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前理事詹姆斯:“裸泳”时刻来临

2020年3月11日 22:17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2020年3月11日报道,美国专栏作家詹姆斯·B·斯图尔特(James B. Stewart)近日撰文称,美国裸泳时刻到来,金融系统面临真正压力测试。

詹姆斯是美联储前理事,《Times》的专栏作家, 撰有9本著作,最近出版的著作《深度国家:特朗普,联邦调查局和法治》(Deep State: Trump, the FBI and the Rule of Law)深受好评。他曾于1988年因解释性新闻获得普利策奖,并且是哥伦比亚大学商业新闻学教授。

詹姆斯在近日的评论中引述了著名投资者沃伦·巴菲特的名言: “只有当浪潮退却时,您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詹姆斯认为,现在潮水再次散去,关于谁在裸泳的线索开始慢慢浮出水面。

他的观点是,在新冠疫情失控之下,全球供应链中断,旅游业崩溃,与此同时,全球石油大亨爆发全面价格战,而股票市场则11年来首次步入熊市,自10年前金融危机和衰退以来,金融体系即将经历其首次真实压力测试。

詹姆斯用哈佛经济学教授杰里米·斯坦(Jeremy Stein)在周一说的评论来支持他的观点。杰里米当时表示很担心,道琼斯平均指数下跌了创纪录的2,000点。“我通常不认为股票市场对实体经济具有如此巨大的定量影响。但是,随着信贷市场也开始显示出真正的压力迹象,破坏的可能性就增加了。”杰里米说。

詹姆斯分析,大家都知道,11年前开始的牛市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却只出现过短暂的市场修正,而下一个熊市却一直迟迟未到。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开始怀抱不切实际的预期:在美国的失业率达到历史最低水平,而短期利率仅略高于零的情况下,市场能有多糟?

更何况,如果情况恶化,市场会想,美联储会在那里照顾我们,尤其是当有一个总统总是在那儿大肆鼓吹美联储主席应该保持股价上涨的时候,市场预期更是如此。

詹姆斯引述市场历史学家,InvesTech研究的创始人Jim Stack的观点:“投资者对美联储能控制股市乃至经济的理解错了,这一点正在受到当下市场的严峻考验。”

Jim说:“我担心,在过去的几年中,许多规避风险的资金流入了股市,却没有意识到成熟经济和后期牛市中的固有风险。”

詹姆斯评论说,市场的自满情绪正是滋生过度自信、不可持续的估值,并最终导致熊市的原因。它们往往在投资者最不期望的时候开始,其原因也是是无法预料的——例如冠状病毒的出现。

詹姆斯认为,尽管损害的程度尚有待观察,但毫无疑问,病毒传播将严重损害全球经济活动。仅旅游业就占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的13%。即使削减一半,也将对欧洲第四大经济体及其仍然脆弱的银行体系造成毁灭性的影响。而那只是一个国家,旅游业正在全球范围内暴跌。各种会议被取消,学校面临停课。经济前景急剧下降,这也导致了石油、银行和航空股下跌幅度超过整个市场。

“这不是非理性的投资恐慌。” 詹姆斯在文中说。

他认为股市下跌本身并不会引发经济衰退。过往也并非股灾造成金融危机,但股灾的确暴露出那些按揭抵押证券(MBS,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市场和房地产价格的虚高,进而引发类似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崩溃和全球性衰退。

詹姆斯表示,没有理由相信当今金融系统已经开始积蓄破坏力。“没有人能确定这一点,直到金融系统开始承受压力。”他说,“目前已经出现了一些压力,特别是在信贷市场。”

他分析如下:

由于金融危机后无风险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处于历史低位,投资者涌入了风险更高,收益率较高的债券,尤其是垃圾债券。但自从病毒出现以来,这种资金流动突然逆转了。上周,投资者从共同基金和ETF中撤出了购买公司债券和贷款的122亿美元,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金额。投资者从垃圾债券基金撤回了51亿美元,比此前一周撤出金额(42亿美元)进一步提升。

在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价格战之前,对垃圾债券的担忧在石油行业已经非常严重。能源公司占三级信用评级债券的13%,这是高收益市场的底层。由于价格下跌,这些债券收益率上周飚升至近13%(收益与价格成反比。)

而石油行业的一波违约和破产浪潮,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一些发行人已经在向投资者保证,他们有足够的流动性来偿还债务。但是,大型垃圾债券发行商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的股价周一跌至15美分,一天跌幅达30%。

杠杆贷款(Leveraged loans)是向负债累累的借款人提供的私人贷款。而接下来金融危机中的MBS和抵押债务collateralized debt有可能会成为这类杠杆贷款。正如在金融危机之前将抵押贷款和债务证券打包,分割并出售给经常不知情的投资者一样,在过去十年中,高风险贷款也进行了类似打包,主要是由非银行发行人打包的。鉴于它们的高收益率,有抵押贷款义务或C.L.O.s的名气大增,到去年年底,它们的市场估计已增长至1.2万亿美元。

近期,斯坦教授也对上述情况表示担心,没人知道杠杆贷款在低迷时期的表现如何。他说:“我担心所有非银行的公司贷款。” “信贷的大部分市场在杠杆贷款,最终的供应商是非银行。到目前为止他们做得很好。但是,当第一轮违约来到时,可能会出现泡沫。”

欧洲银行是另一个潜在的薄弱环节。总部位于伦敦的汇丰控股和渣打银行已经因为冠状病毒而发布了盈利警告,但如果危机加剧,其他银行都可能面临风险。

斯坦教授说:“意大利始终离危机仅一箭之遥。”“如果意大利银行遇到偿付能力问题,欧洲央行将必须采取行动。”

市场多年来一直处于低利率状态,但这也给美联储留下了很小的回旋余地。斯坦因教授曾在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理事,他说:“如果我仍在那儿,我必须投票支持降息。” “但是那会产生多少影响呢?10年期的利率已经低于0.5%。”

一个答案可能是通过积极的财政刺激措施而不是货币政策。斯坦教授说:“第一道防线必须是:阻止病毒。”“第二应该是财政政策。给大家一个快速的减税措施,以使那些错过几张薪水单的人不会立即陷入困境。”

詹姆斯认为,如果诚如斯坦所预期,那么大家就要关注特朗普政府的财政政策如何运转。而特朗普嘴巴上说疫情不会影响经济,但他实际上已经开始采取减税举措。

“至于效果如何,大家只能走着瞧!” 詹姆斯说。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