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先生赛先生,离不开两位“马女士”

2021年6月5日 08:30
來源:秦朔朋友圈

奇点财经2021年6月5日推送

电视剧《觉醒年代》重现了1915-1921这六年间,中国由迷茫走向觉醒的年代。目睹了精英革命如何走向失败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等意识到:要想真正地挽救濒临危亡的中国,就必须唤醒大多数的普通民众。他们创办工人夜校、农民讲习所,陈独秀创办《新青年》杂志,将“民主”与“科学”称为“德先生”“赛先生”,用文化与思想唤起底层民众的真正觉醒。

但一百年过去了,我忽然意识到“德先生”“赛先生”,离不开两位“马女士”。

第一位“马女士”:Market(市场)

新中国成立后,前30年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后40年则逐步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

计划经济体制下,解决三个基本经济问题都要靠政府: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为谁生产。大部分资源也归政府所有,由政府分配,而不依靠市场的作用。

当国家优先发展军工和重化工业的阶段,计划经济体制有一定的优势,但是长期实行计划经济,必然扭曲价格体系。

而一种经济体制能够持续健康运行,价格信号至关重要。价格随行就市,引导资源的分配,亚当·斯密将“市场”比作“看不见的手”,而计划经济就是以计划取代了这双“看不见的手”。

市场经济体制下,三个基本经济问题大多由企业自主决定,跟着市场需求走。除了关系军事、国家长远战略、国计民生的基础设施、基本民生,大多数产品需要接受市场的检验,由市场说了算。

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政府计划逐步让位于市场引导,释放了企业的活力,造就了中国经济的腾飞。

第一位“马女士”Market(市场)的登场,威力巨大。让中国从1992年GDP仅占世界的1.7%,猛增到2020年占世界的17%。

不过,第一位“马女士”并不是万能的。对于“公共产品”,比如基本医疗、基础教育、公共交通、公共卫生等,常常会发生“市场失灵”。

第二位“马女士”:Management(管理)

这位“马女士”的威力,更是无处不在。

在市场有效的情况下,企业内部需要管理,无论是战略、研发、生产、质量、营销,还是品牌、财务、人才、投资,所有的企业活动都离不开“管理”二字。此谓“微观管理”。

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就需要政府等公共部门进行宏观管理、治理,行业进行自律、自治。此谓“宏观管理”“中观管理”。

然而,很多中国人还未充分理解和足够重视第二位“马女士”。对管理严重缺乏常识、缺乏认知的状况,与中国的经历有关。

放松政府管制和对外开放带来的市场爆发,释放了中国企业的活力,持续四十年的经济上升周期,让中国的企业家们更着迷于外向型的扩张和投资,而不是内部管理,包括技术研发、产品开发、服务客户、创新、品牌、人才培养和赋能、使命愿景、战略、文化、组织建设等。

被误用的“市场”

市场不是万能的,不尊重市场也是万万不能的。对于失灵的市场(针对公共产品),政府要有为、敢为;对于有效的市场,政府不要越位、乱为。

有些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发达城市,在改善基础医疗和民生福祉的公共产品方面,反而过度依赖市场,导致质优价低的民生产品难被全面普惠,出现了发达地区(如北京上海)和欠发达地区城市(如河北)在孕妇的无创产前基因检测(NIPT)的价格倒挂现象,价格差距高达5倍,价差来自中间环节的层层加码和“雁过拔毛”,以致新技术难以快速全面让老百姓受益。

企业是创新的主体,特别是民营企业,其所有制特点带来的驱动力、危机感、责任的连续性、持续性更强。中央领导人反复强调“英雄不问出处”,就是鼓励要对不同所有制平等对待。

现实中,新冠检测试剂的政府集采价格不断大幅走低,从百元到几十元再到几元,虽然技术的不断创新可以让成本得以下降,但如此低价购买民营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无异于“杀鸡取卵”“饮鸩止渴”。企业如此亏本,怎能再有资金投入研发,创新产品?

中央领导人还强调要“赛马”“揭榜挂帅”,就是提醒政府不要越俎代庖,超越自身能力去评价创新,那不就是以伯乐自居“相马”,无异于赌博吗?例如新冠检测试剂和疫苗研发,与其在研发之前政府广发项目,不如在企业的产品研制上市之后,以合理的价格购买。以这种类似“研发经费后补助”的方式来鼓励创新,补在产品上,更能鼓励真正的创新者,让真正把精力用在创新上的企业获益,而防止那些擅长“跑部钱进”的“交际型”企业的投机取巧。

被误解的“管理”

管理在中国被严重误解和低估了,甚至嘲笑管理、轻视管理反而成了时尚。

过去,压抑太久的巨大国内市场突然爆发,让“猪都能飞起来”,可以说,赚钱有多容易,管理就有多混乱。四十年,制造了无数亿万富翁和“大而肥”的企业,却并没有太多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也没有多少经历时代变迁、跨越经济周期、行业整合而屹立不倒的百年企业。

中国市场还处在野蛮生长的蛮荒年代,尤其是本土企业,大多是“洗脚上田”,没穿过现代管理的“鞋子”,根本不知道为自己订制一双合脚的、专业的好鞋才能跑得更稳、更快、更远。

常听到这样的言论:“管理阻碍创新”“谈管理已经过时了”“管理者的使命是降低成本、经营者的使命是持续赚钱”……,有些话甚至来自知名企业家,贻害颇深,可见他们都没弄懂什么是管理,就成功了。

其实,

管理,并不等于冰冷繁复的工具。

德鲁克说过:管理,是为了激发善意。管理,是”让人成为人”。

对于企业,“管理”即“人本”,不是束缚或者无足轻重,而是核心竞争力和长久生命力的基础。

对于国家,“管理”即“民主”,不是科学和民主的阻碍,而是科学与民主的前提和保障。

20世纪,是美国的管理世纪。管理比其他任何力量都更强烈地影响着美国的发展和生活(《管理百年》,斯图尔特·克雷纳)。

21世纪,中国也将迎来属于自己的“管理世纪”。一方面,“低垂的果实”(容易赚的钱)所剩无几,企业必须加强科学管理才有生存机会;另一方面,作为全球最富活力与机会的新兴市场,中国也积累了复杂的转型难题,无论是发展模式转型、效率与创造力的提升,还是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都需要企业和政府的管理创新。

而这些,也正是管理的用武之地。正如《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副主编程明霞所言:

“我毫不怀疑,在未来30年,中国不仅将穿上‘现代管理的鞋子’,还将向全世界出口‘Made in China’的‘管理鞋子’。”

德先生、赛先生和两位马女士,须结伴而行

管理和市场,是常识,也是与民主、科学这些理念殊途同归的普世价值。

管理,对于市场、民主、科学,也是不可或缺的。没有“管理”,“市场”也难以有效、持久地发挥作用;没有合理的治理机制(宏观管理),“德先生”难以落实和持续,如同百年前的“假共和”和拿破仑的加冕称帝;没有对科学规律的理解,对科学所需环境的设计和管理,“赛先生”难以释放活力,贝尔实验室的兴盛和衰落就有力地说明了对“科学”所需条件和环境进行“管理”的优劣差异。

最近,76年前万尼瓦尔·布什的报告《科学:无尽的前沿》得以再版。被称为“信息时代教父”的万尼瓦尔·布什,以及此报告对20世纪的巨大价值,得以重见天日。如果细品这份报告,“科学”二字的背后,闪耀着“管理”“市场”“民主”的光芒。

世上没有两家企业的管理一模一样,正如没有两个指纹一模一样。因此,人们通常不把管理当成科学,也很容易忽视了管理在20世纪取得的进展,经济学(市场是重要概念)也遭遇过类似的命运。

“管理”,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实践,更是一门艺术。

“管理”看似最不重要,却既作用于企业微观层面,又作用于产业和国家宏观层面,像一位伟大的指挥家、奇妙的设计师,像卡拉扬的指挥棒、达芬奇的笔,让“德先生”的伟大创意、“赛先生”的天才灵感转化为现实,成为“看不见”的流淌音符(市场)、看得见的真实享受(管理成果)。

我们期盼了一百年的德先生、赛先生(民主和科学),
如果缺少两位“马女士”(Market市场、Management管理),
就会步履蹒跚,姗姗来迟。(本文编辑:刘钰)
(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本文转自“秦朔朋友圈”公众号,已获秦朔朋友圈许可。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