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勤亚太解读区块链行业布局,提醒从业人员未来发展肯定不是ICO

2018年6月23日 06:26
來源:奇点财经

背景介绍:Dr. Paul Sin 冼君行博士是德勤中国管理咨询服务合伙人兼德勤亚太区区块链技术实验室负责人, 拥有逾20年金融服务业的信息技术管理和咨询经验。冼博士加入德勤前曾担任多家主要银行与经纪公司、中国合资企业以及国际综合性企业的金融科技首席运行官和首席信息官/信息技术总监,并曾担任安永、罗兵咸永道和IBM的服务领导人,专事人工智能/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区块链、大数据和数字等新兴技术。

2018年6月23日,在香港太古广场35楼德勤中国的办公室,香港奇点财经有幸拜访了行业里受人尊敬的冼君行博士。 在众多光环笼罩下的冼博士非常的平易近人,说话中总是带着微笑与耐心,聪明睿智,守之以愚;道德隆重,守之以谦, 想想当下区块链行业里的风气,不禁感慨许多。

 

问:请问分布式账本中的各种记账方式与传统会计学里的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损益表有什么相同和不同的地方?

 

人们习惯的会把分布式账本与传统金融里的资产负债表,现金流,损益表做比较,“其实两者是没有关系的, 正如智能合约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约,仅仅是event trigger,放入了图灵完备的if-else的逻辑思维。很多的误解是因为命名的原因。” 所以分布式账本是在没有中心控制的情况下,能够通过运用哈希算法、数字签名、时间戳、分布式共识机制和经济激励等手段,在节点无需互相信任的分布式系统中建立信用,实现点对点交易和协作。分布式账本在企业级别的应用目前多是通过Hyperledger来实现,而企业间认可的共识机制有PBFT, RAFT这一类。 “现在我们的项目一秒可以处理5000-6000笔交易。“

”在区块链行业我们急切解决的是跨组织,跨行业,跨境的数据交换,目前不同的区块链数据间他们是不兼容的,比如以太坊,Hyperledger, Bitcoin,他们之间都没有办法交换数据。” 大部分的国际平台,比如Hyperledger,Enterprise Ethereum, R3 Corda, 都是全球性联盟,每一个改动都需要全球所有会员的同意,之后大家一起升级,然后我们才可以对接。”所以现在市场上你做一个Hyperledger变化板,或是更快更多花样的版本“,不能兼容,不能跨链是没有意义的。

 

问: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近日发表了一篇针对分布式账本的指导性文章,对分布式账本给予了高度的认可,并指出DLT或许可以成为金融业综合统计的基础架构。你是如何理解他这句话的?

 

“区块链提供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办法提供的大数据, 以前银行提到的大数据,多是他们自己内部搜集的数据,可能添加一点汤森路透的资料。但是如果你有了一个贸易金融和供应链对接的区块链平台,整个生态圈里的所有人的数据,包括订单,发票,物流一类的原始文档都在区块链里,这样的大数据就非常有价值。作为监管机构,就可以做到对整个生态圈的风险管理,尤其是结构型风险。”

“比如一家银行的贷款表面上是分散到不同的客户,但是如果总结了20家银行的资料,就可以发现一个集中的风险,比如某个客户与20家银行同时贷了很多钱,以前是很难马上察觉的,可能要等季度末,通过不同银行的上报资料,监管部门才有可能发现。那个时候可能已经很晚了。有了区块链实时资料的帮助,我们可以在该客户贷第三或第四笔时就发现了。这对于金融行业的健康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去年三月香港金管局与我们合作时只是Proof of Concept. 今年是投产的年份。其他比如R3的Voltron的平台,汇丰和ING已经通过它在今年五月成功地与Cargill对接落地。欧洲的we.trade也很快投产。还有香港金融管理局(HKMA)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去年10月宣布他们计划将他们正在使用区块链技术开发的贸易金融平台连接在一起,从而减少在万亿美元国际贸易融资中的潜在欺诈和错误。”

 

问:“区块链不是每一种痛点都可以解决。对区块链,我用一句话来总结,它解决的是B2B数据同步的诉求。“

 

在出口商与银行间, 即贸易金融领域,或者物流与保险,也有许多文档要交换,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溯源的技术去还原数据的真实性, 并确认没有重复抵押,重复理赔。“但是有时我们的客人会问,我与我的代理之间需要数据同步,这其实通过一个iPac就搞定了,或者公司内部会计统核一类,也不需要区块链,用个很大的分布式数据库就可以了。区块链,与传统的分布式数据库只是多了加密。这解决了以前我们无法把敏感数据与竞争对手分享的问题。传统的技术领域数据同步的方法已经有很多,像MessageQ, distributed database, master data management, 已经很成熟了,为什么要冒险呢?

”其实区块链是产生大数据!比如汇丰已经在使用区块链,可是他内部的员工可能并不知道。但是它产生的数据是生态圈的数据,而不是一家公司内部可以生产出来的数据。比如我们与中国人寿的合作,他们做的银保(Bancassurance), 利用银行来代理他们的产品。以前保险看不见银行的数据,银行看不见保单的状态,因为这类资料很敏感。那现在通过哈希算法,就可以跨境跨行业了。”

 

问:去年你们联合了香港五家大型银行,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为香港金管局完成了一项贸易金融概念验证项目,可否具体谈一谈这个项目的参与方,技术上牵涉哪些公链技术和应用端产品,得到的论证结果是什么?

 

”首先这是一个联盟链的概念。参与的银行有汇丰,渣打,中国银行,恒生,东亚。联盟链与公链最大的区别,公链式匿名的。所以你要通过挖矿一类活动来认证你是个参与者。在联盟链里,我们都知道你是谁。香港金管局会发一个数字证书给你。汇丰也可以发一个认证给他的客户。等于所有人都做过KYC, 不需要挖矿一类活动来证明,我们已经有信任。联盟链才是未来区块链最大的应用。公链的匿名牵涉到许多合规的问题。目前联盟链的选择有三家:Hyperledger,Enterprise Ethereum, R3 Corda。在供应链与贸易金融行业,80%以上的network在用Hyperledger;牵涉到溯源的话,我们一般用Enterprise Ethereum;资本市场主要用R3 Corda,因为是投资银行支持的,很适合做OTC平台的清算。我们作为咨询公司,也会遵循这个方向,不是说谁的更好,而是因为实体应用已经大量投产了。”

”目前香港金管局做的这个联盟链第一阶段已经有超过5个会员了。第二阶段很多公司都在排队。”“作为德勤,我们是希望把这个联盟链推向全球。我的团队只做联盟链, 我个人觉得企业更适合应用联盟链,效率高,不是匿名,没有类似证券类代币的问题,比较容易过审批以及投产。”

  

 

问:你们的实验室有和其他国际大型实验室合作吗?

 

”我的团队是亚太区的。从东京到新西兰我们都有项目,在亚太区发生的项目,我们基本可以把它连到一起。说到和其他地区的合作,我们德勤在全球有三个实验室,Dublin, New York和Hong Kong. 我们很密切的在合作。比如日本有很多厂家做汽车,他们用香港的银行作租赁贷款,用国内的代理去卖车。他们三方就需要不停的交换文档。这属于我们服务的一类。还有就是打假,国内12瓶的新西兰葡萄酒里只有1瓶是真的来自于新西兰,通过溯源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其实传统行业在区块链领域的应用其实步子已经迈的很大,而不是只有目前媒体炒作的ICO一类的东西。”对,那些都是噪音,传统企业对公链技术,ICO一类的东西只是在观望,是抱着看局的态度。但对于联盟链,区块链技术本身,传统企业是很欢迎的。很多都在研究怎么用。”

 

问:那么你对公链技术怎么看,你觉得现在的做法能持续吗?公链与联盟链最大的瓶颈现在是什么?

 

公链里信任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它匿名。我不相信你,所以才会搞出各种挖矿,共识机制来证明和维持这份信任。要求大家都来做这个事情既不现实也不环保,所以算力越来越集中,节点超级化,又回到了中心化的问题里。

现在许多新出来的公链的目的是要让在他们上面跑的资产打包,发token。 我知道ETH的目的就不是做货币,它的目的是做像OS一样的全球操作平台,也许他需要改善他的合约,改善他的扩容能力,目前也很耗能,未来如果开发的功能太多,又可能太脆弱,容易被攻击。所以很矛盾。

联盟链要有一个纪律组织,governance body, 联盟链的信任不是挖矿挖出来的,而是大家的互相间的背书,有一个source of trust, 信任的源头。香港金管局委托银行,银行再委任合作的公司。未来跨境跨地域,就会有更多的金管局,由谁来做这个决定?因此需要建立一个Jurisdiction,比如现在Hyperledger Fabric 1.1 的出现就是为了让多个Jurisdictions变得更可行,可以让成员的管理也分布式。另外如何建立一个从互相竞争到互相合作的商业模式也是很不容易。

 

问:“很多数字币交易所的数据都是假的“,你持这个观点?

 

我如果要搞个mutual fund,可以直接申请九号牌,如果做成ICO,要增加许多及时性的capacity. 现在的ICO基本都定义成证券,也就是说,未来传统的交易所也是可以交易ICO。数字币交易所与传统交易所最大的区别是安全性。理解一下传统的交易所,你有现金,你就可以去买股票;数字币交易所不是这样的,如果你的ICO项目值10万个比特币,你必须从外面募到10万个比特币放入,没有多少流动性。 所有很多交易所的数据都是假的。每一笔交易是可以随机产生新的地址,交易完就丢掉。因为匿名,完全可以随机产生一堆新的地址,自己和自己交易。

 

问:你们作为落地使用的第一手用户,把区块链技术实实在在地运用到我们的传统行业里,可以想象你们的心得对许许多多目前在做区块链的开发人员可以带来许多的启发和方向。你有什么希望告诉他们的?

 

”我是个搞技术的,我希望大家不要想说用区块链快速发达。如果你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只是研究ICO,等这个ICO的应用过去了,你会发现你什么都没有学到。”

”另外应该多关注联盟链的发展,现在联盟链已经为企业带来许多用力,是有ROI的,比如银保一类的业务,它可以省去80%左右的手动操作。区块链最大的价值是让大家一起坐下来,under the same banner,一起解决一些早就应该解决的问题。企业的思路也从原来的互相竞争发展为互相合作。”

问:区块链下一个阶段的发展是什么?肯定不是发ICO。

 

我们认为下个阶段应该是IoT与区块链的对接。如何把物质世界与数字世界对接?这方面的需求应该是非常的大。

(编者按:对于冼博士关于IoT与区块链对接的回答,我们会在近期即将做客的嘉宾里找到更多的答案。希望大家关注我们的来宾,也希望这些在区块链行业里默默奉献的行业精英能为我们的未来带来更多的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