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自由市场的美国要搞资本管制了?达利欧:正如我所料

2019年10月8日 11:1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 TL看世界

正准备发本文时,传来港交所决定不会继续推进对伦交所的并购提议。

当初为什么要收购伦交所?

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伦交所旗下有一家全资子公司,富时罗素,是全球第二大的指数公司。

各位可以查下富时罗素与中国资本市场的相关新闻,并结合本文阅读。

节前的一个传闻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关注。

9月27日,彭博社称,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限制美国资本流入中国,包括将中国公司从美国证券交易所摘牌。

9月30日,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Peter Navarro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任何来自匿名的报道都可能是假新闻,彭博社那个报道中超过一半是高度不准确的,或者说是完全错误的。”

这次的传闻包括两项:

1.白宫正在考虑是否支持并推动参议院马克·卢比奥的《平等法》立法。该法案概述了如果不完全符合美国的会计及监管规则(例如审计方面的要求),则会将中国公司从美国证券交易所摘牌的程序。

2.白宫正在考虑在2020年是否禁止或限制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将MSCI All Country World ex-US 指数(该指数包括了22个发达市场国家和26新兴市场国家的股票)纳入其500亿美元联邦雇员退休基金(美国政府的主要退休储蓄基金)。

首先,美国总统是否有进行上述行为的权力?

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英语: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IEEPA,Title II of 美国联邦公法第95–223号,91 Stat.1626,1977年10月28日颁布),是一项美国联邦法律,授权总统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后规范商业的权力,以应对外国的任何异常状况或特殊威胁。该法案于1977年12月28日由美国第95届国会会议通过,并由吉米·卡特总统签署。

美国总统在紧急状态启动时,拥有广泛、强大的权力,进行管理与其他国家的商务活动(贸易和金融)。

在过去42年中,被启用了54次。历史表明,特朗普可以做到要求将外国股票在美国交易所摘牌,冻结任何外国公司或个人在美国的资产,同时实施外汇管制,禁止外国公司使用SWIFT系统,同时禁止美国公司向其他国家外包业务。

10月1日,Ray Dalio (以下简称:达利欧)发布文章进行了分析(有删减)

我认为美国现在身处于一个典型的危险时期中,之前我已经提过数次,即便可能显得唠叨,我仍然要再重复一次。

我相信我们处于一段我们这代人从未经历,但在历史上重复过多次的时期中,最近的一次是在1930s。

我们现在正在被与当时同样的力量驱动着,特别是在1930s后期,有三股力量汇集在一起,他们分别是:

1.自1930s后,美国的贫富差距及政治分歧从未像今天这样巨大,这导致了民粹阴影笼罩着美国,美国国内社会主义者和资本主义者产生了冲突。

参照历史并用逻辑推演的话,这样的矛盾会拖累美国经济、美国政府的运营效率以及更大的问题:

1)美国的政治人物正在减少对法律以及妥协艺术的尊重,

2)美国总统对“国际紧急经济权力”使用的次数越来越多,背离了当年设置该权力的初衷。

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可能是现在美国人此生之中能看到最激烈的意识形态上的冲突,类似于1930s极端法西斯主义那时的冲突。

大选结束后,可能还会出现很多的冲突,税法的变化,财富重新分配,这些都将会对市场和经济造成重大影响。

2. 面对全球性经济衰退,各国央行刺激经济的能力都非常有限(达利欧认为中国在这方面能力很强,详情请见之前的文章《达利欧30分钟访谈,详解看好中国经济的原因》)。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将会不得不同时启动,届时将会出现庞大的财政支出和预算赤字,这个缺口将会由以下途径来弥补:

1)大幅增加对美国国内公司和富人的税收

2)央行发行货币用来购买赤字所对应的债务(将导致美元贬值)

通常,资本为了躲避上述两种情况而会流出美国,资本管制将会随之而来,我不禁想问此次传闻中反常得限制资本流向中国是不是其中的一步。

3. 崛起的大国正在挑战美国,这将会导致许多冲突。

历史上来看,主要是:1.贸易争端、2.资本争端、3.科技争端、4.地缘政治争端。

我在此对贸易争端不进行展开。

关于资本争端,我们不得不警惕美国总统有能力单方面切断流向外国的资金,包括停止对所欠债务的还款,并禁止美国的非金融企业与外国企业进行交易。

我们可以看看在1930s末到1940s初,美国总统使用了特殊紧急权力冻结了日本资产,以及对日本实施石油禁运。

根据1977年《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当今美国总统是容易获得该权力的。

它使总统有权单方面施加外汇管制,冻结资产,以应对来自美国境外的“任何异常和非同寻常的威胁”,这些举动对资本流动性的影响重大。

比如,如果你是持有美国国债的外国投资者,你会怎么做?

当然了,抛售美国国债也会对债权国产生较大的影响。

但是无论如何,以前我们不用担心此类事情,现在所有市场参与人士都需要关心。

关于地缘政治争端,中国的韬光养晦和厚积薄发让许多国家意识到回避比起正面对抗要好,这在亚洲和一些其他洲的国家已经发生了。

越来越多的国家面临着选择与中国结盟还是美国。

他们通常会根据经济和军事上得失进行选择,几乎没有例外。

他们在经济上希望与中国站在一起,因为中国在经济上对他们更重要(因为贸易量和资本流入都更大)。

而在军事方面,相对于美国,中国的军事能力(包括网络上的)正在提高,特别是在亚洲。

结果,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正在赢得这场地缘政治战争,特别是在亚洲。

决定未来走向的重要事件之一就是谁将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获胜。

在大选之后,真实的画面将会浮现。

长期来看,排除任何大的变化,中国更有优势,因为增长比美国更快。

问题是这个世界是不是会

1)和平的朝着两个不同的势力范围发展,中国成为东方的主导力量,美国则是西方的主导力量。

2)出现各种形式的争端,制造更多的痛苦。

上述的三种影响,我已经根据历史以及逻辑推理进行了详细的预测。

这样做是为了对比真实发生的和我的预测,如果两者基本相同,那么我认为将会继续按照我预测的发展。

如果不同,那我将放弃我的理论并重新调整。

在我看来,如果美国真的进行资本管制是符合预测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