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的加密币挂钩票据都挂了哪些票?

2021年3月13日 01:59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首席记者马可诚、特约记者陈岱琳发自香港

摩根大通(NYSE:JPM)最近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一款特殊的约一年期挂钩票据(Linked-Note,部分交易员亦称之为“挂钩债券”)产品,允许投资者可以通过这个1年期左右的挂钩产品,追踪11只股票的表现,而这11只股票的价格,又与加密货币特别是近期大热的比特币息息相关。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

在香港,摩根大通的昵称是小摩,以示与大摩(摩根斯坦利)的区别。不过事实上,摩根大通的资产要庞大得多,尤其是它的触角遍布在全球各地,它所能提供托管的资产品种也是全行业里的佼佼者。尽管小摩偶有一些市场动作传出,但它大部分时候,还是给外界比较中规中矩的大行形象,而为加密货币设计关联产品,似乎与小摩的传统形象不符。

不少市场人士还记得,摩根大通CEO 杰米·戴蒙(Jamie Dimon) 在2017年接受CNBC的访问时表示,他会“秒开”任何交易比特币的交易员。当时这个CEO很认真地指出:“这违反了我们的规定,而且很愚蠢。”

有人认为,可能是2020年以来,比特币的暴涨,不但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习惯,也改变了杰米·戴蒙对于比特币的看法。不久前,就在比特币突破5万美元大关时,还有更激进的人士认为,或许小摩的董事会应该首先秒开戴蒙。

挂钩票据底层资产揭密

根据小摩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供的资料,此挂钩票据名称为“摩根大通加密货币风险敞口篮”(JPMorgan’s Cryptocurrency Exposure Basket)。这个票据的内在价值由其持有的一篮子股票决定,这一篮子股票共有11只,要么是大量拥有加密货币的上市公司,或是经营与加密货币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

这一篮子里的股票获分配的权重不平均。摩根大通分配20%的权重给微策略软体公司 (NASDAQ:MSTR),有18%配置在 Square Inc (NYSE:SQ) —— 两家均是在比特币方面有大量投资的科技公司。

根据维基资料,2020年8月,微策略考虑到现金的回报率太低,加上美元贬值,因此投资2.5亿美元购买比特币作为公司的储备资产,随后几个月,公司不断加仓,当年共斥资近10亿美元购入比特币——成本价为15,964美元/枚。

Square则是在2020年10月将其总资产的大约1%(5,000万美元)投入了比特币,理由是公司认为比特币“未来可能会成为一种更普及的货币”。该公司于2021年2月又购买了价值约1.7亿美元的比特币。

此外,摩根大通在加密货币挖矿公司Riot区块链公司 (NASDAQ:RIOT) 和加密货币挖矿芯片制造商英伟达(NASDAQ:NVDA) 也各配置了15%的持仓。前者(Riot Blockchain)的业务是致力于通过“工作量证明”挖矿,来支持比特币生态系统。公司自称是北美最大的美国上市比特币矿商之一,公司相信比特币的商机。而英伟达则毋庸讳言,是芯片制造的全球顶尖企业之一。

在11只股票中,前上述4只股票已占去整个篮子的68%,因此摩根大通在挂钩票据的销售文件中提醒投资者,投资者的回报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上述股票的表现。

其他在投资组合的股票还包括,贝宝(PayPal Holdings, Inc.,NASDAQ:PYPL,占10%),超微半导体(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c.,NASDAQ:AMD,5%),台积电(TSM,5%)、洲际交易所集团(ICE,4%)、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4%)、全美第一家接受比特币作为商品付款的大型零售商Overstock.com, Inc.(OSTK,2%)以及Silvergate Capital Corporation,(银门资本公司,NYSE:SI,2%)。

从上述权重并不相同的底层股票配置方案,可以看出这些入选股要么是直接拥有大量的加密货币,要么是经营与加密货币相关的业务。

加密币挂钩产品的迷思

外媒披露,在摩根大通推出上述产品之前,已经有摩根大通的策略师在与客人的交易中开始分配约1%的加密货币。

策略师给出的解释是:“这样做,能够对冲传统资产类别如股票、债券及商品等资产类别的价格‘通胀’。”

摩根大通并没有向外界披露,设计上述产品是否是为了跟住比特币走势。但需要指出的是,摩根大通的这款产品并没有直接挂钩比特币——事实上,鉴于美国证监会迄今没有批核任何以加密货币作为底层直接资产的ETF产品,摩根大通的这款产品可以视为加密币ETF的间接“仿制品”,即用11只有可能价格表现和比特币紧密相关的股票组合,来间接跟进比特币的走势。

但这款产品设计的背后,还是有些令人迷思之处。

比如非常令人惊讶的是,拥有价值超过$1.5亿美元比特币、并且宣布有可能会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货币的特斯拉(NASDAQ:TSLA),竟然没有入摩根大通的法眼,没有在挂钩票据底层投资组合里。

而且,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在2021年初披露的一项研究,比特币并非像摩根大通的策略师所说的,是一个好的“避险”资产——WGC的数据发现,当纳指暴涨暴跌时,比特币几乎出现同样的涨跌行情;相比之下,黄金与股票之间反而有更强的负相关性,能给投资者带来资产多元化的好处。简单来说,WGC的证据显示,直接买比特币并不能对冲股票价格的通胀风险。

再从奇点财经获得的上述摩根大通挂钩票据的底层资产情况来看,该产品本质上仍然是一种股票篮子组合的挂钩票据,并没有完全摆脱传统股票挂钩票据(ELN,Equity-linked Notes)的特性——虽然它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比特币价格的影响,但显然它的价格表格并不会与比特币直接挂钩。

而且,尽管名为“票据”,但摩根大通并不向投资者提供利息或股息;相反,它将会在产品存续期间,向投资者收取1.5%的“篮子价值耗损”(Basket Deduction)——几乎刚好抵消了将票据卖给投资者时采取的折让幅度。

在极端的情况下,在该票据的观察日(observation date,2022年5月2日,即以该日的价格计算票据投资人的最后盈亏金额)时,如果其底层一篮子股票的价值暴跌98.5%,则该票据的投资人实际上会在票据到期日(2022年5月6日)进行结算时,亏完所有的本金投入。

因此,投资者可能会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不直接根据摩根大通票据的底层组合权重,自行去购买相应的股票组合呢?

(声明:本文由香港奇点财经原创并拥有全部版权,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