“适应”言之不详,但从卡森继续坚定看空“跟谁学”来看,他并没有轻易认输。

来自大行的报告也支持卡森的做空。

2月1日早,摩根大通对“跟谁学”的投资建议从原来的“中性”调低为“减持”。此前一周,高盛也调低了“跟谁学”的投资评级。

在“跟谁学”的股价3星期里暴涨了127%之后,摩根大通的股票分析师在报告中惊呼:“跟谁学”的股价和公司的估值差距大得令人无法认同。

就在卡森接受彭博采访当天,“跟谁学”的股价下跌了9.5%。

布洛克预期,近期被做空的大热门公司,如游戏驿站(NYSE:GME), AMC (NYSE:AMC) 和 Bed Bath & Beyond (NASDAQ:BBBY),其虚高的股价最终都会重回地球表面。不过他补充,浑水并没有对以上的公司进行做空。

“它们的股价会下跌。”卡森说,“我希望持有这些股票的股民们在股价回落前能卖掉这些股票。这样他们才能继续生龙活虎地炒股。我不知道(这些股票下跌的)确实时间,但我就是知道它们会下跌。”

1月27日,彭博曾经报道,卡森·布洛克大举减持了做空的仓位,以躲避那些高喊“屠熊”的股市暴徒。浑水公司在接受 Bloomberg TV 的访问前,通过卖Call做空了“跟谁学”。

卖Call即卖出“看多期权”,是做空股票的一种方式:出售方卖出看多期权(call),收取期权金,赌的是正股价格不会大涨,当期权到期时,看多期权的投资者就不会执行这项权利,出售方可以稳赚期权金。

然而,如果空方看错,股价暴升,超过call的执行价,那么期权投资者就会要求执行这项权力,要求出售方以远低于当时市场价的执行价,把股票卖给期权投资人——由于理论上股价可以无上限的暴涨,因此卖出Call的出售方,是没有亏损上限的。而Call的投资方不同,如果股价不超过执行价,最多只是不执行期权,亏掉少量的期权金而已。

浑水利用卖Call来看空“跟谁学”,显示它极度自信,认为跟谁学的股价不会飚升得太离谱——至少在期权到期前如此。

浑水做空业绩彪炳

浑水的自信,或许来自于过往它对中概股的多次成功阻击。

浑水调研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 成立于2010年,自创立以来,做空超过16只中概股,包括东方纸业、分众传媒、辉山乳业、安踏体育,以及瑞幸咖啡等,其中9家目前已经退市。

根据公开资料,创始人卡森·布洛克和中国也颇有渊源。他毕业于南加州大学,主攻金融辅修中文,辅修汉语,后攻读了芝加哥肯特法学院的法学学位。2005年,卡森到上海,先是就职于一家美国律所;后在2008年创办了一家仓储物流公司。2010年,布洛克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东方纸业拜访时,看到公司废弃的大门、陈旧的仓库宿舍以及无所事事的工人,与财报描述大相径庭,公司库存也基本是一堆废纸。于是当年6月28日,他召集了一批熟悉中国商业规则的人,在香港成立了“浑水调研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开始发布做空研究。

“浑水”这个名字取自中国成语 “浑水摸鱼”,该名字容易让人将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与各种问题关联起来。但卡森一直没有对外部明确,究竟是有问题的公司是在浑水摸鱼,还是他自己打算利用股市里的浑水摸鱼。经浑水打压的中概股,大多经历了惨痛的暴跌,部分被迫退市或摘牌,但浑水的打假并非百发百中,此举也令市场人士怀疑他发布报告的动机。

2010年6月底至7月22日,浑水公司连续发布了六份针对东方纸业的报告,报告称东方纸业涉嫌严重的诈骗和造假行为,涉嫌资金挪用、夸大营收和资产估值、毛利润率等。东方纸业对于浑水的“空袭”予以积极回应,但并未彻底打消市场质疑。该公司并未因为浑水的打压而退市,但市值严重缩水。而几乎同期被浑水做空的绿诺国际则没有这么好运,在承认造假后不久便以退市告终。

随后,浑水又先后阻击了中国高速频道和多元环球水务,导致两家公司先后摘牌。越战越勇的浑水在2011年6月又对加拿大上市公司嘉汉林业发出了做空报告,指责公司属于新型庞氏骗局,夸大资产,伪造销售交易数据,诈骗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每股估值低于1美元,等同废纸。此举令嘉汉林业的股价暴跌了近83%。嘉汉林业随后对浑水兴诉,但不久后嘉汉林业便宣布破产重组。

浑水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例如它对分众传媒、展讯通信、新东方等公司的做空报告尽管造成巨大的股价波动,但并没有提供令市场完全信服的证据,只是令这些中概股公司对美国市场开始失去兴趣,选择私有化或在香港及内地A股市场上市。这也令浑水失去了原有的市场信誉。

不过去年浑水对瑞幸咖啡的成功阻击,又让市场对浑水的做空能力再度关注。

2020年1月底,浑水公司发布沽空报告,指出瑞幸咖啡在经营数据上存在作假和欺诈行为,夸大了门店商品的销售量并掩盖单店亏损的事实。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在SEC公布的文件中承认造假,股价暴跌。

浑水已撤离香港?

需要指出的是,今天的浑水早已不再是一家以研究为主的机构,至于浑水与中国香港的关联,也已经早已告一段落。

奇点财经记者翻查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后发现,香港过往的确有一家MUDDY WATERS LIMITED,曾经于2010年6月28日注册,但该公司已经于2016年5月13日宣告解散并撤销注册。

目前有一家同名的MUDDY WATERS LIMITED公司,于2017年4月7日注册,但公司董事为中国人吴XX。

 

颇有意思的是,就在2016年香港公司宣告解散前夕,路透社报道称,卡森已经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申请,将会成立一只对冲基金。

根据SEC的文件,卡森已经成立了新的公司“Muddy Waters Capital LLC”作为新的大本营。他的对冲基金将会采取股东激进主义(activism)和长短仓策略,但是会以短仓为偏重点。

文件同时显示,卡森的对冲基金已经获得初始1亿美元的启动资金,而路透称,对于成立对冲基金这件事,卡森已经计划了好几年。

从对市场造成的轰动效应来看,卡森的“做空研究”对他成功转向“做空投资”功劳不浅。

不过随着WSB社区与对冲基金在GME问题上的激烈争持,以及由此引发的做空机构声誉扫地的窘状,这次卡森能否成功阻击“跟谁学”,能否再次在股市的浑水里摸到鱼,还要拭目以待。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