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上的蚂蚁与凛冬中的香港就业率

2020年10月22日 09:54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安扬

奇点财经10月22日发布

作者:安扬,香港TradeMaster证券执行董事,负责资管业务,证监会持牌人。
本文首发秦朔朋友圈


10月20日,看到两个新闻,颇有感慨。

一则新闻是讲蚂蚁集团的A+H上市引起国际热钱大举“入侵”,事件甚至惊动了香港金管局。

根据香港奇点财经(SFL)报道,蚂蚁集团继上周五(16日)获中国证监会放行后,19日又通过了港交所的上市聆讯,可谓连下两城。消息传出后,国际热钱大举流入香港,引发港币触及强方保障水平(即美元/港币汇率跌至7.75)。事实上,19日金管局当日向市场注资近204亿(港元,下同),是2020年元旦以来单日最大规模注资。

SFL引述市场消息称,因担心蚂蚁集团在香港上市招股期间冻结的资金过多,对香港市场流动性造成影响,香港金管局已经与负责蚂蚁集团此次招股的主要收款银行进行了协调沟通,试图寻找解决办法。这可能也是香港金管局自成立以来,首次因为单只股票的IPO冻资而与相关银行召开类似会议。

已经有多家香港本地券商高调宣布,会预留资金准备给客户“打新”,据初步测算,这些券商累积的资金可能已经超过1200亿港元。其中,耀才证券预留350亿至400亿元,并会视市场反应加码至500亿元;富途及大华继显分别预留了260亿元及200亿元,信诚证券和凯基证券各预留150亿元,辉立证券则预留超过100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券商还只是香港本地小券商,如果算上中资券商,以及银行系的券商户口,全香港的券商为蚂蚁的打新预留资金可能数以万亿计。已经有知情人士向港媒透露,香港金管局等预计蚂蚁集团此次在港冻资将达数万亿港元。

蚂蚁IPO的新闻令投资者血脉偾张,但另一则关于香港失业率的新闻则令人由头寒到脚。

10月20日,香港政府统计处发布的最新劳动人口统计数据显示,香港7月-9月经季节性调整后的失业率飚至6.4%,创近16年以来新高,就业不足率维持在3.8%水平不变。数据显示,香港新添1.15万失业人口,令失业大军增至近26万人。

从数据来看,受疫情影响,与消费及旅游相关行业(即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业)合计的失业率急升0.8%至11.7%,是自SARS后的高位,就业不足率上升0.4%至6.3%。其中,餐饮服务活动业的失业率和就业不足率分别急升至15.2%及9.5%。除此之外,建造业的失业率和就业不足率也非常高,分别达到10.9%和8.3%。其他如艺术、娱乐及康乐活动等行业情况也在不断恶化。

更令人雪上加霜的是,20日市场还传闻国泰航空即将宣布高达6000人的裁员计划——事实上,国泰21日正式宣布的裁员人数高达8500人,占国泰航空集团总数35000个职位的24%。在被裁的职位中,有5300名是驻港员工。表面上看,这个数字比传闻的6000人有所降低,但实际情况并不容乐观,因为国泰航空近月实行冻结招聘以及关闭若干海外基地等节流措施,实质上此前已经有2600个职位出现悬空。不论是哪一种统计口径,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一个季度,香港的就业率将岌岌可危,失业率恐会再创新高。

“冷热”失衡下的港股前景

显然,目前的香港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正处于“虚实”两重天的窘境。

对于港股来说,这种虚实脱节可能并不是好兆头。

海量热钱的涌入,反映的是金融市场的逐利性偏高,这对于港股稳定性来说未必是好事。通俗一些来说,就是市场投机味太重。或许像蚂蚁这种市场追捧的标的仍然会有不错的首日表现,但不难想像,当中很多认购新股的投资者,完全属于短炒者。

10月19日的恒指走势颇能反映一些情况。当天恒指收报24569,升27点或0.11%,但大市全日成交只有993.19亿元,连千亿规模都不足,完全不像是一个大牛市的节奏。

从好的方面来说,我们可以看到海外热钱积极热捧蚂蚁金服,令香港资本市场出现了大量港币需求,因此驱升了港币汇率,冲击强方保障。这是海外投资者对于港股以及中国企业的认可,说明美国打击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企图并没有获得国际投资者的认可。

但热钱往往也会带来一些负面因素,所以接下来需要警惕三个问题。

首先,由于热钱推动IPO需求,加上本地券商和本地银行提供大量的融资杠杆给本地投资者,会导致香港本地认购可能出现较大倍数的超额认购率,届时散户将会分配到更多的新股,引发回拨机制,令机构投资者可获得的新股份额偏少,它们不得不在IPO当天去市场购新股,引发新股暴涨——而散户及部分机构投资者届时会纷纷将手中的中签新股抛出,引发新股价格急剧波动。对于不擅长处理价格波动的机构或是散户来说,可能会陷入新股的“赢家诅咒”,即其新股的最终平均收益率,可能未必会高于市场的平均收益率水准。

其次,在蚂蚁IPO结束后,外来热钱是否会继续停留在香港,这可能是一个更引人深思的问题。从市场流动性的运作来看,最好的情况是这些热钱能逐步有续退出。但过往的历史显示,热钱进驻香港后并不会立即有续离场,往往乱蹿至其他行业(例如房地产)引发价格波动,特别是在低息环境下,更容易引发房地产市场价格泡沫。而离场的时间往往是有重大金融事件,例如美联储加息或是欧美股灾时,停留在香港的热钱将一哄而散,要么急着回欧美救场,要么就是在香港获利离场。所以,这些热钱一旦要离开的时候,往往是急剧抛售港币,换回美元,届时有可能造成货币市场和股票市场的双重动荡。

第三,市场消息称,蚂蚁的IPO时间表是下周二至周五(27日至30日)招股,准备11月6日(周五)在A+H同步挂牌。这个过程将跨越11月3日的美国总统大选。而特朗普政府据称已经把蚂蚁列入贸易黑名单进行管理,如果特朗普继续当选,则蚂蚁的股价有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而如果特朗普不能继续当选,考虑到拜登的“左倾”形象,其政策对美股市场会不会是一个重大考验,会不会是一个调整的机会,都很难说。在这种情况下,往往前期有盈利的半新股会成为热钱首先抛离的对象。

实体经济影响港股远景

比起热钱来,香港实体经济的虚弱问题可能更为严重,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及时解决,从长远看将会拖累香港股市。

有人认为香港经济主要是受疫情冲击,零售业和旅游业等只要疫情一过,就会抬头向上。然而,实际情况是否有如此乐观,我们还有待观察。

由于此次疫情封锁政策实施较长,事实上,极有可能有一些企业已经消失,或是永远退出相关领域。

例如这次国泰航空裁员8500多人,同时宣布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港龙航空有限公司(国泰港龙航空)将停止营运,由21日当天立即开始生效。公司正在寻求香港监管机构批准,由公司及旗下全资附属公司香港快运航空有限公司营运国泰港龙航空的大部分航线。这意味着即便市场恢复正常,这些工作职位也难以在短期内回到过往的水平。

在金融领域,也有一些机构已经饱受疫情和社会动荡困扰而彻底离开香港。比如2020年8月,管理6万亿美元的全球第二大资产管理公司领航投资(Vanguard)就宣布,旗下6只香港ETF将逐步退出市场,并会撤出香港交易所买卖基金(ETF)的业务。据悉该集团已经将亚洲区总部重设于上海,香港员工也将搬移至上海办公。领航今年4月就与蚂蚁金服合作,在支付宝推出服务“帮你投”服务,为客户提供基金建议。

这些金融机构转战内地,给香港带来的影响将是长期的,值得港府官员反思。

除了机构,不少外来人员的离开,也同样值得投资者关注。香港积金局总经理李子成近期指出,2019年第四季以“永久离开香港”为理由而提取强积金的成员资产达到14.35亿元,按年增加46%。

香港的强积金类似内地的员工社保,平时不能取出,只有在员工到达法定退休年龄,或是向香港政府宣布将“永久离开香港”的时候,才能办理强积金的提取手续。李子成表示,尽管积金局没有公布或是深究这些职员离港的原因,但过往数据显示,有部分成员已经回内地发展。

笔者认为,香港的股市之所以并没有像实体经济那些一虚到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香港的金融业目前仍然保持着两大类最主要的资产:第一是国际信誉度,令国际资本愿意把资金存放在这里做投资和交易;第二就是人,香港拥有大量熟悉国际规则和法律环境的金融、贸易、物流和航运人才。

人才的流失并非一朝一夕可以重新获的。

如果因为疫情而令香港的人才转向中国内地或是海外其他国家发展,对于香港的打击及负面影响将是长期的。

目前香港第三波疫情尚未完全了结,但我们已经看到,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公司和人才往内地迁移,另一方面,内地不断推出利好措施,加快从香港抢人抢公司——例如深圳和海南都分别给出了一些吸引国际金融机构和人才的政策,虽然真正的执行效率还有待观察,但来自内地城市的竞争和人才的流失,将会从实质上打击香港的实体经济发展动力。

所以,蚂蚁IPO上市受热捧和香港失业率的上升,其实并没有什么违和感,如果我们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后者对于港股发展的方向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预测指引。如果任由人才流失,或是不采取措施引进更多的外来人才,香港将逐步褪化为内地的二级城市——届时港股市场规模也不可避免受到发展限制。

是时候让港府官员进一步考虑现行的行业发展政策问题了!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