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经治理 |《银行保险机构董事监事履职评价办法》学习笔记

2021年6月9日 07:0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 法经笔记

奇点财经推送于6月9日

法经笔记按:

近日,《银行保险机构董监事履职评价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评价办法”)颁布这是银保监会在公司治理领域推动的又一重要举措,这一办法的出台就是对公司治理的认真对待,至少笔者是认真学习和理解这一办法的,因为这对中国公司治理的贡献也很大。

在讨论评价办法之前,必须提一下,实际上在今年年初与评价办法一同征求意见的另一个更重要的文件是《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准则》(以下简称准则),在6月1日银保监会的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将“研究出台《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准则》,推动银行保险机构逐步达标。”

(http://www.cbirc.gov.cn/cn/view/pages/ItemDetail.html?docId=987566&itemId=920&generaltype=0)

实际上,准则应当是评价办法的基准性文件,准则(征求意见稿)的内容对现行银行保险机构治理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评价若能根据这些要求进行评判,应当更加科学和合理,预计准则应该也会很快颁布了。

回到评价办法本身,有很多积极意义,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对监事会作用的提升,可以说为监事会改革指出了一个方向。此外,评价办法要求对公司治理实践进行评价,并设定一定的评价等级,可以倒逼治理机制的日常完善,尽可能解决流于形式的公司治理现状。监管部门对评价办法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具体可以详见(答记者问,

http://www.cbirc.gov.cn/cn/view/pages/ItemDetail.html?docId=987207&itemId=915).

本文更多从我国公司治理整体发展视角来看待评价办法的借鉴意义。

一、监事会作为评价责任主体的重要意义

评价办法第四条规定“银行保险机构监事会对本机构董事监事履职评价工作承担最终责任”,笔者认为这是评价办法最具有进步性的一个理念,就是对当前公司治理机制优化中的一次重要尝试。试问一句,监事会能完成这一使命吗?

我国公司法从1993年立法至今经历了五次修改,但是对于治理机制并没有做太多的改变,股东会、董事会(含独立董事)、监事会的架构一直不变,内涵也始终没有得到很清晰的界定,以至于监事会长期被视为橡皮图章。评价办法明确了监事会在履职评价工作中的最终责任,给予“做实”监事会的重要路径探索。当然,能否改变监事会在治理结构中的弱势地位,能否真正赋予监事会充分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对于真正落实评价机制至关重要。

正如“答记者问”提到“董事会、高级管理层支持和配合董事监事履职评价工作,对自身提供材料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性负责。”如果无法认真对待监事会的评价工作,其结果会与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角色十分相似,期望他们能做监督、作出独立判断,实际上又不能提供足够的履职条件和激励,最终只能流于形式。

董事监事履职评价的过程一定是一个了解、沟通、分析、评价的客观过程,依托一定的科学方法和规则流程进行开展,保障监事会在这一过程中的知情权是前提,与此同时必须通过一套合理的评价规则,按照流程进行访谈、审阅履职档案,最终才能做出客观的评价。认真对待评价过程,认真对待监事会的评价主体责任,对公司治理的完善具有非常重要的帮助。

二、明确设定履职评价的具体指标

评价必须要有一定的参照指标,才能做出相对合理和客观的评价,否则就只会流于形式,但是这些指标并不好确定,对于可以量化的指标,应当采取严谨的态度进行客观的评价。前文已提到,最新的银行保险治理准则相关规定虽然未正式颁布,但是可以看到评价办法中已经有了很多的参照指标。

例如第十四条规定“独立董事、外部监事每年在银行保险机构工作的时间不得少于15个工作日。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审计委员会、关联交易控制委员会主任委员每年在银行保险机构工作的时间不得少于20个工作日。”第十五条规定“董事监事每年应当亲自出席三分之二以上的董事会、监事会现场会议。因故不能出席的,应当书面委托其他董事监事代为出席……”尽管这些都不是新的规定,而且笔者始终认为这两条对于公司治理的落实很重要,如今将其作为重要的评价参考,更具有“杀伤力”。

评价办法第三十四条还规定了若干项“当年不得评为称职”的规定,其中第一项即“该年度内未能亲自出席三分之二以上的董事会、监事会现场会议的”。又如第三十四条第四项“董事会运作低效,出现长期未换届、长期无法正常召开会议等公司治理问题,董事未能及时反映情况并推动纠正的”,也给出了明确的履职标准,这些明确的标准,可以促进评价的落实,让评价真正长出牙齿。

三、对不同主体评价的现实考量

评价办法第21条至23条分别对执行董事、独立董事、外部监事,职工董事、职工监事进行了单独履职要求的表述,同时对董监事会专门委员会以及董监事会主席也进行了专门的履职规范。从条文表述来看,总体上是比较原则的规定,大多没有提出很具体的规范要求,当然也很难提出很量化的差异性要求,在此再探讨银行公司治理中特有的几个主体。

首先是在明确区分了执行董事和独立董事的说法,这在一般上市公司中没有进行明确的区分。上市公司只区分董事和独立董事,而在银行保险机构中,应该会在事实上存在一种“非独立非执行董事”,也就是既没有被确认为独立董事,也没有在公司高管层任职的董事,这一类董事通常是与股东存在关联关系的,在英美国家通常也会被视为是独立董事,显然我们对这一类董事没有给予一定的名分,他们又应当如何评价?

第二个方面是外部监事,这是银行公司治理特有的制度,银行保险机构准则中有对外部监事的界定,看上去有点像独立董事。通常来说银行的监事会规模较大,且已经明确分成了外部监事、职工监事和股东监事三大类,部分外部监事已经和独立董事的资质背景有点相似,但是相对来说仍然缺乏更细致的要求和规范。下一步,监事会承担评价职责,可以进一步强化外部监事的作用,可以考虑在银行保险公司监事会中专设一个“履职评价委员会”,由外部监事任召集人,专门负责评价履职评价的相关工作。

第三个方面是关于职工董事的范畴,由于职工董事不是必设,而且如果缺乏对职工董事的合理管理,可能会成为反收购的一种工具(有关职工董事制度的具体研究详见《资本治理的逻辑》),目前规范层面对于职工董事的具体身份和范畴只有在央企层面有相关的规定,在上市公司和银行保险机构仍然没有明确,另外就是职工董事的占比是否应该设置上限,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第四个方面是此前银行保险公司治理准则(征求意见稿)第43条规定的首席独立董事的相关规定在评价办法中没有出现。准则第43条规定“银行保险机构独立董事可以推选一名独立董事,负责召集由独立董事参加的专门会议,研究履职相关问题”,可以说是一个对于独立董事人数较多的董事会而言很好的制度,但是评价办法没提,不知是否在准则中已经删除了。

四、评价方法与应用

其实,关于董事高管履职评价的规定早已有之,包括2018年修订《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中也明确在第五章第二节“绩效与履职评价”中用了三个条文进行规定,而这三个条文规定的就是评价的方法、程序和应用,这三个条文还是过于原则,应用方面也缺乏严格的约束。

而银行保险机构董监事的评价办法,则明确规定了更具体评价程序,第三十二条明确列出了相关的评价方法“可以包括资料分析、行为观察、问卷调查、履职测评、座谈访谈等。

资料分析指对董事监事履职记录、履职档案等进行分析,静态评判董事监事履职情况。

行为观察指根据相关评判人对董事监事日常履职行为的观察进行评价。

调查问卷和履职测评表根据各银行保险机构实际情况设计,问卷调查对象可相对广泛,董事监事可通过履职测评表对自身或其他董事监事履职表现评价打分。

座谈访谈指通过与董事监事及相关人员直接交谈,对董事监事履职细节进行较为具体深入地了解。

同时,也明确“银行保险机构应当依据履职评价情况将董事监事年度履职表现划分为称职、基本称职和不称职三个级别”以及不得评为称职和应当评为不称职的若干种具体情形,给予了基础评价底线。

最后,在评价办法中对评价结果的应用进行了详细的规范,给与了重要的约束。一是评价结果必须要报监管机构;二是对履职评价结果为“基本称职”的董事监事,董事会和监事会应当组织会谈,向董事监事本人提出限期改进要求;三是对被评为“不称职”的董事监事,银行保险机构董事会、监事会应向其问责。依据评价办法相关条款被评为“不称职”的董事监事,可由其主动辞去职务,或由银行保险机构按照有关程序罢免并报告监管部门,同时相应扣减其作为董事监事的部分或全部薪酬(评价办法第38条)。

但是从目前规定“应当被评为不称职”的八种情形来看,这些情形大多可以属于违反法律或者法规规章的行为,可能都会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这就使得“不称职”与违法违规的情形完全划等号,这反过来可能削弱了评价的意义。因为评价本身毕竟还是企业治理自身的一项机制,不应反过来依靠监管机构认定违法违规来进行不称职的评价。

银行保险董监事评价办法可以说是提高公司治理质量的重要制度,我们的公司治理不缺乏理念,不缺乏方向,缺的正是类似于评价办法这样提供了实际路径、判断依据和约束规范的制度,对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很有意义。

当然,请认真对待。

本文作者:Panda君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