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被市监局重罚34.42亿!外卖“二选一”被判滥用地位

2021年10月9日 23:01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实习记者金桔09

香港奇点财经10月9日报道。国家市场监管总局10月8日对美团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责令美团停止违法行为(即不得限制平台内经营者与其他竞争性平台合作),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89亿元,并处以其2020年中国境内的销售额3%的罚款及34.42亿元。其他处罚还包括要求美团收到处罚决定书起15天内提交改正违法行为情况的报告。

市监局还向美团发出《行政指导书》,提出15条改进措施,要求美团明确整改任务和完成时限,于10月29日前报市监局。而且,在未来3年内,每年12月31日前都要向市监局提交自查合规报告,并要求美团公司主动向社会公开合规情况,接受社会监督。

对此,美团做出回应:将诚恳接受,全面深入自查整改,杜绝“二选一”。

奇点财经从市监局网站获得的美团行政处罚决定书(国市监处罚〔2021〕74号)全文。根据有关材料,美团网于2010年3月在北京创立,2015年与大众点评网合并,同年9月在开曼群岛设立公司主体,2020年9月更名为美团,公司董事长和最终控制人为自然人王兴。

处罚决定书称,根据举报,2021年4月起,市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以下简称《反垄断法》)对美团的涉嫌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开展了调查。期间,市监局进行了现场检查、调查询问,提取了相关证据材料;对其他竞争性平台、平台内经营者及相关行业协会广泛开展调查取证;对本案证据材料进行深入核查和大数据分析;组织专家反复深入开展案件分析论证;多次听取当事人陈述意见,保障当事人合法权利。2021年9月26日,市监局按规定向美团送达了《行政处罚告知书》,美团放弃陈述、申辩和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七大因素判定垄断

从决定书来看,市监局对于美团的“垄断”判定主要有七大理由:

首先,美团的市场占有率超过50%,因此市监局认为公司拥有市场支配地位。从平台服务收入情况看,2018—2020年,美团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收入在中国境内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7.3%、69.5%、70.7%;从平台餐饮外卖订单量看,2018—2020年,美团平台餐饮外卖订单量在中国境内主要网络餐饮外卖平台合计订单量中,份额分别为62.4%、64.3%及68.5%。

其次,从2018—2020年数据来看,中国境内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的HHI指数(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分别高达5543、5753及5854,CR2指数(市场集中度指数)分别为99.16、99.92、99.98,显示相关市场高度集中。

第三个理由是美团拥有较强的市场控制能力,包括在与餐饮经营者的商业谈判中有较强的定价能力,以及具有控制平台内经营者获得流量的能力,并且能控制后者的销售渠道。

“当事人通过制定平台规则、设定算法、人工干预等方式,可以决定平台内经营者及其餐饮外卖商品的搜索排名及平台展示位置,从而控制平台内经营者可获得的流量,对其经营具有决定性影响。”市监局给出的调查结论称。

市监局列出的第四个理由是美团有较强的财力和先进的技术条件。从财力看,其中国境内营业额在2020年达1147.48亿元,经历数轮融资后2018年在香港上市,至2020年12月市值约1.8万亿元。从技术条件看,美团拥有海量的交易、支付、用户评价等数据,其研发的基于位置的算法系统可以为用户精准“画像”,提供个性化、针对性服务。

第五个理由是其他经营者在交易上高度依赖美团。截至2020年底,美团日活用户数2230万,且用户黏性较强,令平台内经营者难以放弃当事人平台的庞大消费者群体,放弃美团会严重影响营收,而且在美团积累的数据也难以迁移至其他平台。

第六个理由是相关市场进入难度大。市监局认为,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进入成本高,新进入者达到临界规模难度大,而且获客成本逐年在升高,令潜在竞争者进入相关市场的难度逐年增加。

最后,美团的关联市场布局巩固并增强了市场力量。市监局认为,美团在到店餐饮消费、生活服务、酒店旅游、出行等多个领域和餐饮外卖上下游进行生态化布局,深化经营者的依赖。

滥用支配地位的认定

除了对美团的垄断地位提供证据,市监局也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罗列了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事实和依据。包括采取多种手段促使平台内经营者签订独家合作协议,通过多种方式系统推进“二选一”行为,以及实施并采取多种措施有效保障其“二选一”行为的实施。

在调查中,美团曾提出反驳,称平台内经营者是自愿与其展开独家合作,而且相关行为是应对市场竞争的正当商业行为。

但市监局没有接受上述解释,认为美团对非独家合作商收费更高的费用,而且平台内有大量经营者被处罚,都证明“自愿独家合作”是假;而且美团的有关行为排除、限制了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竞争,损害了平台内经营者的正当利益和消费者利益,阻碍平台经济创新发展。

综合上述,市监局表示,美团所为严重违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关于“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的规定,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行为。

美团不是唯一

今年,中国一直对企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予以高度关注,对于不少知名企业的不合规行为做出相应处罚。

除了对网络餐饮外卖平台服务市场的监管,今年3月,监管总局还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 十荟团、食享会等五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这些社区团购企业利用资金优势,大量开展价格补贴,进行不正当竞争,扰乱市场价格秩序。

在网络游戏运营服务方面,关于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案反垄断审查,市场监管总局认为,此项集中对中国境内游戏直播市场和网络游戏运营服务市场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禁止此项经营者集中。

除此之外,市场监管总局还在今年公布涉及银泰商业、腾讯、百度、滴滴、美团、京东、苏宁等企业的10起互联网领域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行政处罚决定。此前,市场监管总局就已公布了阿里、阅文、丰巢3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这展现了市场监管总局在“十三五”时期强化经营者集中合规监管的一个缩影。

值得注意的是,美团已经不是第一次面临处罚。2021年9月,美团就在青岛一审中被判赔偿给“饿了么”100万元。在2021年2月和4月份,美团分别在浙江金华、江苏淮安被判赔给饿了么100万、35.2万元。三次被罚的原因,都很一致,都是因为“不正当竞争”。

有关统计显示,2018年1月至今,美团外卖包括其在各地的分公司在全国34个城市累计被行政处罚64次,没收违法所得33次,共计12万余元;罚款58次,共计650余万元。这次,美团终于认清事实,态度优秀,此后,它只要如其回应的:遵从监管,落实调整,合规经营,根除“屡罚屡犯”的弊病,依然未来可期。

而其他企业也应借鉴一下抄作业,自纠、自查、自省,毕竟,反垄断不是要终结一家企业,而是要划清底线规则,也要促进发展。更长远地看,只有以一种更公平、开放的形态,才能继续创造社会价值,实现自我价值。

本文为香港奇点财经原创。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阅读更多新闻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