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主编怒怼川普:研制疫苗至少18个月!

2020年3月26日 15:0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 大数据文摘

奇点财经3月26日推送

编译:刘俊寰
来源:Science、Nature

现在,疫情主战场已经从中国偏向了欧美,就连当初提出“群体免疫”的英国也进行了强制隔离政策,各国政府对疫情都表现出了十二分的关心。

尤其是在美国,针对愈演愈烈的传染走势,在3月2日,特朗普就曾与10家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高管举行了会议。不过在会议中,他的态度并不怎么“友好”,特朗普表示,政府将敦促制药公司在“几个月”内开发出新冠疫苗,他说道:“帮我一个忙,加快速度,加快速度。”

面对特朗普的“无理要求”,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长期负责人Anthony Fauci就与他争辩道,研制新冠疫苗至少要花一年半的时间,这个说法与上周帝国理工大学最新报告中的说法相吻合。

针对此,3月11日,Science主编Holden Thorp以原话为题回怼特朗普。

Holden Thorp在文中指出,过去四年里,特朗普对科研预算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削减,包括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资金,现在他突然需要科学了。不管政府的态度和意愿如何,病毒的传染率和致死率并不会因此下降,也不会改变社区传播正在华盛顿州及其他地区发生的事实,同样,研制疫苗需要基本的科学基础,它需要是可制造的、安全的,疫苗的研发需要一年半甚至更长的时间。

3月16日,Holden Thorp再次发文,以“Time to pull together”为题发出号召,他表示,很难想象未来世界在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下将会发生什么,但我们应集中精力做好该做的。目前仍有很多有关新冠肺炎的医理问题、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问题都还没有解决。

目前,我们可以从正在进行的科学研究中获得希望,这将取决于科学家们能否完成工作。因此,科研机构需要尽一切可能保证科研人员的安全,研究机构要关闭除临床护理、病毒研究和公共卫生交流以外的所有功能。为了支持相关研究,机构要为有孩子的科学家和工作人员提供托儿服务。他们需要通过延长任期,确保研究生院的地位以及延长博士后合同来减轻这些员工对未来的担忧。

最后,Holden Thorp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一场长期的斗争,是对彼此责任和同情力量的考验。Science会持续进行报道,尽快提供有关COVID-19的研究资料,Science也将继续为致力于这项研究的科学家们提供支持。

Holden Thorp和川普的这场“论战”虽然饱受争议,但也让我们不禁思考起疫苗研制的一些问题,以及从疫苗研发到测试到实际接种的时差。前几日,Nature刊发了一篇文章,对疫苗研制中的五个关键问题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和解答,和文摘菌一起来看看吧~

首次感染康复后就一劳永逸了吗?

首先要明确的是,疫苗的主要作用是帮助未受病毒感染的人群产生抗体,关于其他冠状病毒的研究发现,从SARS中恢复后在一段时间内不会被感染。

但是,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病毒免疫学家Michael Diamond表示,这只是未被证实的假说,“我们还不清楚这种对病毒的免疫机制”。

3月14日,一个驻中国团队在预印本网站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人员检查了两只从SARS-CoV-2轻度感染中恢复过来的猕猴,四周后再次将猴子暴露于病毒环境中,他们发现,猴子没有再次受到感染。

论文链接: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3.13.990226v1

Diamond说,研究人员还将继续寻找证据,用以证明人类身上存在同样的机制,例如,通过研究可能有多次暴露史的人。

如果体内产生了抗体,那它将持续多久?

爱荷华市爱荷华大学的冠状病毒学家Stanley Perlman表示,对于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而言,抗体的作用是很短暂的,即使是产生了高水平抗体(high levels of antibodies)的人也有可能引发二次感染。

对于引发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的冠状病毒而言,证据就显得更为模棱两可了。Perlman说,他的研究小组发现,人们从感染MERS康复后,针对病毒的抗体急剧下降。他还说,他的团队已经收集了目前还未公布的数据,这些数据表明SARS抗体在被感染15年后仍存在于体内,但是尚不清楚这些抗体的存在能否足以阻止二次感染。

Perlman还补充道:“我们没有免疫力能够持续对抗病毒的证据,但是我们也没有关于SARS和MERS的真正的好的数据。”

疫苗研发人员应该寻找怎样的免疫反应?

3月中旬开始的第1期试验重点,是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Moderna公司开发的疫苗,研究人员将密切关注疫苗引起的免疫反应。

Moderna疫苗由RNA分子组成,和许多其他正在开发的SARS-CoV-2疫苗一样,它旨在训练人体免疫系统,以制造识别和阻断病毒用于进入正常细胞的刺突蛋白的抗体。而成功的SARS-CoV-2疫苗需要促使人体产生能够阻断其他病毒蛋白的抗体,或者制造能够识别和杀死受感染细胞的T细胞。

Diamond说:“我认为这是合理的,但或许我们会逐渐发现,抗体反应不是唯一指标。”

如何判断疫苗起作用了?

正常的程序是,当疫苗被研制出来后,首先需要在动物身上进行安全和有效性的测试,但是,Moderna以及由Inovio Pharmaceuticals研发的疫苗的第1期测试是在动物与人身上同步进行的,其中Inovio计划于4月开始其首次人体试验。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疫苗副主任Barney Graham说:“在非紧急情况下,可以采用更连续的方式进行,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事是并行进行的。”位于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NIH正在赞助Moderna的疫苗测试。

在3月2日的预印本,研究人员称,将Inovio疫苗(一种能够制造刺突蛋白指令的DNA)注射到小鼠和豚鼠中后,接受注射的动物体内产生了病毒抗体和T细胞。研究负责人、Inovio临床前研究与开发高级副总裁Kate Broderick说,研究小组现已将疫苗接种给猴子,即将开始研究接种疫苗的动物是否感染了病毒。

论文链接:
https://www.researchsquare.com/article/rs-16261/v1

Graham表示,在Moderna的疫苗研究中也遇到过这样的“挑战”。他还补充道,如果缺少这类数据,就无法在人体进行大型的昂贵的疫苗测试。他希望研究人员在对疫苗对动物和人进行的不同作用后,能够判断出哪种疫苗更有效。

“这可能不是最有效的方法,但这可能是生产疫苗的最便捷方法。”Diamond说。

疫苗安全吗?

因为疫苗的使用对象是健康人群,所以与制药相比,疫苗通常具有更高的安全标准。

使用SARS-CoV-2疫苗,研究人员的主要安全隐患是避免一种称为疾病增强(disease enhancement)的现象,如果产生了这种现象,那接种疫苗的人会比未接种疫苗的人表现出更严重的疾病特征。在2004年,关于SARS实验性疫苗的研究中,接种了疫苗的雪貂在感染病毒后,肝脏中产生了破坏性炎症。

得克萨斯州休斯敦贝勒医学院的疫苗科学家Peter Hotez认为,应先对动物进行潜在疫苗的测试,排除疫苗是否会加剧疾病的临床表现,确认后再进行人类试验。他也了解各界都想要尽快地将SARS-CoV-2疫苗投入使用,但是考虑到疾病增强的现象,“我不确定这是大家想要的疫苗?”

Graham说,在测试Moderna疫苗时,只有在人类和动物研究证实疫苗的安全性后,NIH才会转向更大的人类研究。他说,接种疫苗引起疾病增强的几率很低,但是“如果不迅速接种疫苗,那就意味着的需要获得直到下个冬季需要的各种准备,这与接种疫苗相比,风险高多了”。

相关报道: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7/6483/1169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early/2020/03/17/science.abb7518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798-8#ref-CR1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安卓版),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