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职工面临停课压力 ESG专家建议港府补贴无薪假

2020年11月23日 01:32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11月23日报道 – 记者 马可诚 发自香港

(本文首发于11月21日,主要更新:补充ESG专家建议)

香港政府又发停课通知了!这一次,许多家长群里的资深潜水员都“爆煲”了!

“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双职工家庭怎么办?这是要逼着我们辞职吗?”

“每个人发一万有什么用?为什么不实施全民检测?”

香港家长群里的愤怒很可能传不到香港政府官员的耳朵里。一些港漂家长愤怒地对奇点财经记者表示,迄今为止,香港特区政府对于防疫仍然是一派所谓尊重“人权”、尊重“自由”、尊重“民主”的“佛性”做法,和内地各地政府对于疫情的严防死守,是大相径庭的两个态度。

一些家长认为,港府更关注商家的“人权”,关心毫无建树的就业率,而对下一代“受教育权”和家长们的困难完全不闻不顾。

实际情况是,香港的疫情却不因港府的佛性而有所缓和。

11月20日,据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数据,截至20日凌晨零时,全香港新增2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21例为本地感染,为香港近3个月来最多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此外,有40余人初步检测呈阳性,正等待复检。

截止20日当天,全香港已经累计确诊病例达5517例。

更令家长们无语的是港府动则停课,却对酒吧、群体聚餐等高危行为不加管控。

据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介绍,20日当天新增的香港本地病例中,有9个人暂时未能找到确切的传播源头,这些人职业各异,包括退休人士、的士司机、建筑工人及家庭主妇等;其余病患属聚集性感染,涉及舞蹈班及酒吧等场所。5名输入性病患者由巴基斯坦、英国和印度抵港。

至于40名初步确诊患者,其中至少有7人曾经去过Starlight Dance Club,包括一名Starlight Dance Club的水吧员工。

张竹君指出,Starlight Dance Club可能有传播链,她透露卫生防护中心正追踪本月12日至14日期间到访该地人士,而部分Starlight Dance Club的导师还曾在铜锣湾及上环教过跳舞,该局亦会追踪。

而就在当天早些时候,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公布,因应近日疫情急速恶化,全香港小学一年级至三年级将于本月23日起暂停面授课堂14天,原本已暂停面授课程的幼稚园和幼儿中心将继续延长停面授课堂至12月6日。

一方面是频频曝光的酒吧餐厅和娱乐场所群聚感染,另一方面却是非主流感染源的学校频频被迫全面停课——香港许多家长微信群都炸开讨论。尤其是那些双职工家庭的家长,对港府这种重“商”轻“教”的做法非常不解。

例如对于酒店,港府表示,鉴于近日多宗确诊个案涉及酒店度假,政府会规管旅馆内的聚集人数和加强相关感染控制措施,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表示会尽快敲定规管细节。她提醒市民,尽量避免进行或参与不佩戴口罩的聚集活动。

香港疫情发展至第4波,港府居然还没有一套成熟的规管措施,其佛性做法可见一斑。

陈肇始20日会见传媒时说,政府已把旅馆列为《预防及控制疾病(规定及指示)(业务及处所)规例》下的表列处所,当局已经与酒店业界开会商讨具体规定,例如房间的人数限制等。

另外,对于多宗确诊个案涉及酒店度假和跳舞室群组,她指出,从公共卫生角度而言,市民应实时减少这些聚集活动;当局会检视如何进一步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并会尽快作出决定和公布。

同样,港府也只是“检视”,并没有一套成熟的限制措施。

有家长认为,港府如果真的重视教育,就应该尽快推行全民检疫,彻底查出隐性传播源头,然后实施严格的防范措施,而不是总是把负担留给双职工家庭。

和内地政府不同,港府在对企业界和商界实施限制措施方面总是踌躇万分。港府能做的也只是对公务员实施弹性办公。

就在20日当天,港府公务员事务局指出,由于最新的疫情发展,提醒各政策局和部门在维持公共服务的前提下,尽早弹性处理员工的上班安排。

但对于商界和企业界,港府甚至连个像样的呼吁都没有。

对于开始爆发的第4波疫情,香港大部分企业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有家长表示,公司不会因为教育局的决定就允许员工在家办公照顾小朋友。

尽管不少香港家庭都聘有菲佣照顾小孩,但菲佣要做家务还要上街买食物,很难兼顾小孩的学习。

20日,当香港政府的决定出炉后,微信群里流传着一封香港最大规模、以英语为教学语言的国际学校机构香港英基学校协会(英基)的家长公开信:

“作为一群忧心忡忡的父母,我们想对教育局最近决定关闭全香港的幼儿园和低年级班级表示严重的怀疑和保留。我们坚信这项一揽子政策完全没有根据,对我们的孩子极为有害。对于香港特区政府处理整个COVID-19的情况,我们也感到非常失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孩子的不可否认的受教育权一直因政府的怯懦和无能而受到剥夺和替代。”

有关公开信指出,停课是没有根据的,完全不公平。“我们敦促政府重新考虑学校关闭的决定。关闭学校不是对抗COVID-19的有效方法。首先应采取其他更有效的措施,我们应仅考虑关闭学校作为最后的手段。”

落款是“一群忧心忡忡的英基家长”。

截止发稿,尚无港府任何一个官员对上述公开信予以回应。

香港财经智库、“香港国际金融学会”(HKIIF)资深会员Mark博士认为,港府的确有其苦衷,而且对商家和对学校都要负责。但港府采取的停课措施不宜过频过长,而且可以考虑阶段性地资助香港双职工家庭,通过政府倡议,令这些家长更容易获得居家照顾失学儿童的机会。

Mark是金融学博士,研究不同经济体的制度环境给投资者带来的不同成本,近年来开始关注ESG因素与金融科技给不同经济体的投资环境带来的影响。

他表示,非常理解港府长期以来形成的“小政府”作风,实际上港府并不能直接干预私人企业的用工决定,也不能直接要求私人企业给那些双职工家长放有薪假——在正常年份里,这种不干预经济的小政府做法是香港保持经济活力的一个重要因素。但考虑到疫情的特殊性,港府其实应该在某种程度上考虑一些ESG积极政策因素,例如至少港府可以考虑拿出部分财政津贴,资助家长们去向公司申请无薪假,在家里陪小朋友;或是直接津贴企业,让他们允许符合条件的家长们远程办公。

在对比了香港本地企业和欧美企业后,Mark发现,香港的私企很少会主动考虑员工的家庭困难,给予家长们弹性工作制。对于不少双职工家庭来说,哪怕是愿意请无薪假,也不一定能获得首肯。而且在现在的经济环境下,很多香港员工根本不敢提无薪假,因为担心会失去工作岗位。

“相信对于重视小孩教育的中国家长来说,薪酬损失并不是最大的考虑因素,问题是根本没有企业愿意主动给家长们这种照顾孩子的特殊假期或是便利措施。”他说。

但是如果有政府倡议在前,那些愿意实施ESG措施的企业会更有动力、更积极去推动这一措施,慢慢逐步会形成一种社会风尚,带动一般企业也参考执行。这样的话,可以由政府、家庭和企业三方共同承担疫情带来的成本。Mark认为,港府可以借助ESG理念推动香港企业往这方面发展,令香港有机会成为全球的ESG投资中心。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