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全球金融系统稳定的三个关键领域: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和银行

2020年4月7日 07:33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4月6日报道 – 特约记者 梁静 发自香港

经济学家和投资者表示,政策制定者必须保持警惕。经济活动已在全球范围内停止,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家公司,国家可能不得不违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哈佛大学现任教授肯尼斯·罗格夫说,全球经济正面临着150年来最大的衰退。我们能否避免金融危机,取决于世界能够以多快的速度摆脱经济停顿。危机观察者正在密切监视可能对全球金融稳定引发系统性风险的三个关键领域:新兴市场,公司债券和银行本身。

周一,美联储前主席耶伦表示,美国失业率可能已经达到12%-13%,甚至可能更高。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破坏性的。美国二季度GDP可能下跌30%。耶伦说:“我们现在的重点应该放在测试上,控制大流行,以便我们可以开始恢复业务活动。” “但可以肯定,失业率可能会高得多。”

新兴市场率先下跌

新兴市场通常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发生时第一个下跌的,因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在货币和财政政策方面拥有更少的发展空间。多年来,各个国家和公司陷入借贷狂潮,现在正努力偿还其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南非和巴西等国家本来就很困难,哥伦比亚和黎巴嫩等大宗商品出口国,油价暴跌造成了沉重打击。

投资者正在逃离。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投资者从新兴市场资产中撤出了620亿美元,大约是全球金融危机高峰时的资金流出规模的两倍。而且可能还没有结束:IIF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Robin Brooks)担心,随着外国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重新思考,这种危机的蔓延更为广泛。独立研究公司Capital Economics警告一波新兴市场主权债务违约。厄瓜多尔,阿根廷和赞比亚等国家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借款成本飙升。

已经有约85个新兴市场国家向最后贷款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帮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它正在动员1万亿美元的贷款能力来帮助各国。但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Capital Economics表示,IMF的帮助能力可能会更加有限,因为这1万亿美元中的某些已经有人要求。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有足够的资源来救助规模较小的新兴市场,但如果更大的经济体(如土耳其或南非等)需要援助,其财务可能会陷入困境。

新兴市场的动荡会引发全球性系统性危机吗?可能不会。较大的新兴市场(巴西,印度,俄罗斯,中国,韩国)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较少的外国投资者债务和庞大的国内债券市场,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即使情况恶化,它们也不太可能需要纾困。但是Capital Economics警告有两个例外:如果中国最重要的房地产市场崩溃或中国使人民币贬值,尽管中国政府可能会利用其大量资源避免使用这两种选择中的任何一种。

公司债券可能会引起更大的问题

当美国公司债务市场出现问题时,情况就更加令人担忧。近年来,极低的利率鼓励公司大量举债,而高杠杆公司看到其业务需求蒸发时,问题很快就会出现。仅在三月份,就有920亿美元的债券成为“堕落的天使”,从投资级债券降至高收益债券。风险不仅存在于投资级债券领域,还存在劣质抵押贷款义务和结构性融资,这可能是2020年的subprime版本。

高评级的公司则尽其所能进入债券市场,愿意比几个星期前多支付一两个百分点以锁定现在的额外资金,这是焦虑的迹象。哈佛大学的罗格夫(Rogoff)预计,如果经济停顿,企业将大量违约。对于全球金融稳定的一个问题便是:如果这些公司无法偿还债务,谁的资产负债表将受影响?

在2008年,有毒资产是抵押资产贷款,他们多体现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这次,许多潜在的问题资产都体现在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上,例如养老金和保险公司,它们为企业和家庭提供信贷并管理风险。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首席经济学家托尔斯滕·斯洛克(Torsten Slok)表示,最大的所有者是外国投资者,包括欧洲和日本的保险公司和养老金,这些养老金倾向于投资美国债券,以寻求收益,因为他们在国内面临负收益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直在警告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债务水平上升,并警告说,在危机时可以使用的工具较少。IMF资本市场部主任Adrian Tobias最近在博客中表示,银行业外部风险上升的威胁要求人们更加关注资产管理公司和ETF

银行不能自满

银行是全球金融体系的神经中枢,许多经济学家对压力测试感到安心,这些压力测试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改善了系统的健康状况。

前英格兰银行副行长,现任全球金融危机后成立的系统性风险委员会主席保罗·塔克爵士说, 各银行需要评估该系统如何应对激增的信贷需求和在这种情况下因不活动而造成的损失,各银行应停止发放股息和高端奖金。

IMF的Tobias在最近的一篇博文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谨慎态度,警告说银行体系的压力正在增加,债务违约即将到来,当前的许多假设都是基于今年晚些时候重新开始的经济活动。 “在更加严峻的情况下,我们将不得不重新考虑我们的测试假设。某些银行系统可能面临资本重组,” Tobias写道。

哈佛大学的罗格夫(Rogoff)认为:“我们不会让我们的银行系统崩溃。” “最糟糕的情况是,我们最终会像欧洲那样破产,其银行系统濒临崩溃,这是欧洲停滞不前的很多原因。”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周一(4月6日)警告,银行业正处于关键时刻, 并预测冠状病毒的经济创伤不会很快消失,并表示尽管摩根大通刚刚完成创纪录的收入和利润,但由于冠状病毒的影响,该行的收益“在2020年将大幅下降”。他在给股东的信中写道,如果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达35%,失业率在第四季度进一步上升至14%,那么摩根大通会考虑暂停分红。

戴蒙表示,摩根大通银行做好了应对准备,他在年度股东信中表示:“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认为至少会出现严重的经济衰退,并伴有某种类似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金融压力。我们不可能不受到衰退压力的影响。”

杰米·戴蒙被公认是美国银行业的面孔,是迄今为止华尔街上最权威的声音之一。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