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信回应裁员事件:高管带头降薪,实行末位淘汰

2020年4月15日 06:53

奇点财经4月15日推送

传统家电巨头海信集团因裁员而陷入舆论风波。

4月12日,针对流传的“海信裁员1万人”的传闻,海信对外界进行了回应。在“关于优胜劣汰提效求生的说明”中,海信集团称“网络已有的关于海信定量裁员的信息,其中数据并不属实。

海信集团还称,受全球疫情影响,家电行业国内外市场均出现较大规模下滑。海信海外业务收入占集团整体收入已超过40%,经营形势更加严峻。“我们和所有企业一样,面临渡过难关、保住数万名优秀员工饭碗的艰苦挑战。”

虽然承认了裁员属实,但海信的回应并没有正面回应真实的数据及末位淘汰的比例,是1000与10000的差别还是8000与10000的差别。

裁员自救,海外收入超40%

事实上,国内实施“末位淘汰”的公司不在少数,其中也包括一些大型企业。“末位淘汰”起源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杰克·韦尔奇创建的活力曲线,也叫10%淘汰率法则。

而根据劳动法来说,可以以员工“不能胜任”而解聘,但”末位”不等于“不能胜任”。如果用人单位仅以“末位淘汰”而解除劳动合同就涉嫌违法,更多应考虑的是员工是否能胜任工作、是否存在其他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此外,在实际操作中,用人单位在解雇“末位”员工时不会告诉其解雇原因。

以目前的大环境来看,海信通过裁员来自救是可以理解。但发生在特殊时期,就会被格外关注。

据了解,海信集团成立于1969年,总部位于山东青岛,是一家老牌制造型企业。旗下共有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多媒体、家电、IT智能系统和地产及现代服务。其中包含两家公司在A股上市,分别是以黑色家电为主营业务的海信视像(600060)和白色家电为主营的海信家电(000921),持有海信(Hisense)、科龙(Kelon)和容声(Ronshen)三个中国著名商标。

2月11日,在海信官网的新闻资讯中披露了集团的19年财务信息。2019年海信集团营业收入1268.6亿元,利润79.3亿元,利润同比增长24.7%。其中海外收入461亿元,同比增长21.1%。2019年海外收入占比达到36.3%。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12日发布的说明中海信表示海外业务已经占比超40%。如果数据是认真严谨的计算,也就意味着在2020年刚刚过去的四个月内,海信的海外业务比重又加大了不少。

白电并表靓财报

海信家电原名海信科龙。2018年8月30日,海信科龙宣布,公司全称拟由“海信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海信家电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也由“海信科龙”变更为“海信家电”。

海信家电主营业务利润来源于空调、冰箱和海信日立三大板块。

海信家电在3月底发布了2019年度未经审计的业绩公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4.53亿元,同比增长3.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94亿元,同比增长30.22%,其中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2.26亿元。

不难发现,海信家电营收增长略显乏力,但净利润表现却非常亮眼。

这样的异常或与刚并表的海信日立有关,2003年,海信与日立成立合资公司,生产销售中央空调。一直以来是公司未并表的子公司。2019年3月6日,公司公告拟以2500万元收购海信日立0.2%股份。收购后公司将持有海信日立49.2%的股份,可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随后,海信日立在2019年9月30日起合并报表。公告显示,海信日立为海信家电贡献利润约9.6亿元(税后),占整体净利润的比重为54%,占整体扣非后净利润的比重接近八成。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营收与去年基本持平,其中还包括了海信日立的那部分。若不进行并表,营收这块恐怕要出现大幅降低。

当时公司还表示,并表前公司主业是冰箱、空调,属于家电二线公司;并表后成为一线中央空调龙头,有利于公司估值提升。

此前在2006年海信家电先入主彼时被誉为白色家电龙头企业的科龙电器,把容声冰箱、科龙空调两大品牌揽入麾下。然后在2018年完成对欧洲老牌白电企业Gorenje集团的收购。

黑电更名谋新生

另外一块黑电电视产业则是海信的龙头企业,上市主体是海信视像。据了解,2019年海信电视交了一张非常满意成绩单,2019年全球海信电视销量超过2000万台,国内市场占有率21.09%,连续16年排名第一。

2019年末,海信电器将上市公司名称更改为海信视像,并解释称,该举动是为更好的反映公司主营业务和战略定位,及满足公司品牌管理与品牌发展需要,从而提升公司影响力。

资本市场需要故事,海信视像讲述了一个比海信电器更加美好的故事。“画质芯片技术、画质算法、全场景AI生态等核心技术上不断积累,形成以视像、显示技术为支撑,以智慧云平台为依托的生态内核,并向智慧家居、智慧商用等领域广泛延伸。”这些元素更是资本想要的。

然而故事讲得好只是锦上添花,业绩怎么样才至关重要的核心。虽然公司还未发布财务信息。但放长时间来看这几年的数据,海信视像的业绩已进入下降通道

2016年-2018年间,海信视像分别实现营收318.32亿元、328.70亿元、351.2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3.69%、5.44%、6.87%;其净利润分别为17.59亿元、9.67亿元、3.92亿元。

海信电视采取通常是激光电视、ULED和OLED的三种主流技术。

这两年海信做的是一方面强推ULED电视,本质是LED背光源电视,是相对落后的技术,另一方面则是力推激光电视。

而当时在海信不怎么得宠的OLED技术,画质稳定,在色彩准确度、色彩亮度和色彩容量方面表现更好。近几年OLED电视蒸蒸日上,成为市场主流,三星、LG、创维等多家电视厂商相继入局。

直到2018年,海信视像才姗姗入局OLED电视战场,公司通过收购东芝TVS公司借由其的OLED技术得以在2018年推出已经成熟的OLED电视产品,算赶了场末班车。

不难发现,海信收购东芝电视就是冲着OLED技术的专利而来。收购时东芝TVS公司仍然处于负资产状态并且持续亏损,业界普遍不看好海信视像收购的举措,更将东芝TVS公司看作是“财务垃圾”。

然而不到1年时间海信OLED市场份额就超过10%。根据中怡康线下月报数据,2019年12月,海信OLED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量占有率达到11.59%,上市仅3个季度,海信OLED就创造出增幅最快的奇迹。

反观这两年海信一直强调的激光电视,号称是唯一的国产自主可控技术。诚然,海信已成为“中国激光电视第一品牌”,这确实是一个优异的成绩。但被海信爆吹的激光电视的发展却并不如海信视像所预料的那样顺利,激光电视的售价不菲、用户不买单等等都是阻碍其在市场发展的重要原因。

在海信电视天猫旗舰店,两款U9E的激光电视几乎无人问津。

疫情期间,每个企业都不容易。排除这些因素,海信本身也有着单品选择站队失误以及对市场的过度自信,导致黑白两家电都出现了营收天花板以及净利润持续走低的困境中。随着外部局势不确定性越来越高,电器行业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2020年虽然很难,海信选择先自救活下去。

本文首发于“猫财经”微信公众号。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