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Robinhood创办人认错背后

2021年2月27日 12:2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Robinhood事件提醒市场的参与方,首先需要先修炼好内部的ESG流程。

记者马可诚 发自香港

实习记者杜咏华发自深圳

(编者按:奇点财经驻美国记者梁静对本文亦有贡献。本文为奇点财经原创,未获奇点财经允许,其他媒体不得转载。)

Robinhood在中文中是罗宾汉的意思,是众人皆知的绿林好汉,被人敬仰——不过就在最近,美国Robinhood公司的创办人弗拉德·特内夫(Vlad Tenev)却把罗宾汉这个名字拉下“神坛”。

2月18日,特内夫在美国众议院的一场听证会上,因自己过往的不当言论而向公众道歉。

“我道歉,我不会说罗宾汉做的每一件事都很完美或者我们过去没有犯错,但我承诺,会确保我们在这方面有所改进。”(“I apologize, and I’m not going to say that Robinhood did everything perfect and that we haven’t made mistakes in the past, but what I commit to is making sure that we improve from this.”)

事缘2月10日,特内夫在自己的博客中,替高频交易机构(high-speed traders)解划,认为后者在市场中扮演重要的角色,称他们以更窄的价差、更有效地处理交易。“受益者是谁?是每天交易的投资者。”(“More efficiently process trades at a narrower band of prices. Among those who benefit? The everyday investor.”)

但就奇点财经从业界广泛了解的情况,投资界对于高频交易者的评价向来褒贬不一。

高频交易者是指交易频率只有几毫秒的高频交易机构。他们主要赚取交易差价,而整过程可能只有几毫秒的时间。许多国际上的对冲基金和做市商都采用了高频交易策略。

业界对于高频交易者的质疑,主要是指他们利用技术与资本优势,从散户身上获得利益。

具体来说,市场上有大量的交易者,买方发出买入股票的价格,卖方发出卖出股票的价格,这两者价格经常不一致。当某个散户要买某一只股票时,他会向自己的券商提交买入指令,这个指令最终会被传送到相应的股票交易所进行撮合。

但在此之前,用人脑看来是几乎同一时间,高频交易机构却能获得这一指令(这就相当于该机构已经确切地知道了散户的交易信息,包括开价和交易数量),并抢在散户之前,用高端计算机从市场上开价最低的卖方手中接货,再以散户愿意买入的价格卖给这名散户,从而赚取差价。

在这过程中,高频交易机构需要获得一线券商的支持,拿到散户的交易定单信息,因此它们与券商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2021年1月爆发的散户大战对冲基金的案例中,高频机构与券商间的这种关联就很令人唏嘘。

事件始于对冲基金Melvin Capital大举沽空游戏驿站Gamestop,这是一家集合美国人年轻时代集体回忆的游戏厂商,结果美国散户在网络平台社区的鼓动之下拉升Gamestop的股票(代码GME)。短期内便把GME拉升4倍,令Melvin面临巨亏,在Citadel及Point72这两家对冲基金资助下才得以存活。

就在多空对决仍处僵持之际,2021年1月28日,为大量散户提供交易服务的券商Robinhood突然宣布,因交易系统问题,暂停散户对GME的股票和期权的买入,但卖出股票则不受限制。

在单向交易的驱动下,GME股价急跌,由500美元暴跌至120美元。此举让那些看空GME股价的对冲基金成功解套。而在当天收市后,Robinhood就解除了买入限制,GME又迅速回升至330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Citadel幕后老板是金融大鳄Kenneth C. Griffin,他不仅创办了Citadel这只大型对冲基金,同时还创办了Citadel Securities这家大做市商——而这家做市家正是Robinhood的大客户之一。

虽然特内夫强调,交易系统突然暂停散户的买入交易与Citadel无关;Citadel也坚称自己并没有扯入Robinhood的系统交易事件中。但是由于两家利益关系之深,外界普遍认为两家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在这一事件背景下,特内夫发表的言论,被认为是试图对股市普通散户投资者(在中国,也被称为“韭菜”)征收智商税。

言论背后的利益关联

然而,为什么特内夫即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捍卫高频交易者的形象呢?这里不得不提及美国券商之间流行的PFOF交易模式。

如今,美国颇多散户的交易定单实际上并不是在交易所实现的,而是通过做市商(Market maker)进行“内化”交易。散户的经纪商(比如Robinhood)会传送购买入或卖出股票或期权的订单指令给外部做市商,外部做市商会支付一笔小额佣金给Robinhood,以获得散户定单的执行权。这一过程称为订单流支付(Payment For Order Flow, 简称PFOF)。

例如,一个散户通过一家接受PFOF的经纪商下达指令,要买入20股亚马逊股票,这个订单在送抵交易所完成前,会稍稍有所停顿。散户发出指令后,他的经纪商会将订单信息发送给做市商,由做市商进行实际交易。

经纪人通常会与相关的做市商事先签署协议,后者将争夺订单流。在美国,较大的做市商包括Virtu,Citadel Securities,Susquehanna,Jane Street,Two Sigma和UBS。

许多声称提供股票折扣交易的经纪商,还有那些声称“无佣金”交易的经纪商,都或多或少利用PFOF来赚取额外的补偿。比如Robinhood一直为散户提供无佣交易,但它通过PFOF从Citadel Securities这样的机构获得收益。仅在2020年第4季度,Robinhood就从Citadel Securities身上赚到了2.21亿美元。

这种做法并不影响散户的投资选择或账户安全。但如果投资者是定期交易期权的活跃交易者或日内交易员,PFOF有可能会影响交易的最终成本,因为经纪商确实对可以交易订单执行的速度有所控制。

香港另类投资专家舒时对奇点财经表示,Robinhood暂停为散户提供买入股票或是期权交易,而只允许卖出交易,从业务上看,与PFOF机制本身无关。但显然,Citadel Securities作为Robinhood的PFOF业务里的大客户,它与Citadel对冲基金又都是从“暂停交易”事件中获得了明显好处的高频交易机构,在这种情况下,特内夫不但不回避瓜田李下,还要跳出来为高频交易客户辩护,被外界批评为是屁股决定脑袋也就不为过了。

他预计,特内夫很长时间内都不能获得散户投资者的原谅。舒时表示,在ESG投资越来越成为世界投资行业的主流价值观的时候,Robinhood事件提醒市场的参与方,首先需要先修炼好内部的ESG流程。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