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教授 | 信息瀑布和投资决策

2021年7月18日 10:0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张晓泉

奇点财经推送于7月18日

信息瀑布是金融市场里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
假设你要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选择一家餐厅,根据自己对餐厅的调查(你搜索了大众点评、Yelp、Tripadvisor,问了熟悉这个城市的朋友,酒店前台也给了你一个必吃清单),你决定去餐厅A。

然而,当你到达时,你看到餐厅A只有零星几桌人吃饭,而隔壁的餐厅B几乎是满的。如果你相信其他食客的口味与你相似,而且他们也掌握了一些关于在哪里吃饭的信息,那么你的选择很可能是加入到餐厅B的人群中去。但是这个决定非常反常识:为什么你做了详尽的调查和研究,但是最终你只是看到这些人的行为而没有看到他们决策的过程,还会觉得别人的选择比你自己的选择要好呢?
 
我们简化一下问题:假设有一个不透明的瓶子,里面有两种颜色的一共100个小球:红球和蓝球。我们不知道两种颜色小球具体的比例,只知道它们的数目不相同,一种颜色比另一种颜色的小球多。

找一群人开始取出小球,每个人自己看一眼再放回去(这样两种颜色的数目不会改变),然后向所有人宣布自己的推测:也就是自己认为红球多还是蓝球多。每个人都可以独立做判断,当所有人都看完了之后,所有人可能共同掌握了真实的小球的数目。然而因为每个人并不是告诉所有人自己看到的是什么颜色,而是告诉所有人自己的判断,最后的群体的判断却可能是错误的。
先联想一下股市的投资者是不是这样的:一只股票可以有成千上万的影响因素,而每个投资者都可以看到一部分的信息。
举例来说,特斯拉汽车的未来可能受电池技术的影响,有的投资者对电池技术很熟悉,就可以对未来电池技术的发展如何影响特斯拉作出一个判断;另一个投资者则可能对计算机视觉比较了解,他能更好的判断特斯拉在识别路况方面的未来有没有巨大的技术障碍。还有的投资者可能对公司的运营、管理团队的健康情况、竞争对手的布局等有独特的信息。这就像前面摸小球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观察。
同样的,如果所有人都告诉别人自己看到的信息,综合所有信息我们就能得到最好的对特斯拉的判断。然而在金融市场里,每个投资者都是通过交易来传递自己的信息的(也就是只通过买和卖来宣布自己的判断,而不告诉别人自己的信息),这样就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决策错误。
 
为什么呢?还是以小球为例来看。
 
假设前两个人都摸到了红色的球,他们也没有别的信息,基本只能告诉所有人自己的判断是红球多一些。一旦他们说了自己的判断,结果会导致后面所有人(不管他们拿到什么颜色的球)都会宣布自己的判断是红色球多一些。
 
如果只是碰巧前两个人拿到了红球,后面的人都是蓝球呢?第三个人会觉得即便自己拿到的是蓝色的,但是只占比三分之一,红球多的概率还是大一些,于是这个人会忘掉他拿到的独特信息(蓝球)而宣布自己的判断是红球多。第四个人拿到蓝球,这时虽然实际上红球和蓝球各占50%,但是从前面的人宣布的结果看,即便这个人宣布他判断是蓝球,蓝色也只占四分之一的比例,连他自己也会相信红色球多的概率大一些,于是他也会宣布自己的判断是红色。后面的人越来越不可能判断蓝球多了,因为前面的人都判断红球多。第n个人拿到蓝球后会发现自己说蓝球胜利的概率只有1/n,随着n变大,这个概率就越来越小。
 
这个过程在经济学里面被称作信息瀑布(information cascade)。这个概念常常和羊群效应(herding)和社会从众(social conformity)混淆,但是这三个概念之间是有区别的。
 
信息瀑布和羊群效应最大的区别在于,在信息瀑布中,个体会试图对决策做优化,并主动忽略自己的私人信息,而跟随前人的决定(例如:即便拿到了蓝球也不会判断蓝球更多,即便自己做了很好的调研选定了餐厅还是会去人多的,底层的原因是每个个体认为之前的证据足够强大)。
 
在羊群效应里,个体不一定会忽略自己的私人信息。但是个体往往会放大某个信息,并让自己相信和大多数人一起做决定是安全的。原始人的时代,随着大多数人做同样的行为显然更容易让人生存下来,这个寻求和别人一样而获得安全感的需要应该是被写在人类的基因里的。
 
从本质上讲,存在信息瀑布的时候,人们会对别人的判断有强烈的信任,而这种信任强烈到以至于每个个体所拥有的任何信号都不足以推翻当前主流的信念(即便后面所有人都抓到了蓝球,大家也仍然判断红球多一些,因为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拿到的蓝球不足以推翻前面的主流判断)。正因为如此,新的信号(抓到蓝球)很难改变已经存在的共识(红球多一些),而个体的观测不再具有信息量。想象一下,100个球里面只有1个红球,单单因为前两个人碰巧拿到了这个红球,后面绝大数量出现的蓝球也难以撼动大家认为红球多的主流观点,而拿到蓝球的人也都在完全理性地说自己的判断是红球更多。
 
信息瀑布和社会从众的区别则是:社会从众并不需要参与者认为这个选择是最优的。例如你到了一间新的公司,发现好多同事都喜欢穿绿色的裤子。你并不喜欢绿色,你也不觉得绿色的裤子会让自己更聪明或更开心,但是迫于公司内部无形的社会压力,你觉得自己也需要买条绿色的裤子穿。
 
股票市场一般不会存在社会从众效应,但是信息瀑布的效应则非常危险,它会让交易者忘掉自己的信息而选择跟随别人的行为。
 
在金融市场上,信息瀑布很常见。例如,一个普通人可能认为电视上的股评者比他们拥有更多的知识和信息。正因为如此,他们就会模仿这位专家的选股。人们可能会和邻居聊股票,听到邻居夸耀自己的一只股票后,人们很可能也会关注并选择同样的股票。另一个邻居注意到这两个人都选择了同样的股票,就认为这只股票一定是好的选择,而原因则仅仅是因为不止一个人选择了它。
 
信息瀑布最大的问题就是虽然所有人都是理性的并有信息,但是所有的参与者都没有用信息来支持他们的决策。如果信息瀑布的初始源头是不可靠的(例如开始那两个碰巧拿到了少数红球的人),那么很悲剧的事情是虽然市场的所有信息都已经被所有人得到了,但是最终的决策却没有用到这些有用的信息。
 
在红球蓝球的实验里,那些拿到蓝球的人根本无法让这个信息进入决策过程中去。同样的,在股市里,一个非常清楚特斯拉的计算机视觉系统无法做到安全处理各种路况和天气状况的人,本应该选择卖出这只股票,但当他看到股价一直在涨时,他会觉得也许特斯拉在别的方面得到了什么突破性进展而自己还不知道,于是他也选择买入(也就是说,他的信息虽然是负面的,但是他的行为在别人看来却给了股价正面的支持),他的看空的信息根本就没有进入市场。
 
不管原因是什么,人群合力往往会产生巨大的力量。市场上的泡沫和崩盘常常是因为交易者同时往一个方向操作造成的。市场的巨变(无论是涨还是跌)并不是在人们有分歧的时候,而是当人们由于信息瀑布的原因而众志成城的时候。
作者简介:张晓泉,张晓泉教授(Michael 麦教授)是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和终身教授,担任香港深圳联合金融研究中心的主任,在经济学和管理学的多家顶级期刊发表多篇论文。他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斯隆管理学院(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获得管理学博士学位,此前在清华大学获得管理学硕士,工学学士和文学学士的学位。 他曾经从事过的工作有:投资银行分析师,证券公司顾问, 目前运营一个A股量化私募基金。(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