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时|专栏:基金经理要关注ESG吗?看SSGA的教训

2021年2月17日 07:5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专栏作家 舒时博士

作者:舒时博士,香港基金经理,擅长另类投资(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及功夫债)投研,香港的ESG投资及金融科技研究专家。


SSGA是谁?很多散户可能并不知道,但几乎所有机构投资者都不可能不知道这家大名鼎鼎的基金管理公司。它就是管理香港最重要的恒生指数ETF基金“盈富基金”(02800.HK)的道富环球投资管理亚洲有限公司(简称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SSGA)。

SSGA是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机构之一,也是全球数一数二的ETF管理机构。就业界口碑而言,它的资管规模及能力,可以与美国的贝莱德及美国先锋集团并列前三甲。

祸起懂王

不过就是这样一家大牌的公司,2021年一开始便遭遇重大的信任危机,令人怀疑它的ESG操守,甚至质疑它是否是一个负责任的投资人。

根据香港奇点财经引述《信报》2月16日的一篇报道,香港积金局日前写信给香港强积金的受托人,建议就道富作为盈富基金经理人的适当性进行评估。

这个事件起因是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

美国前总统、号称“懂王”的特朗普早前曾经签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国投资者投资多家中国企业,包括中移动(00941.HK)及中国联通(00762.HK)等,禁令于2021年1月11日正式生效。

“懂王”在任内对中国国企出台了许多不靠谱的政策,和其他政策一样,上述这个政策也在香港市场也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应,从金融机构到资产管理公司都有涉及。

其中一个反应就来自SSGA。在2021年1月11日特朗普的政令生效前夕,SSGA宣布,将遵循懂王的政策,停止投资恒指中受美国制裁的股份,生效日期是1月11日。SSGA表示,由于受美国行政命令的影响,盈富基金自2021年1月11日起,不再对受制裁实体进行任何新的投资,并披露盈富基金不再适合美国人士投资。

老实说,这是一个很自残的不靠谱做法。SSGA此言一出,引发社会各界声讨。从香港民间股评家到港府的政府部门官员,都对SSGA提出质疑。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为什么SSGA的做法对业界影响甚大。

对于追踪指数的ETF来说,对基金经理的最重要的一个考核指标便是“跟踪误差”(Tracking Error)。它反映的理念是,这个ETF的基金经理必须跟跟恒指走势,恒指升多少,最好ETF也升多少,恒指跌多少,最好ETF也要跟着跌多少。总之,ETF必须尽量缩小它与恒指回报间的差异走势。

为什么呢?

因为市场上会有众多以恒指表现为参照物的基金,它们都是在对比各自的跟踪误差,作为评估基金经理的业绩和花红的标准。而往往他们的对标基金,便是盈富基金。有的基金经理干脆就买入盈富基金,作为自己的持仓,以避免错过恒指的走势。

可以想象,如果SSGA停止投资某些恒生指数成分股,难免会出现追踪误差不符合恒指表现的情况。哪怕少买了几只股票,盈富基金的表现也可能会出现和恒指很不一样的情况——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中移动或是中国联通暴跌,拖累恒指走势下行,而SSGA所管理的盈富基金因为没有中移动或是中国联通,因此反而出现上升。这时候买盈富基金的那些市场上其他基金经理表现上升,但是跟着恒指做投资的那些基金的基金经理却出现下跌——到底谁的表现符合真正的要求呢?

显然,从考核标准上来说,后者更贴近恒指的走势,应该获得奖励。但买入盈富基金的那些基金经理心里会非常不满,因为这并不他们自身的错误而导致“跟踪误差”扩大。

但是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原本需要配置盈富基金作为自身投资策略的投资机构,便会因为SSGA的行为导致自己的投资业绩受到投资者的质疑。

所以SSGA原先的声明是一个对业界影响很深远的决定,这也是外界一直很奇怪,SSGA年初发布它的言论之前,有没有充分考虑到它们的言行对于市场其他基金经理的重大影响。

反过来说,如果SSGA是充分考虑后仍然发出这样的言论,那就更有问题。说明它并没有遵循自己所对外提倡的ESG投资决策,从社会责任和合理管治方面去处理自己的投资决策。

转态也难短期内弥补形象

SSGA的言论出台后不久,2021年1月12日,香港著名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曾任港交所前独立董事)就提出质疑,认为盈富基金会被逼偏离恒指,并评论说,盈富基金监督委员会应考虑交由非美资行处理盈富基金事务。

简单来说,日后美国人或是美资机构出任香港的基金管理人和受托人,都会因为SSGA事件被外界质疑。

Webb只是民间人物,更深刻的评论来自金管局前总裁、现任行政会议成员任志刚。1月12日,任志刚也公开表示对SSGA的不满。并提出,如果因为基金管理人不能买卖个别成份股而导致追踪误差,“便不适合出任这个工作”。

还是在1月12日这一天,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响应外界要求盈富基金更换管理人的诉求时意味深长地回应了一句,称金管局在监督委员会人事任命上仍有“剩余影响力”。

事实上,更换盈富基金的管理人,不论是流程还是变更的决策,都需要有较长时间的论证,而且根据香港的机制,林郑并不是很适合对此事进行决定性的表态。

所以,港府新闻处后来发出稿件,补充说明林郑月娥所指的“人事任命”,仅为盈富基金监督委员会,而非直接负责的管理人或受托人。

金管局发言人也在回复媒体询问时解释,监督委员会成员的委任及免任,须由监督委员会本身作出。监督委员会的主席由外汇基金投资有限公司从成员中指定一位出任。而金管局希望,SSGA作为盈富基金经理人,能进一步厘清所作出的改变对投资者的影响,并采取一切可行和必要的措施妥善处理对投资者的影响。

不知道是不是连续多名重要官员和民间股评家的评论起到作用,1月13日,SSGA公布,将会自1月14日起恢复对受制裁股份进行投资。

在笔者看来,盈富显然是感受到各方的压力,因此迅速调整了言论。但是这同样说明,其政策出台具有一定的随意性。

特别是,有关事件的负面影响已经造成。其中之一就是《信报》在2月16日的报道中所称,由于部分强积金计划的成份基金有投资盈富基金,积金局已经写信给强积金的受托人,建议就道富作为盈富基金经理人的适当性进行评估。

会不会有后续影响,目前还不知道。

但是作为强积金的受托人,应该都会研究,看是否需要作两手准备。因为谁也不能保证SSGA或是其他美资银行或是美资的基金经理不会再出现类似的“神操作”或是神言论。香港业界目前暂且按兵不动,更主要还是在谋划和评估事件的后续影响。

从整件事来看,SSGA的确没有恪守自己的ESG投资决策流程,这从侧面也反映出,一家合资格的ESG投资机构,应该把国际政治形势分析与地缘政治因素也要列入投资决策流程,避免因为政治考虑而影响到自己的ESG投资决策。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