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沛源:奖金与ESG业绩挂钩背后的潮流

2021年1月28日 15:17
來源: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郭沛源

奇点财经2021年1月28日发布

作者:郭沛源,商道纵横创始人,ESG行业专家。

上周,腾讯科技刊载的一篇报道——《调整高管薪酬指标:完成社会责任的目标多领10%奖金》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报道指出,苹果将在2021年的高管薪酬中新增一个考核指标,以衡量他们在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方面的表现。苹果将在其现金激励计划中增加“ESG奖金调整”指标,这可能将使该公司的总奖金支出增加10%。

这篇报道成功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便去做了一些文献研究。调查结果发现,腾讯科技报道并无差错,但不完整。第一,苹果公司把ESG与奖金挂钩,只是提议(如下),尚未形成决策,能否落地还要看2021年2月23日股东大会的审议结果;第二,10%的调整是存在变动的,换句话说,如果ESG表现不佳,高管薪酬也会下调最多不超过10%。

Beginning in 2021, an 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 modifier based on Apple Values and other key community initiatives will be incorporated into our annual cash incentive program. This change is intended to further motivate Apple’s executive team to meet exceptionally high standards of values-driven leadership in addition to delivering strong financial results. The financial performance measures and the threshold, target, and maximum payout opportunities under our annual cash incentive program for our named executive officers will not change. However, the Compensation Committee will use the modifier to determine whether to increase or decrease the bonus payouts by up to 10% based on the Compensation Committee’s evaluation of our named executive officers’ performance with respect to Apple Values and other key community initiatives during 2021.

Source: APPLE

目前ESG正在风口上,苹果通过这个议案,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还能取悦ESG投资者并在社会上获得一定的认可。有意思的是,据CNBC报道,2019年股东大会上,波士顿的责任投资基金Zevin Asset Management就提过类似的股东提案,获得了12%的股东支持,但最终并未通过决议。当时,苹果的解释是:因为公司使命中已包含ESG目标,因此没有必要再将ESG的因素单独提出。

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随着ESG风头逐渐崛起,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重视配置企业内部的ESG因素。无独有偶,大众汽车集团也打算将ESG与高管的奖金挂钩,据彭博报道,大众汽车董事长表示,争取在2021年度股东大会(3月16日)上,让股东批准修改后的薪酬体系,将ESG纳入管理层的奖金计算,为实现公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具体的激励措施。纳入的ESG因素包括脱碳和多元化(主要指员工方面的diversity议题,不是生物多样性)等关键指标。

“股东至上”在逐步瓦解?

苹果和大众的消息还挺让人振奋的,让我联想到2019年8月由181位美国主要企业首席执行官组成的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发表的《公司宗旨声明》。

这个声明写道,“虽然我们每个公司都有各自目标,但我们对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有一个共同且基本的承诺”,这些承诺包括“为客户提供价值”、“投资于我们的员工”、“公平和道德地对待我们的供应商”、“支持我们工作的社区”,还有“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声明最后强调,“我们的每个利益相关方都是必不可少的。我们承诺为所有人创造价值,为公司、社区和国家的未来成功创造价值”。

外界将这份声明解读为美国公司开始抛弃“股东至上”的信条,我当时认为有点过度解读了。原因我在《抛弃股东至上,CEO们有想过今年bonus怎么算么?》这篇评论中已经说得很清楚,即便CEO个人有意愿,如果公司治理的制度安排仍然还是以财务为核心的计算法则,抛弃“股东至上”就会沦为空谈。因此,即便世界经济论坛这两年都在大谈利益相关方资本主义(Stakeholder Capitalism),我仍不是很在意。

但苹果和大众要将ESG与奖金挂钩,这让我看到了曙光,因为高管个人的利益与公司的可持续发展关联在一起。高管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就不得不更重视公司的ESG绩效;并且,这并不是一个人这么想,而是整个高管团队都这么想。如果这样,管理层开会自然也会更多讨论ESG事项,公司的CEO也会经常把ESG事项拿到董事会去讨论。

因此,尽管这只是动了管理层10%的“蛋糕”,但却是驱动公司思考长期的新方法。

15%标普500公司都这么做

文献调查了一番,我发现这么做的公司还不少。据美国Mercer公司分析,标普500成分股里面有15%的公司制定了与ESG相关的高管激励计划。另据JUST Capital的分析报告,富时罗素1000指数中,有约20%的公司将高管激励计划与ESG目标挂钩。

普华永道对富时100的分析更显乐观。分析指出,在富时100成分股中,27%的公司在高管年终奖中纳入ESG因子,13%的公司在长期激励计划(LTIP)中纳入ESG因子,两者有5%重合;还有12%的公司会因为ESG因素增加奖金(ESG underpin)或长期激励,这与前述也有7%的重合。这样折算下来,40%的富时100公司都这么做,这个比例可不小。

Source:PwC

关于激励的强度,大多和苹果说的正负10%差不多。普华永道的数据要高一些,在15-20%的范围;JUST Capital的数据略低一点,25%的受访公司挂钩幅度在5%以内,67%的受访公司挂钩幅度在5-10%。

此外,普华永道的数据还显示,将ESG与年终奖挂钩的比例要高于将ESG与长期激励计划挂钩的比例,这一点很合理。因为ESG往往是个长期因子,短期内成效不大、长期成效显著,所以长期激励计划从道理上说已经在较大程度上隐含了ESG因子,将ESG加到年终奖,可以将长期因子转化为短期激励。

国际公司治理网络(International Corporate Governance Network, ICGN)在2020年也发布过一项研究《将ESG整合到高管薪酬计划》,对此作了详尽分析,研究并罗列了一些已经这样做的公司,如保诚集团、壳牌、西门子、联合利华等。

Source:ICGN

另据高管薪酬咨询公司Pearl Meyer调查,有9%的受访公司表示在本年度内将ESG与高管薪酬挂钩,这比那些说已经挂钩的受访公司(5%)数量还要多。这意味着,将ESG与奖金挂钩可能会成为一种新趋势。

难点与启示

这事听上去很好,但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我认为,最难的地方是用什么指标作为挂钩指标?怎么计算挂钩指标?谁来核准这个指标达成还是没有达成?

在苹果的例子中,议案并没有具体说明ESG指标指的是什么,只是说“基于苹果价值观和其他重要的社区项目(based on Apple Values and other key community initiatives)”;在大众的例子中,说得更清楚一点,即碳排放和员工多元化。我估计前述标普500、富时罗素1000、富时100的公司也都类似,采取一些关键可测量的指标来取代。

如果要用一个数字来表述ESG整体业绩,可能会涉及到更复杂的问题,即是否要有类似会计准则这样的ESG披露和计算准则?是否要有类似会计师那样的审计?这些问题确实也是当下业界讨论的焦点问题。国际上,非财务信息的几大机构2020年动作频频:2020年9月,GRI、SASB、CDP、CDSB、IIRC五家机构发布合作声明,表示要加强合作和标准的融合;同月,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IFRS Foundation)拟考虑设立可持续发展准则理事会(SSB),并发布《关于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咨询文件》;2020年11月25日,IIRC和SASB宣布合并成立价值报告基金会(Value Reporting Foundation),为投资者和企业提供统一、全面的报告框架。这个过程可能会耗时10年,或更长时间。在形成共识之前,采取一些关键可测量的指标来取代是可行之举,也是明智之举。

对国人来说,我觉得把ESG纳入高管绩效这个思路可以有很多启发。其实,如果大家翻看一下《商业银行绩效评价办法》(财政部,2021年)、《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办法》(国资委,2018年),就会发现,我们对商业银行和央企高管的绩效考核,本身就不仅仅是财务指标。如对央企负责人的考核,就有一条:突出服务保障功能,引导企业在保障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运行、发展前瞻性战略性产业中发挥重要作用,鼓励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

所以,我一贯认为,我们对国有企业和资产的管理方法中,其实蛮多都融入了环境、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内涵,只是很多时候我们用中国特色的话语体系来解释,而不是用国际通行的话语体系来解释。如果用国际通行的话语体系,这就是将可持续发展目标(SDG)和ESG纳入高管绩效考核,不是很时尚、很国际接轨么?

这个观点,可以参考我另两篇文章《财富500强中国公司数量首获第一,然后呢》《财富500强中国公司数量首获第一,然后呢(续)》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