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盈创办人涂鉴彧独家专访:ESG数据价值凸现 搅动万亿投资市场

2020年2月14日 18:0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Singularity Financial

奇点财经香港2月14日

ESG策略的出现,正改变基金经理们对于公司价值的评估模式——不论是主动投资基金,还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如果对ESG还只停留在满足监管的信披要求,抑或是视之为提升品牌的手段,将会缺席即将到来的ESG投资盛宴。

所谓ESG,即环境、社会及管治(Environmental,Social and Governance)的英文缩写。据奇点财经收集的数据,有关ESG资产早在2018年底已近37万亿美元,其中52.6%为欧洲投资机构,38.1%为美元投资机构。2019年的数据只增不减。

ESG已经是全球最受关注的主动投资策略之一。全球规模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的CEO在2019年8月大胆预测,未来5年内所有投资者将会考虑用ESG指标进行公司价值评估。英国最大、欧洲第二大的主动管理基金公司、AUM达6691亿美元的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公司宣布,已完全采纳ESG流程进行组合配置,并在全球聘请了超过50名的ESG专家协助制订投资策略。

从金融学理论来看,良好的ESG指标能有效降低企业的不确定性,降低市场对于此类公司的预期回报率,从而提升企业整体价值。但实践中,ESG指标信息很难获得,因此在过往,企业估值方法严重依赖财报而忽略了ESG信息的重要性。

显然,将来谁能为全球重量级的主动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ESG数据,谁就能在这个万亿级别的市场里占据先机。

在大中华区ESG数据市场里领跑的是一个年仅32岁的创业者——来自西安的涂鉴彧(Jason)。他在2016年创办的妙盈科技,已覆盖超过80万家中国公司的数据,一站式整合超过120个可验证的ESG绩效点。妙盈在ESG数据方面的业务发展得到李嘉诚私人基金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s)的支持,在刚刚完居的A+轮融资中,该公司继续领投,这也是该机构2017年以来对妙盈的第二次投资。

妙盈有何优点能吸引“李超人”的关注?它在ESG数据市场上如何对自己进行定位?带着这些问题,香港奇点财经 (“SF”) 于2020年2月10日对Jason进行了独家专访。

SF: 妙盈旗下现有三大业务平台:ESG风险管理(AMI)、投资组合风险管理(PortX)以及高净值人群图谱(WealthLink)。能否介绍一下这些产品都各自针对哪些客户群体?

Jason:我们公司主要聚焦企业另类风险数据,比如公司管治、监管、社会舆论产生的风险信号。这些产品的用户主要围饶资产管理为主的机构投资者。AMI是以搜索引擎及监控为主,Portx是以组合为基础的,针对组合管理。客户可以把自己的投资组合注入该平台,Portx会告诉客户,其组合和标准组合之间的ESG风险差异。很多客户既有PortX 也有AMI,因为这两者实际上是一个整体,本质上是同一类别。

图:妙盈为客户提供ESG风险监测数据

来源:妙盈网站

WealthLink是针对股东、企业高管图谱为主的数据产品,因为投资者不仅需要了解公司的业务,也需要了解企业最终控制人或是实际管理层的情况。举个例子,提起雷军可能大家会想起小米,但实际上与之相关的公司有200多家。一些私人银行会需要了解这些特定人物的财富及业务分布,类似监管机构的KYC(了解你的客户)要求。

另外ESG投资机构也会用我们的这个产品,因为它们需要公司管治信息,比如想知道某个人在多少个不同的公司里担任董事职务等。

我们的客户,第一类是资产管理机构(asset managers);第二类客户是资产/企业最终控制人(asset owners);第三类是卖方机构(sell sides),如一些券商研究机构等;第四类是商业银行及私人银行;第五类是公司服务机构(corporate service providers)。

SF:公司的收费模式是怎么样?你们的业务发展情况如何?

Jason:我们的客户都是收费客户。收费模式是套餐制,因为我们尚在扩张阶段,因此愿意低价扩大市场份额。比如我们会给小客户分配10个账户,大客户50-100个账户,现阶段允许客户不限量使用我们平台数据。

从客户来源来说,香港与新加坡的占70%,内地占30%。从金额来看,比例则会平均些,在中国内地有不少大机构愿意花更多的钱来使用这些数据。

SF:公司的ESG平台是2019年推出,能否介绍一下为什么当时打算发展ESG另类数据产品市场?

Jason:其实我们这个战略是2017年制订的,并在2017-2018开始布局。只是到了2019年,我们更突出了“ESG”的品牌。

在2019年,中国基金业协会、中国证监会等密集出了很多ESG方面的政策,包括可持续发展应该如何做,2020将实现ESG强制信息披露等。所以我们2018年底至2019年推出这个产品,谈不上战略转型,只是品牌更突出。

SF:你们如何看ESG投资的发展趋势?

Jason:我们是刚创立不久的公司,因此在判断自己产品市场的时候,一定是因为看好它的未来是蓝海。

那为什么我认为ESG投资会是一个不断上升的趋势?其实大家想一想,市场对公司的估值过去近100年都没变化,是从本杰明(编注:Benjamin Graham,价值投资之父,巴菲特的老师,注重财务报表分析及安全边际的重要性)开始就没有大的变化,主要是依据利润率及现金流来判断企业价值,看它能赚多少,账上有多少——但是这个模型现在看来有其缺陷,因为很多上市公司在业绩发布会之后,仍然是无法评估其估值的。比如有些公司明明在赚钱,但股票却不涨。

所以,我们需要从另一个维度来评估企业价值。而且,近年来,越来越多人认为,公司的价值,是与企业家是否推动社会或技术进步相关,而非以前说的只要给股东创造价值就行,这也是公众对于企业认识的一种整体性转变。

2018-2019年,我们发现随着全球化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开始关注气候变化、绿色金融、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我觉得社会认知已攀升到了一个重要节点:即判断一个公司的价值到底如何,已经不能只关注其财务报表。我们的产品正是顺应了投资界的这种共识。

图片说明:妙盈认为关注ESG数据的重要性已经成为投资界重要的共识

来源:妙盈网站

SF:ESG投资有许多维度,国内外一些ESG相关公司,都会提供ESG评级或CSR产品,你们跟他们有什么异同?妙盈科技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Jason:国际上有许多ESG公司是做评级业务。我们现阶段也有涉及部分ESG评级业务。但和这些公司不同,我们现阶段公司的业务核心仍然是数据和技术这两块,而且可能未来两年均是如此。

为什么呢?这与这个行业现阶段的特点相关。目前很多评级其实评出来的结果差异非常大,五花八门。是因为首先这些评级都太依赖上市公司的ESG报告或是CSR报告,而这类报告一年才披露一次,频率太少。

其次,这类报告太偏主观陈述。一般的ESG报告不像财务报告,它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上市公司想偏重写什么方向就写什么。

第三,这些ESG报告的方法论及数据质量也远远没有达到一个可统一对比的阶段,即它并没有一个全行业可对比的标准。

综合这些分析,我们认为ESG评级还是偏早期,现阶段AI还帮不上什么忙,它要发展的前提是行业内要有统一的标准共识。即便是海外的评级公司例如标普等,就算有自己的方法论,如果缺乏有效数据,也是没有办法解决上述矛盾的。所以ESG的数据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而且我们要收集的数据,不仅仅是靠公司说了什么,还要收集其他人说了什么,以及相关方面数据(如果只是看这家公司自我披露的报告,其实这些数据的意义不大),精髓就是它在公众的图谱是怎么样的;而且我们需要频率更高的数据。这就是我们对自己的确切定位。

图:妙盈提供的ESG数据分类

来源:妙盈网站

SF:我们知道,数据收集是很难的,而清洗数据也是很难的。这方面你们有什么优势吗?在收集数据的时候,可能会涉及诸如股东权益保障、版权、人员薪酬等诸多敏感信息,而且有些涉及个人图谱的内容甚至可能会涉及隐私。像这些比较独特的信息,你们如何能获取,而且如何向你的客户证明你们收集的这些数据比竞争者要有效?

Jason:收集数据和对数据进行AI分析是我们的强项,你所提及的问题,实际上涉及到我们的方法论问题。

首先说说,我们怎样拿,以及能拿到什么样的数据问题。我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比较好。比如说各国都很重视避免“职业歧视”问题,这是全球ESG标准都非常重视的。你如果去看内地上市公司递交给中国证监会的CSR报告,从来不会有人主动提自己有职场歧视(不论是年龄歧视还是性别歧视)。

但我们的团队可以通过各种公开渠道去收集一些公司的职场信息。比如通过求职网站,通过这些公司自己贴出的招聘广告,再通过AI方法去筛选处理,可能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这里其实有两个步骤,第一步是要让AI通过学习来判断,哪些数据是被研究的公司的——要做到这一点听起来容易,做起来实际是很难的。比如国内有个很有名的“小黄车”,其实“小黄车”并不是该公司的注册名字,而且小黄车本身也不是注册的名字。所以如果你要如果要收集“小黄车”信息,你怎么确定收集到的数据就是你想要的“小黄车”这家公司的呢?我们有一套算法可以做到。

第二步是如何用这些数据来评估ESG标准,这也是个难点,但我们可以通过AI来对这些数据进行分类。接着客户从会这些经过清洗后的数据来判断,比如某公司贴出的50个招聘里面,有多少个是带歧视标准的,那么客户就可以自己去得出结论。这种信息并不是被研究的公司主动提供的,而是我们客户自己对比了数据之后得出的结果。

其次,对于你提及的数据可能涉及隐私的问题。我们重视的是公司及其最终控制人的信息,但不会拿身份证号、地址等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一来这么做涉及法律风险,二是这些数据其实对我们没有用——我们只关注这个人拥有哪些公司,这些公司的业务是什么,这类数据都是公开的。

我们目前数据库里中国的公司库已经有1.2亿家,已经多到人手无法处理,只能用AI处理。我们处理的是业务信息:比如这家公司的股东是谁、业务是做什么,这都是公开信息。又比如,如果是一家上市公司或是发债公司,我们可能关注更多一些,例如需要了解上市主体与发债主体的利益关联方、上下游企业等——这些都是国家要求披露的。还有另外像环保处罚、质检总局的质检信息等,这些都是公开的。

SF:能否介绍一下你们的数据来源?

Jason:我们的数据源都是官方的、公开网站的信息,包括一些政府部门及法院的信息,哪怕还没判的案件,我们也会收集,这些信息是面向公众的,只是没有人去整理。总结起来大概有几大类:

第一类是政府和政府监管部门(watchdogs)。

第二类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比如招聘网站等,这些机构它们是跟我们合作的,另外又比如计算污水排放量的合作方等。

第三类是官方媒体,它们的信息会比较准确,不太可能出现谣言。

第四类是社交媒体,它们通常发布信息会比较快,但毕竟不是官方媒体,需要有技术去分析是否有问题。

SF:公司的ESG业务在中国内地市场面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在香港市场呢,现在最大的难点是在哪里?

Jason:刚才我们说目前我们客户从数量来说,内地占30%,香港和新加坡占70%。这里有原因的,主要就是海外市场对ESG更注重,很多客户有钱有团队投入在这方面。

第二,资管经理方面,海外的机构对于ESG概念更熟悉,它们内部已经形成一个很好的衡量数据的方法论。

在中国内地,我们发现ESG的兴趣在2019年上升得非常快,UNPRI(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即由联合国支持的“负责任投资原则”组织)增加了几十家,我们也是他们的成员之一。

但也要看到,内地市场仍然处于春秋战国时期。它对ESG数据使用分成几种:一是用ESG数据来分析风险,这是很明显的应用。二是用数据来防范风险和产生回报,防范风险容易理解;产生回报方面,国内投资者的回报机制还在探索中,海外对ESG回报这一块做得更好、更成熟。三是提升品牌需求,这是国内当前使用ESG数据的主要原因。

我们目前在内地市场上最大的挑战是:要看什么时候中国内地的资管公司能形成内部驱动的方法论和风险管理机制,来主动使用ESG数据促进投资决策。

在香港和新加坡,推动ESG服务会容易很多,这块业务增长很快。香港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让全球投资人更加关注亚洲市场的ESG这个话题。

具体来说,我们有许多香港、新加坡、欧洲、美国的机构客户,他们已经有很成熟的评估体系,他们总想把这些标准生搬硬套到亚洲市场来。 比如按他们的标准,在公司管治方面,欧美的准则在中国有可能就没办法协同。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国企的董事长出现正常变更,这在A股或是港股极有可能不会对股价有什么重大影响,但在海外并非如此。

又比如,不少在港上市的国企或是A股都有“精准扶贫”、党建等要求,这些在欧美国家盛行的ESG投资方法论里,是需要仔细研究的。因为这些因素对于风险-回报是如何产生影响,这是欧美投资者可能需要进一步知悉的。

SF:用ESG来促进投资这主要是资产管理机构的目标,就你们所见,上市公司会有动力去推动ESG吗,会不会国企更有动力?

Jason:有一些上市公司有动力把自己的ESG披露出来,香港的上市公司会做得相对好一些。A股里近3700家公司中,披露CSR报告的大概只有1000家大的公司。其中ESG报告写得好的,又大概只有200-300家,其他600-700家是写得五花八门,没有一个行业统一标准,没有好的ESG数据。

国企应该说受到的关注度也是最多,所以动力也较强,但不代表说国企是推动ESG的最大动力,因为很多私企也在努力。我们覆盖的上市公司中既有A股,也有港股,还有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