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平豆:在被隔离的日子之三——从北京,飞到新疆来理个发

2020年4月5日 02:41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朱平豆

奇点财经4月5日发布 – 本文为奇点财经[ ESG·公共管治] 专题文章

编者按:朱平豆,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家,中国著名媒体人,曾任职21世纪经济报道资深记者,21世纪财富部负责人。现任滴滴打车副总裁、媒体研究院院长。朱平豆先生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经过新疆而被隔离,他将此次隔离前后的经历及感受以日记形式记录下来。奇点财经已获朱先生授权,将有关内容发表,以飨读者。

以下为文章正文:

看到这个标题,是不是就会想到梁朝伟飞到伦敦喂鸽子?

我当然没有这样的雅兴,或去附庸风雅,但此次来疆,确实想,下了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一家理发店去理发。

大概是四五天前,朋友转来新闻,说是新疆从3月23日开始中小学复学了。我第一件事想到的就是新疆的理发店也一定是可以营业了!然后,就看到这几天新疆甚至影院也开张了,并且票房占到了全国票房的80%以上(不过,基数很低哦)。

这更是可以去理发的佐证。

因为一直酝酿着要去新疆办事,所以,飞到新疆去理发,就成了第一愿望。

知道我的头发有多长吗?看图。

今天是2020年3月24日 ,记得去年的某一天,我踏进理发店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盘算,这个时间点理发是否最为合适?

那一天,是去年的12月24日,离春节是32天,如果理了发,到春节了,又要理发时,正好是春节,春节后10天,基本上理发店开始营业,虽然理发的间隔时间稍许有些长,但还算合理。所以,便把发给理了。

谁曾想,新冠病毒来了。

头发长一些也可理解,但到了2个半月,委实太长了。就天天念叨什么时候理发店可以开张复工……

10天前的一天,与朋友在玉渊潭公园草地上坐着谈事(没有办公场所可进),突然看到公园的一个长廊里,有一位老人,正在给另一位老人理发,用的就是老式的剃子!

啊呀,当时差一点不顾一切,赶快把发理了。但还是忍住了,等谈好事,再去也不迟。

但转眼(不记得这个转眼有多长时间)理发师老人已经不在了。当时好后悔,就要玉渊潭公园转了一圈,也没找见。

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画面:黄黄的草地,弯曲的长廊,一块白布围在胸前,用半个世纪以前的剃子理发……即使是拍下一张照片,亦可聊补缺憾……

人去楼空的赶脚

3天前的周六,在一个关门停业两月的花卉市场的大门口,意外发现了这一张小贴士:

当时想,反正明天就要去新疆,还是在新疆会更好。也就是在那个时刻,将飞到新疆去理发,优先级排在了所有事情的前端……

诚如大家所知,即使在隔离解除的第一时间去理发店,那也是头发长了有3个半月的时候。这头发该有多长呢?

不过,有这么矫情吗?头发长一点又何妨?

但我内心想的是,头发长短又何妨?有多少生活内需早已被逼急了。与此相对应的是,更有多少提供服务的公司,不等开门,估计就崩了。

心心念念一个词:一刀切。因为对这个词,几乎到了哀怨的地步。

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讲科学。

每一地方,疫情程度是不一样的;在各个阶段,各地方的疫情也是不一样的;而每一个人,他的疫情风险度也是不一样的。而每一个场所,每一个职业,其风险程度也是不一样的。

如果真的讲科学,就应该是根据这一切“不一样”,来设定的管控的力度,逐步但有序地将管控口子在不同的时间,根据不同的城市,不同的职业,不同的人群,行为人的不一样人群密度,来区别调控。

而另一个话题则是,出现一些疫情的小小的反复,比如在一些城市有一些零星的发布,又如何?

我们的目的,不是立即清零,而是逐步将疫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将其一步步歼灭干净。

科学的计算方法是,牺牲一定的时间——不必速战速决清零,在疫情被控制住后的某一个流行病学节点,开始逐步放开一些城市,一些行业,一些场景,让城市生活活转起来。

这样做,就是以清零时间为代价,换回一个城市,或整个中国经济的逐步复苏。

而我现在看到的情形是,你看有一个人吓尿了:如果在其管辖的范围内,发生一例新冠肺炎新病人,乌纱帽会丢。

而一切从严一刀切,最起码官宦生涯是安全的。

我这是在说疫情,还是在说中国官场现形记呢?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就是被一刀切在隔离间,苦熬14天,还是嗷嗷待理的头发……

点击此处查看隔离日记(2)

点击此处查看隔离日记(1)

本文发表于2020年3月24日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安卓版)或关注香港奇点财经官方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