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选股“双重底线”:ESG指标+财务数据

2020年2月18日 09:09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陈宜飚

奇点财经香港2月18日

作者:陈宜飚,香港国际金融学会评论主编。

在很多人眼中,“对冲基金”经理是一群只在乎金钱业绩表现的家伙,但是KPMG(毕马威)于2020年2月7日披露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全球大型对冲基金要么是被他们的投资人所驱使,要么是被实际的投资业绩所引诱,正越来越多地将ESG指标纳入投资决策之中。

在这份名为《可持续投资:加速演进》(Sustainable investing: fast-forwarding its evolution)的报告中,KPMG称,在一次全球范围的调查中,它们发现,众多的对冲基金经理都坦承,正面临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的施压,要求这些对冲基金经理把环保、社会及企业管治(ESG)因素纳入投资活动。

有多达72%的受访对冲基金经理表示,投资者对此类投资的兴趣日益浓厚,是促使他们提高相关投资比重最重要的原因。现在,这些对冲基金希望投资的目标有双重底线收益:既要在财务方面做得好,既要在ESG方面做得好,促进高水准的治理并避免声誉风险。

这些对冲基金背后的金主们希望对冲基金经理不要筛选诸如烟草、国防武器、不良劳动行为和环境污染等活动的企业,而且还希望这些对冲基金在财务指标之外,以ESG作为回报指标之一。传统的风险收益方程,被重定义为包括ESG因素在内的回报要求。

KPMG的报告者认为,这反应出社会正在应对环境和社会变化的挑战,例如气候变化,水资源短缺和生物多样性的丧失等。

这个调查数据并不令我感到惊讶。虽然对冲基金一直以来被外界认为是只关注与市场无关的绝对回报。但实际上,它们要取得绝对回报,就必须要同时考虑上述两重因素。

ESG指标提升对冲基金业绩

从金融学角度来说,ESG指标实际长期来说有利于投资业绩,尽管业界一直未有非常强有力的直接证据能验证这一点。

本人过往的研究显示,公司管治较好、市场程度化较高、对投资者保护程度较佳的经济体,其公司融资成本会较低,比如进行IPO时的成本也会较低一些。

当然,有不少读者可能并不服气:虽然说企业融资成本较低,往往会有助于提升其公司业绩,但这似乎缺乏现实的投资业绩数据支持。

好在KPMG的这次调查,也问到了ESG投资是否会更有利于提升业绩的问题,因此给了我们一个比较具体的数据支持。

KPMG对于ESG是否影响业绩的调查对象分成两组,一组是针对对冲基金,另一组是针对一般机构投资者。前者有29%反馈说ESG能协助获得“正回报”,剩余71%的对冲基金经理认为ESG的作用不甚明朗。

在被调查的机构组别中,则有11%表示ESG投资能协助获得“正回报”,但14%的人表示ESG产生了“负面”的结果,剩余的75%机构投资者则不表示不肯定ESG的作用。

这个结果相当有趣,它说明被人们认为是“见钱眼开”的对冲基金经理们,反而更重视ESG指标的作用并且从中获益——没有一家对冲基金认为ESG指标给他们的业绩带来了负面冲击,而有近三成的基金经理甚至因此而获益!

更有趣的是,KPMG在随后的回访中发现,率先采取ESG投资策略的那些(对冲)基金经理们不仅通过先行优势实现了投资业绩的正回报,而且在整个投资过程中,也正逐渐成长成为成“同类最佳”。

这次KMMG的调查覆盖了全球13个主要资本市场的135家大型投资机构,对冲基金,长仓投资基金以及养老金顾问公司。在不少金融学研究学者看来,可能这个样本仍然略显较小,但在笔者看来,它实际上已经颇能说明一些问题。这个调查问卷提供了最直接的关于ESG投资业绩的证据,同时它也颠覆了人们对于对冲基金的一些陈旧观念。

显然,上述两个调查结果能给我们带来不少的启发性思考。笔者接下来做进一步的阐述。

ESG指标不同于道德指标

首先,我们要知道,ESG信息本身也是企业信息的一部分,因此它本身是企业价值的关系因素之一。

从金融学理论来看,良好的ESG指标意味着企业的信息更透明,从而能有效降低企业对于外部投资者的决策不确定性,进而降低市场对于此类公司的预期回报率,最终提升企业整体价值。

需要指出的是,ESG指标信息在过往较难完全获得,因此企业估值方法严重依赖财报,而忽略了ESG信息的重要性。但随着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特别是那些对冲基金,开始关注ESG指标,并将其用诸投资目的。

其次,从成熟的投资者角度来说,ESG指标并非道德指标,只有理解到这一点,才能充分施展ESG策略。

在实践中,对冲基金和那些只能实施长仓策略的基金不同,它们既可以长仓又可以实施短仓。当一家企业的ESG指标上升时,通过长仓策略可以提升组合表现,但当一家企业的ESG指标出现重大变动时,对冲基金往往也可以反向操作而获利,而长仓基金则很难做到——这或许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在KPMG的调查中,对冲基金并没有声称因为实施ESG投资而遭遇负面冲击。

值得一提的是,KPMG在第一次调查130家机构后,又补充进行了一次回访,并再次调查了全球近600家机构,涉及美、英、加、日等机构投资者,资产管理规模达到9万亿美元。这两次跟进调查的结果均显示,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和机构投资者开始采用ESG策略。

根据香港奇点财经的报道,ESG投资资产早在2018年底已近37万亿美元,其中52.6%为欧洲投资机构,38.1%为美元投资机构。2019年的数据只增不减。可见ESG已经是全球最受关注的主动投资策略之一。

全球规模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的CEO在2019年8月大胆预测,未来5年内所有投资者将会考虑用ESG指标进行公司价值评估。英国最大、欧洲第二大的主动管理基金公司、AUM达6691亿美元的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公司宣布,已完全采纳ESG流程进行组合配置,并在全球聘请了超过50名的ESG专家协助制订投资策略。

ESG不仅是品牌指标

在海外,ESG投资通常涉及诸多方面,但最重要的是针对被投资标的的ESG因素进行限制。不少资产管理公司推出了专门的ESG基金,而有不少主动投资基金则对外宣布了ESG的投资流程,阐明了在投资过程中如何考虑可持续性因素。例如,些机构会要求他们的投资组合不能含化石燃料,武器制造等所谓的“罪恶”行业,或是不能有伤害社会发展和或是环保的情况。

这些ESG投资策略通常与被投资标的的具体ESG指标息息相关。这种投资方式在大中华区也正逐步流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资产管理公司也推出了ESG投资策略基金,或是绿色金融投资基金等。

然而,我们也要认识到,这种投资在中国仍然属于刚刚起步阶段,一个最重要的缺陷在于,大量的上市公司仍然未认识到ESG的重要性,仅仅把ESG当作品牌战略来执行,把ESG指标当作一个提升品牌的手段,认为它是属于企业提升自我形象或是促进销售的一个“奢侈品”。尤其是在那些对环保指标不敏感的企业中,ESG指标无论是在预算还是在企业发展战略上,其重要性均位列财务目标之后。

事实上,ESG投资策略的流行,将会逐步改变整个资管行业的生态,很快,那些ESG指标不合适的上市公司将难以获得更多大型机构投资者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