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I. 全球金融治理

2019年5月13日 00:22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Singularity Financial

奇点财经:作为欧洲央行创始副行长、前国际清算银行主席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候补理事,您对支撑法国、欧盟乃至全球下一轮经济增长的当今经济抗风险能力和活力有何看法?

Christian Noyer:继2008年美国爆发第一次危机后,2011-2012年欧盟爆发了第二次危机,原因是一些成员国疲弱的财政状况相互影响以及市场担心银行可能需要财政支持,就像美国、英国和荷兰发生的状况一样。但自那时起,欧盟,尤其是欧元区已经彻底修复了该体系的弱点。我们建立了干预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MS),我们为欧盟各大中央银行提供了广泛的控制咨询系统,并极大增强了银行抵御一切可能困难的资本充足率。

所以当今的金融体系要强得多。当然,全球都实现了进步,但欧洲尤其如此。

奇点财经:欧盟各国具体状况如何?

Christian Noyer:法国金融业一直比较强。或许在西方世界,法国和加拿大是仅有的银行部门没有真正问题的国家。并且还继续得到了强化。

我们在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等国家遇到的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他们现在有很强的金融部门。

因此,我认为现在欧盟的金融部门很强,可以真正为欧洲经济融资并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发挥作用。德国和意大利仍有一些弱点,但它们将在较短时间内被完全修正。

从全球来看,金融部门运转良好。当然,欧洲央行的政策,即货币政策在重振经济增长、避免通货紧缩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因此,整体经济稳定性较强。

奇点财经:您如何评价您在法国央行和欧盟央行的继任者们的表现?

Christian Noyer:央行行长一般不会对继任者的表现大加评论。但我能说的是,当启动量化宽松计划时,我仍是欧洲央行理事会的成员,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当我们依然面临欧元区内部利率差异带来的负面影响时,我们决定提振欧洲经济使其复苏,并提高增长率。我的意思是,当时在德国、法国等表现好的国家,其利率与周边国家存在差距。

量化宽松大大推低了利率、市场利率和贷款利率。当然,不仅是量化宽松,我们也提供长期贷款。但量化宽松帮助压低了收益率曲线,并促进了中长期项目的融资。所以我认为它确实有助于恢复和加速增长。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年内一直持续,并且得到良好管控,现在他们的挑战是正常化的步伐。

我认为干预量化宽松、稳定债务存量、减少投资组合规模是绝对正确的,正如我们在美国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