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明春:全球将重新审视人民币资产

2021年1月13日 12:30
來源:海通国际宏观研究

奇点财经2021年1月13日推送

作者:孙明春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原文首刊于金融界网站栏目《首席说》。
本文主要观点:
观点1、2021年GDP增速至少7%
观点2、全球将重新审视人民币资产
观点3、今年人民币有5%-10%升值空间
观点4、货币财政政策不会急于转向
观点5、A股核心资产重估后已不便宜


2021年GDP增速至少7%

金融界:2020年即将结束,您对中国经济在疫情中的整体表现有何评价?

孙明春:我对中国经济在疫情中的表现评价很高。在全球十大经济体中,中国是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我认为2020年中国能够实现经济正增长很不容易,我国最早遭受疫情冲击,但迅速控制住了疫情的肆虐并有序推进复工复。2020年我国外需表现超预期,国内各方面的需求恢复也超年初预期。

金融界:展望2021年,您预测2021年中国GDP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孙明春:我认为2021年我国GDP的数据也会非常好。虽然2020年GDP增长很不错,由于受到疫情的冲击,全年经济增速预计在2%~3%。我们预测,在基数相对较低的情况下,2021年GDP增长应在7%以上,部分人所说的GDP增速为8%、9%也很有可能。但考虑到疫情在全球还未得到控制,现在又出现变种病毒,因此保守来讲2021年GDP增速至少在7%以上。

全球将重新审视人民币资产

金融界:在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明显走高,您认为此轮人民币汇率走强的原因是什么?

孙明春:我认为有以下两点原因。第一、从基本面而言,中国经济在疫情期间表现出足够的韧性,令全世界另眼相看。以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我们通常会关注各种各样的经济指标,不论是GDP增长数据、国际收支数据、外汇储备、老百姓的储蓄、财政情况等都相当健康。同时,我国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像欧美国家一样搞大水漫灌,而是比较克制,财政政策也相对较为克制。我国的各种经济指标相比于其他国家(尤其是美国)是非常健康,明显比美国或大部分经济体要好。2020年我国贸易出口超出预期、贸易顺差较大,预计全年贸易顺差应该在4000亿美元以上,因此人民币汇率表现也应该好于其他国家的货币。

第二、从信心的角度而言,中国经济不仅是2020年成绩亮眼,回顾过去10年、20年我国的经济发展成就总体上比世界大部分国家要好。即便如此,仍有国内投资者、公众、国外投资者或企业对人民币的信心略显不足。自1994年至今,在基本面因素的影响下,人民币汇率一直呈现升值的态势,徘徊在 8.7—6.5之间。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经济的表现令大家刮目相看。需要指出的是,此次经济复苏情况与2008-2009年金融海啸后的经济复苏有所不同。那时我们通过“放水、大水漫灌、4万亿计划”创造了经济增长反弹, M2增速接近30%,而2020年我们的货币政策M2增长区间为10%-12%之间。在此种货币增长的状况下,我国经济仍迅速恢复。经过新冠疫情后,全球在重新审视中国。

近几年中国经济吸引力因经济增长率高、经济转型方面成就显著、消费内需抬升、产业升级、科技兴起等备受关注。此次疫情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中国在科技行业、互联网、AI+医疗等方面的进步,同时大家也意识到中国不仅经济增长率高、增长快,而且在增长质量方面的确有很大的提升,因此全球投资者重新审视人民币和人民币资产。在2020年,无论是人民币的国债、股票等资产表现都不错,而且相当稳定。

综上所述,我认为这两方面的原因是今年人民币升值背后的原因:一是基本面的原因,二是信心。

今年人民币有5%-10%升值空间

金融界:您是如何判断2021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

孙明春:从1994年汇率并轨、汇率体制改革至今,人民币汇率已历经近27年的升值趋势。未来5至10年,人民币汇率仍会处于长期升值的大通道中。从大方向来看,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中国经济依然是全球经济中的亮点,2021年人民币汇率将仍呈现升值态势。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对人民币汇率应该有双向波动的认识,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大趋势并不意味着一定没有贬值,例如一段时间内经济数据好,大家对人民币信心强,人民币汇率可能升值变快;或由于各种因素导致一些扰动,会出现一定程度的贬值。但人民币阶段性贬值并不影响长期性的升值趋势,预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仍有大约5%-10%的升值空间。

货币财政政策不会急于转向

金融界:在12月2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延续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您认为这释放了什么样的信号呢?

孙明春:有以下几个重要信号,第一、我国的宏观经济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不会急于转向,而会根据形势变化采取微调的措施,这一点对于稳定信心很重要。第二、去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央行和财政部门秉承谨慎的态度。换言之,把困难考虑的更周全,才没有在2020年采取“大水漫灌”。在经济将长期受新冠疫情影响下,央行的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应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我认为必要的人道主义救助、以及对系统性金融风险进行排解都很有必要,但需要指出的是,救急不等于救穷,如果疫情在短期内不能结束,我们的宏观政策便不能在短期内用完,要给未来留有余地。由于2020年财政政策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多,使得未来3年我们还有足够的空间去应用财政货币政策。

A股核心资产重估后已不便宜

金融界:如果2021全球经济增速低于预期,各国央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退出或将持续延迟,您如何看待这种情况的?

孙明春:我对于2021年全球经济预期比市场或官方机构更谨慎,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大概率低于目前的市场共识预期。现在大部分的经济预测尚未考虑到新冠变种病毒的出现以及新冠疫情的反复,由于新冠疫苗的效果还需进一步得到验证,全球经济复苏可能比我们的预测还要缓慢。若欧美央行进一步延续宽松的货币政策政策,其好处是尽可能的避免人道主义灾难或危机,贫困家庭、失业人口、中小企业能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救助,这对于社会福利而言是一个尚可施行的方法。但作为经济学家,我们要客观看待它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

第一、宽松的财政政策会使财政和债务的负担进一步加重,很多国家的政府债务负担已然较高,在经历2020年的疫情肆虐之后政府债务负担进一步加重。如若2021年各国延续宽松的财政政策,我认为应多关注国家债务风险、金融机构和企业、甚至家庭部门的债务风险。第二、货币方面,欧美央行大肆发行货币导致资产价格的通胀。资产价格通胀对很多人来讲,短期看起来,是一个财富增值的过程,因为它有财富效应,但是资产价格通胀不能永远走下去,一旦出现某些原因致使转向的话,它所造成的冲击同样非常大。资产价格通胀的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加大了贫富差距,虽然穷人资产也升值了,但是贫富差距实际却在拉大,很多纸面上的财富看似在增加或增值,但其实际购买力却很可能在下降,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我们在做优化的时候往往要讲约束条件,现在财政货币政策的约束条件拿掉了,通货膨胀的约束条件拿掉了,甚至于消费物价通胀的约束条件也拿掉了。这就使得最优解碰到另外一个约束条件上,这个约束条件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是社会稳定方面的约束条件,或者是政治方面的约束条件,或者是国际关系方面的约束条件,或者是自然环境的条件,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我不认为央行或者财政这么拼命地印钱、放水、借债,可以无限这么干下去,它们很可能会在经济领域之外种下了更危险的种子。

刚才提到了大家对于人民币的信心在增强,所以增加人民币资产的配置是肯定的,增加的话无非就是股票、债券,当然还有实物资产,包括房地产等。需要补充的是,从收益率上来讲,海外的债券收益率都非常低,债券的估值、国债的估值都非常贵,因为有一个利差,所以我觉得机构投资者应该对债券持续保有兴趣。中国的股市也会吸引资金进来,当前大家都非常青睐蓝筹股或具有比较真实基本面的成长股,但这些股票的估值相对较昂贵,我们讲核心资产讲了好几年,终于今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价值重估,但重估后价格真不便宜了,大家需要小心。所以我觉得海外投资者买国内股票来讲,虽然着眼于长期投资,但估计面对这么高的估值,也可能会望而却步,至少会三思而后行。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