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波动、高耗能、高投机,“比特币们”并非“新黄金”

2021年5月29日 08:00
來源:秦朔朋友圈

奇点财经推送于5月29日

近期,价格高台跳水的比特币成为焦点,在中国监管部门的“围追堵截”和特斯拉CEO马斯克(Elon Musk)的出货及“不环保”言论下,比特币在5月19日盘中一度下探至30000美元整数关口,日内最大跌幅超10000美元、近30%,创今年2月以来新低。

尽管此后一度回升至40000美元,但波动之剧烈令人瞠目。

在流动性狂潮下,比特币早前一度突破6万美元大关,企业拥抱、华尔街入局等所谓的“大趋势”令投机者前赴后继,甚至比特币被标榜为“新黄金”。

不过币圈人似乎也深知一个事实——“要不是马斯克早前持续喊单,比特币可能早就跌了。他是让这次币圈牛市莫名延长的重要因素。”某加密货币交易所人士对笔者感叹。

区块链和部分加密货币的价值不能被否认,但其并不能取代或和传统金融资产画上等号。早年,比特币和法币之争一度被炒至风口浪尖,而后愈发被证伪;如今,比特币乃“新黄金”的呼声又不绝于耳。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在全球减排的背景下,能耗问题究竟各界怎么看?华尔街又真如报道的那样对比特币趋之若鹜吗?

“肮脏的货币”暴跌

这一轮加密货币暴跌,马斯克无疑是头号肇事方。尽管比特币这几日勉强反弹到4万美元大关以上,但币圈开始“军心涣散”。

马斯克一直是比特币和狗狗币坚定的“带货者”,他的“信徒”也时刻追随着他。但阴晴不定的马斯克在5月13日表示停止接受比特币购车,理由是比特币耗能太大、不环保,这对比特币构成致命一击,一度大跌1万美元。

5月18日,中国三大行业协会集体发声,“币圈”迎来监管重拳整治,协会要求会员机构不得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兑换以及其他相关金融业务。

“早前中国就禁止了比特币交易,此次协会声明更多是情绪的影响。其实,要不是马斯克早前的持续喊单,比特币可能早就跌了。”交易所人士告诉笔者。

马斯克近期的操作确实让人大呼看不懂,一会儿力挺比特币,一会儿又嫌弃它能耗太大。这位“币圈教主”究竟在打什么小算盘?

事实上,早年被华尔街资本大鳄做空的马斯克一度濒临崩溃,但过去两年他在币圈掌握了另类金融的主导权。可以说,他在比特币上尝到了融资的甜头。

特斯拉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持有比特币的公允市场价值为24.8亿美元,这意味着如果该公司将该数字货币兑现,有望获利约10亿美元。

3月31日,比特币价格报59000美元,24.8亿美元的市值中有10亿美元是盈利,说明特斯拉的比特币持仓平均成本仅为不到25000美元/个。换言之,马斯克在唱多比特币之前,早就“埋伏”好了。

今年一季度,特斯拉创造了历史上最高季度利润——44亿美元。其中,出售比特币带来了1亿美元的利润,卖车反而赔了1亿多,剩下的利润来自于出售碳积分。

有观点认为,既然出售了,当然马斯克也不需要再唱多比特币。随后,比特币持续下跌。这其实也证实了一点——相比起黄金等资产,比特币的所有权仍非常集中——2%的比特币持有者拥有所有可用比特币的95%。集中度本身就是风险。

相比之下,黄金开采分布在全球各地,所有权也分布广泛。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占已开采出的黄金总量的17%左右。其中,美国财政部是已知的最大的单一黄金持有者(4%)。近50%以珠宝形式存在,而21%以金条、金币和黄金ETF的形式由大量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持有。

此外,比特币生产的能耗问题也被马斯克再度推至风口浪尖。在这一阶段,马斯克可能需要关注大型机构投资者的看法,炒作比特币的行为令很多机构感到反感。

在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全球机构都在为投资组合“减排”。特斯拉之所以ESG评级高,就是因为“清洁科技的机会”这一项的助力,或许马斯克如今并不想让比特币来拖后腿。

比特币究竟有多耗能?近期,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题为“肮脏的货币:日益突出的比特币能耗问题”的专题文章。

文中提及,剑桥大学比特币耗电量指数的最新计算似乎表明,比特币挖矿每年耗电量为133.68太瓦时——这一基于最佳猜测的估算数字在过去5年里不断上升。这使得比特币的耗电量略高于瑞典(2020年用电量为131.8太瓦时),同时仅次于马来西亚(147.21太瓦时)。

比特币的真实耗电量数字实际上可能高得多。比特币价格上涨会吸引新的矿工,并意味着用更老、更低的设备挖矿,才能在财务上站得住脚。

当然也不能否认,中国有一部分挖矿活动使用清洁的水力发电。剑桥大学的研究显示,约75%的矿工使用某种可再生能源,但可再生能源在总能耗中的占比仍不到40%。一些挖矿活动可能在电网外进行,从而加大追踪难度。所有这些细微差别都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此外,有观点认为,黄金挖矿的能耗整体也不低。但如果比较单位价值能耗,比特币远超黄金。同时,黄金的生产也有众多实际用途,除了投资,还包括金饰、工业用途等等。而且,黄金行业整体也在大力推进减排计划。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测算,黄金行业排放的99%的温室气体与金矿开采有关,估计大约75%的排放与发电和用电有关。因此,黄金采矿业能否按照《巴黎协定》的目标减少排放,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其改变能源和燃料来源和使用方式的能力。

近期,众多金矿公司宣布转向低碳能源,正越来越多地计划利用可再生能源,目前太阳能光伏是首选。这些举措可能会使矿井的电力排放量平均减少20%,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减少50%以上。它们对该行业电力排放的总体影响是减少约6%。

暴涨暴跌成常态

如今,可能投资人更关注的话题是——比特币还能跌多少?何时能进场抄底?

目前来看,比特币尚未跌到马斯克持币的成本价25000美元。其实,币价距离“持币大户”灰度基金的成本价更是相去甚远。

OKlink显示,灰度持仓65.29万枚比特币,估计成本为89.31亿美元。也就是说,灰度持有一枚比特币的平均成本仅约1.37万美元。

其实,比特币涨多少只是一方面,你能否承受这种极端波动才是关键。自2020年10月至此轮下跌前,比特币从1万美元上涨至近5万美元。

欧易研究院表示,比特币是一种高风险的新兴资产,日价格波动幅度很大。在比特币牛市中发生的回撤大约为基本趋势方向推进幅度的33%~66%,持续时间在一周或几周时间。即便自2021年1月以来比特币已经进入牛市,累计上涨了近2倍,但也经常发生暴跌,其中日最大跌幅超过5000美元的至少有7天,在2月22日和23日连续两天的日内最大跌幅都超过了10000美元。

这样的高波动会导致无数杠杆客爆仓。这也意味着,比特币等加密货币难以像黄金那样成为机构或央行投资组合中的长期稳定配置资产,更不可能成为法币。

数据显示,过去10年,比特币的波动率高达16%,相比之下,以科技股为主、波动率相对更高的纳指的波动率也仅2.3%,标普500为2.3%,黄金仅2.2%;过去2年的数据显示,比特币的波动率为9.9%,而黄金仍为2.2%。

此外,比特币平均每四周就会出现一次2.5%以上的下跌,而标普500或纳指平均为每12周一次,黄金为平均每13周一次。

比特币的在险价值(VaR)也相当高。在过去两年的任何一周,投资者有5%的几率(95% VaR)在比特币上每投资1万美元就至少损失1382美元——几乎是同等黄金投资的5倍。

虽然投资者可能青睐比特币等高回报的战术资产,但他们仍需要适当的工具来管理额外的风险。因此,如果是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如果对加密货币的敞口越大,黄金的配置也应该越高。

具体而言,黄金和比特币之间的相关性很低,大部分时间在-0.5到0.5之间。虽然在2020年的平均值是正的(疫情下的美元荒导致黄金、比特币等资产都被投资者抛售以换取现金),但后续相关性持续下降。这表明黄金和比特币并不互为替代品。

此外,如果比特币是黄金的替代品,它对其他资产(尤其是股票)表现的反应将与黄金类似。虽然黄金和加密货币与标普500指数或纳指的相关性通常较低,但对投资者来说,股市下跌时的相关性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通常是分散投资最有用的时候。

然而,在股市大跌期间,黄金往往与股票呈现负相关;在纳指暴跌时,比特币却同样有可能上涨或下跌。

比特币暴跌,黄金闪耀

有趣的是,在近期“新黄金”暴跌的同时,真黄金却在反弹。5月18日,国际金价一度突破1870美元/盎司,年初曾探至1670美元/盎司附近。

在通胀不温不火的环境下,黄金难以被关注,但如今当通胀担忧真的攀升且可能威胁经济健康时,黄金终于真正崛起,重现对冲通胀的属性,这就好比在20世纪70年代原油危机引燃的通胀周期那样。亚洲部分地区疫情重新抬头以及中东紧张局势升级近期也助推了金价。

一位币圈大佬曾表示——“比特币与黄金,在非弹性供应、可分割及可转移方面具有诸多相似性,在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比特币已经逐渐退出与法币的竞争,更偏向于在价值储备功能上发展,类似黄金。但比特币与黄金的区别也非常明显,它基于密码学和分布式网络、抗审查并极易转移,在创造财富的历史上,虽然黄金凝结了数千年人类对价值的共识,但在电子化、数字化浪潮下,价值的增长将是指数级的,加密资产可能是这个时期最重要的新生资产。”

话虽不无道理,但这种比较过于简单,忽视了二者的根本区别。

除了上文提及的黄金特点,如果要说供应有限是比特币的优势,这点也可能被证伪——加密货币领域竞争激烈,且不提纯粹是为了恶搞而诞生的“山寨币”狗狗币等,“币圈老二”以太坊近期势头远超比特币。而黄金的稀缺性和地位则是经过历史沉淀和证明,白银早已败下阵来。

此外,2000多年来,黄金一直作为交换手段和价值储藏手段。黄金由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以及央行持有。同时,珠宝首饰是黄金市场不可或缺的属性。黄金需求的很大一部分与文化和宗教信仰密切相关,尤其是在印度和中国。

黄金还广泛应用于高端电子产品,包括电脑、手机和其他技术的组件(有趣的是,这些组件是“挖掘”加密货币所需的)。这赋予了黄金独特的双重属性,使其在历史上既能在经济压力时期表现良好,又能从长期经济扩张中获益。这巩固了黄金在投资组合中的战略角色。

近期全球央行购金的动态近期备受关注。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央行净购金95吨,同比下降23%,但环比增长20%。其中,匈牙利央行购金量最大,购入63吨黄金,三倍于其之前的黄金储备,抵消了土耳其(-31.5吨)的大量售出(有时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卖黄金是为了换取美元流动性)。

匈牙利央行表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风险是此次购金决策的关键因素。全球性政府债务激增,市场通胀担忧加剧,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和价值载体的重要性在凸显。

印度央行今年以来累计购买18吨黄金,黄金储备达688吨;波兰央行也宣布计划在未来几年内至少增加100吨黄金储备,并表示黄金在波兰外汇总储备中的占比应提升至20%,目前为8.35%。

华尔街顶级投行的澄清

那么华尔街当前对比特币的态度又是如何的?最终会否取代黄金或与黄金平起平坐?

由于对加密货币服务的需求激增,高盛在当地时间5月8日(周五)宣布正式成立加密货币交易柜台,并成功执行两种比特币衍生品的交易。

但是,近期高盛出来澄清了。

“首先要做一个澄清。对于绝大多数的金融机构,特别是华尔街的金融机构,我们仍把加密货币作为一个‘商品’去看待,而不是‘金融资产’。根本的原因是加密货币在托管和对冲风险上有天然的劣势,使得金融机构没办法去衡量它上行、下行风险。”5月20日高盛私人财富管理投资策略组联席主管王胜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一直认为,目前它价格的大涨大跌,有非常大的投机性。”

“高盛专门成立了加密货币投资团队,这是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但高盛自身并不进行任何加密货币的交易,”他称,“客户有强烈的需求把加密货币作为投资资产组合的一部分,那么我们辅助客户会给他们提供一些建议,包括以基金的形式去投资,但这并不表示高盛正式、极力地推动数字货币作为金融资产交易和投资的一部分。我们其实是非常谨慎的,更多是把加密货币当作商品来看待,这也与美国证监会的看法一致。”

简而言之,一些金融机构很难衡量加密货币的内在价值,即难以进行有效的风控。比如说如果一个客户拥有比特币,他最想做的可能是将其质押给金融机构从而进行融资。对于有形资产比如房产,金融机构是可以接受其为质押物的,因为它们拥有市场的公允价值,同时托管和处置也很容易。但比特币除了一些远期合约,机构没法对其进行抵押和处置。此外,区块链特性导致比特币的交易速度极慢,这是天然的劣势。

加密货币的流动性问题也导致机构更趋谨慎。2020年,比特币现货交易量预计平均不到20亿美元,最高为40亿美元。相比之下,黄金的流动性极佳,2020年场外交易(主要通过现货)、期货和黄金ETF的日均黄金交易量总计超过1800亿美元,这使大多数黄金交易工具的买卖价差保持在相当窄的水平,通常不到两个基点,从而使投资者能轻松买卖。

顺便提一句,你当然可选择比特币作为投资组合的一部分,但痴迷于其高风险回报的投资者要当心了——5月20日发布的4月的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一些成员认为应该开始讨论美联储缩减购买金融资产的规模(tapering)。

这是一个重要事件,在经济强劲复苏的背景下,部分委员对通胀和金融风险的担心可能在上升。8月的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美联储可能会宣布缩表的时间表。币圈可能要系紧安全带了。(本文编辑:卜彬彬)

(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本文转自“秦朔朋友圈公众号,已获秦朔朋友圈许可。”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