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微软、华为,一起奔赴万物互联

2021年7月1日 11:05
來源:秦朔朋友圈

奇点财经推送于7月1日

4月21日,苹果公司举办线上发布会,发布新款搭载M1芯片的iMac和iPad Pro。

6月2日,华为正式发布HarmonyOS2及多款搭载HarmonyOS2的新产品。

6月24日,微软正式发布Windows 11系统(Windows 10推出超过6年后),最早于下周向“抢鲜体验者(Windows Insiders)”开启第一波测试。

两个月左右,苹果、微软、华为,密集发布新产品、新系统。

当然,电子产品更新换代越来越快,厂商发布新产品很正常。但有意思的是,三大厂商这两个月发布的新产品都有一个共同点:电脑端开始全面兼容移动端的手机应用。

有人说,这个好像也不是什么颠覆性的东西吧?我们不是早就有了电脑端的手机应用了吗?

用流行的话说,格局小了。

这个共同点,或许代表着下一代电子产品发展方向的新趋势。

必须得提前说明,文章只是我个人的一点观察和思考,我本身并不是计算机科班出身,所以文章如果存在疏漏是正常的,请读者批评指正。

润物无声

电子产品爱好者们会密切关注苹果、微软、华为的发布会,在发布会前就会有各种预测版本。

但今年爱好者们没有预测到的是,苹果发布的新产品iMac和iPad Pro上搭载了专门为MacBook Air设计的M1芯片。

这首先带来的是性能上的巨大提升,甚至很多测评都认为,iPad Pro搭载Mac的芯片,会不会带来性能的过剩。

你想啊,把用于笔记本电脑的芯片装在iPad上,性能不提升才怪呢。

但iPad Pro搭载M1很可能并不只是一次惯例的性能升级,它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改变iPad的软件生态。

我们最先听到“万物互联”的时候,觉得这就是个概念,或许在很久的未来,比如下个计算机时代,可能才会初步提上日程。

其实,万物互联像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样,一直默默在我们的生活中进行着。

万物互联,不是一下子所有的终端设备都可以连接起来,而是需要一个过程,慢慢地接入。

比如,最先发生的是手机和手机、手机和电脑的连接,早期的时候是通过数据线,后来通过蓝牙。

而现在最直观的感受是QQ和微信在电脑端(PC)和手机端的同步,我们可以做到手机和电脑同时在线,聊天记录和文件可以互传、共享,开会的时候我们想回复微信上的私人消息,不再需要因为频繁拿起手机而吸引老板的注意,在电脑上回复就行,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方便。当然,微信在电脑和手机的同时在线,最主要的影响还是极大地提升了我们的工作效率。

但是,因为手机端和电脑端硬件和系统不一样,适用不同的指令集(指令集简单理解,就是计算机能懂的语言,不同的芯片使用的是不同的指令集),微信、QQ的两端可以同时在线,是因为开发者同时开发了适用手机端和电脑端的两个程序。

所以,如果想要更多的手机程序在电脑端使用,就要开发者二次开发更多的适用于电脑的程序,对程序员的人力和智力是一个巨大的浪费。

过去3年,苹果一直努力号召开发者,将手机端的iOS应用带进电脑端的MacOS系统,但由于手机、平板和电脑所用的底层硬件仍有不同,本质上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但M1芯片出现在Mac之后,由于M1芯片的指令集架构与iPhone、iPad采用的芯片完全一致,则直接解决了硬件差异造成的应用互通状况。苹果已经表示,所有搭载M1芯片的Mac,都可以直接运行来自iOS端的应用。

最可怕的是什么呢?

苹果以前一直以追求完美著称,只要它决定发布的产品,一定是它当前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它不会把一个还没做好的东西提供给消费者。

但这次不一样,虽然可以从Mac的苹果商店里面直接下载手机端应用APP,但很多手机端的应用在PC桌面端的应用体验非常差,这在之前对苹果来讲是不可想象的。这反应出苹果在推动PC端和手机端应用融合上的急迫性。

再考虑到苹果推出的手表、眼镜等一系列可穿戴设备,以及最近推出的AirTag无线蓝牙追踪器等产品,还有,未来可能出现的苹果的车,这一系列动作加成,可以得出结论:

苹果走的也是封闭生态下的多设备融合在一起的物联网路子。

前赴后继

微软和谷歌也早就在干这件事儿。

微软在PC端可以称得上是独霸天下,它说自己是第二,估计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微软的可怕之处在于兼容性和稳定性。微软最早的操作系统DOS的可执行文件,在最新的Windows10系统上依然可以运行。同样的,最新的Windows10系统也可以装在20年前的Intel奔腾4处理器上。

苹果IOS上的很多软件都不能再更新了,但Office同样保持着自诞生以来各种文件格式的前向兼容性。

这就意味着学校可以一直在电脑课上教授Windows+Word+Excel+PowerPoint的操作而不必担心哪天这些工具的基础操作或者兼容性发生变化。单位可以一直用这套系统办公而不用担心培训新员工,升级,维护,二次开发。工厂可以一直用它来控制仪器而不用在支持周期内担心安全问题。个人不用担心买台电脑过三五年就不能运行最新的软件。

这种稳定性和兼容性,奠定了微软称霸的基础。

从Win8起,微软开始打造自己的应用程序商店,希望把软件服务做成闭环。在Win10的商店中,微软开始提供UWP软件,按照微软的规划,微软手机端移动平台和Win10桌面平台能够借助UWP应用,建立互联互通的生态。

一个UWP APP,能够同时兼容移动和桌面环境,而UWP应用只在Win10商店发行,Win10商店相当于微软生态的桥梁。

但微软的手机系统一直没有真正做起来,PC端Win10作为一个主打生产力的平台,Win10商店中的应用品类也不够丰富,大部分是比较小型的软件应用,很多在Win10商店发布的高质量的UWP软件,已经久未更新,Win10商店俨然一副垂垂老矣之姿。

虽然移动端的手机没做起来,但集iPad和Mac优点为一身的Surface系列做的还不错。

在Windows 11中,微软对新系统自带的应用商店Windows Store进行了重新设计,UI界面有所改变,风格更偏向移动平台。更重要的是,Windows 11将对安卓应用提供原生支持。

发布会上,微软用TikTok作为演示,其打开和使用与普通Windows程序一样,还可以固定在任务栏上,浏览界面则跟手机上的类似,并未对电脑屏幕做出调整。

新系统能不能让微软建立起PC端和手机端的互联互通,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但Win11的定位很明显,微软依旧不死心,还是要做PC端和手机端的互联互通。

苹果和微软不甘寂寞,谷歌当然也没闲着。

谷歌最近推出的“Play Media Experience Program(Play媒体体验计划)”,主动降低对开发者的收入的抽成比例。

谷歌的这一计划主要面向视频、音频、阅读类App开发者。只要视频类应用适配安卓(Android TV)、谷歌(Google TV、Google Cast),书籍类应用优化平板电脑、可折叠设备的体验,音频类应用于可穿戴设备、安卓、谷歌的系统兼容,谷歌就会将该App在Google Play的抽成由30%降到15%。

同一赛道

华为干的其实也是这个事儿。

在被美国制裁之后,华为推出了鸿蒙系统。在推出之后,面临着非常大的争议。比如,鸿蒙1.0的开发者大会只有PPT,被吐槽是PPT系统,后来2.0又被吐槽是安卓的套壳。

但据华为自己说,鸿蒙其实在2012年就有了初步想法,2016年正式立项,定位是物联网,只是后来受到美国制裁,谷歌停止GMS Core服务,所以被迫首先用在手机上,这就给很多人造成了鸿蒙是安卓的套壳的“错觉”。

我个人觉得这个解释是可信的。因为已经有了IOS和安卓两套手机系统,再从头开始做一套同质的系统不太有必要,从微软等厂商的实践来看,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以华为的战略眼光,它基于自己的预判,去做一套面向物联网的系统,是可以理解的。

至于鸿蒙系统,由于工作关系,我参观过鸿蒙的创新孵化实验室。

在我看来,鸿蒙系统在物联网应用方面有技术优势,但是存在比较大的生态劣势。

我们前文提到,由于底层芯片不一样,所以指令集架构不同,适配PC端和手机端只能开发两套应用。苹果的解决方法是统一底层芯片,这样就可以尽可能使用同一套指令集。同时,对不能使用同一套指令集的程序,提供编译,这样也可以做到手机端应用在PC端运行。

华为的鸿蒙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让指令集与硬件无关,就是不管开发者使用哪种指令集,都可以在鸿蒙上运行。

从这个逻辑上,这个路子的终极目标呈现形态就是,开发者开发一套应用,就可以适配所有终端。

我不知道华为的这个目标实现了多少,未来能不能实现,就目前来讲,华为在一些技术上,已经走到了行业的前沿。

比如,Win11演示的TikTok,浏览界面跟手机上的类似,并未针对电脑屏幕做出调整。但鸿蒙上的应用程序,就可以根据终端屏幕做出适配,手机上的程序在电脑上运行,可以做到全屏。

基于鸿蒙系统的“一碰即连”,也很牛。

很多智能设备的联网率、利用率其实很低,因为联网很麻烦,要扫码、注册账号、授权。

但搭载了鸿蒙系统的智能设备,只需要搭载了鸿蒙系统的手机靠近碰一下,就可以自动连接,非常方便。

终极设想

鸿蒙未来想做的,不仅是互联互通,还有互助。互助的概念太抽象,打个比方,比如,我们家里有电视、电脑、手机、无线路由器。网络电视经常卡顿,可能是网速问题,也可能是电视机本身的配置不够高。

如果按照鸿蒙的设想,电视电脑手机都搭载了鸿蒙系统,我们看电视的时候,如果不用电脑,电视就可以调用电脑上的闲置算力。

我们的无线路由器本身没有杀毒功能,防护设置也比较弱,所以经常被破解甚至被劫持。那如果都在鸿蒙内,路由器可以获得电脑和手机的杀毒软件防护功能。

未来如果真的可以做到“万物互联”,那家里的摄像头可以实时记录人类的活动,家里的椅子、床也可以安装传感器,实时记录和分析人的行为数据,对异常数据进行提醒,辅助矫正人的不健康行为。

自动为人类调整空调温度、光线强度、洗浴温度。比如家里有两个人,妻子喜欢水温热一点,丈夫喜欢水温冷一点,如果家里有摄像头,摄像头与浴室的热水器互联,摄像头可以根据识别的人像,把数据传输给热水器,在人进到浴室之前,热水器就自动调整好适宜的温度。

这听起来有点过于科幻,但随着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发展,这些似乎已经不再是镜花水月。

包括我自己,对物联网时代始终抱有怀疑态度,即使现在,依旧如此。但多设备融合,可以互联的设备越来越多,连接的方式越来越简单、快捷,设备之间的互通性越来越强,甚至出现跨设备的算力调用,已经是明显的未来技术发展的方向。

毕竟,100年前,谁又能想象到今天的智能手机?

发展短板

包括微软、谷歌、华为在内的所有厂商,共同面临的限制是生态问题。就目前来看,苹果的生态闭环做的好一点,其他的厂商,生态闭环问题都比较大。

除此之外,物联网时代面临更多的人脸数据、行为数据,必然带来数据隐私和数据安全的问题。

对华为,甚至对中国来讲,在物联网时代能不能构建自己的生态闭环,非常重要的是技术和人才的问题。

过去,在几乎所有的计算机领域,中国用的都是国外的技术。

现在,我们提到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时候,似乎中国的发展,都在世界前列。

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国的人工智能,准确来讲应该叫“人工智能的工程应用”。

我们的人工智能发展,更多的集中在下游应用和终端品牌方面。比如,我们有数以千万计从事软件开发的程序员。

我们有华为、小米等在全球市场上占有率很高的手机品牌。但我们没有什么呢?我们没有操作系统、编译器、开发框架、编程语言、芯片。

就拿我们最熟悉的芯片来说,我们可以设计出5nm的高级芯片,但我们造不出来。很多人认为我们可以自主生产28nm的芯片,如果美国不允许使用美国的技术框架,那我们连28nm的芯片都制造不了。

现在,我们65nm和130nm的都处于国家鼓励的范围。

最可怕的是,我们没有人才。

没有人才,产业就发展不起来。没有产业,就没有人才成长必要的环境。两者恶性循环。

有一次我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清华大学一个计算机系做基础研究的教授说,他招不到研究生。因为太冷门。企业需要的是做终端应用的人才,不需要从事基础研发的人才,所以没人报。

清华大学甚至不敢把学人工智能的研究生跟计算机系其他学生放在同一个宿舍楼。因为如果放在同一个宿舍楼,最后可能所有非人工智能的学生都希望转到人工智能专业。因为好就业、工资高。

做基础研究的,发论文难、毕业难,费劲巴拉毕业了,还找不到工作。谁会学呢?这才是中国发展计算机尖端技术面临的最大的短板。

结语

我们已经适应了电脑办公的工作方式和手机、平板的娱乐方式。电脑的人机交互方式主要通过主机/屏幕、键盘、鼠标/触摸板进行。平板和手机就是通过手指直接触摸屏幕进行。

现在,手机、平板和电脑的融合趋势越来越明显。

不仅如此,我们的生活还不断地接入了新的终端设备,智能穿戴、智能家居、车机系统等等。

对行业来讲,理解前沿技术,就意味着财富。

对我们普通人来讲,理解前沿技术,只是为了不被技术淘汰。

我们曾经“嫌弃”我们的父母不会用电脑、不会用智能手机、不会用智能音箱。

一个非常现实的现实是,我们也逐渐成长到为人父母的年纪,技术的进步比我们父母所处的时代进步更快,如果我们不关注,我们会更快地被更先进的技术甩开,到时候会被我们自己的孩子吐槽。

从这个角度上,偶尔认真了解一下那些现在看起来科幻的概念,不是坏事。(本文编辑:刘钰)

(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本文转自“秦朔朋友圈”公众号,已获秦朔朋友圈许可。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