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昊2021新年献词:如果你不爱这个世界了,那就重新再爱一次

2021年1月1日 09:46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谭昊

奇点财经1月1日发布

作者:谭昊,彼得明奇资产管理CEO、RIH投读会创始人


这里是清晨五点半的广州,安静得可以听得到落叶从花园里飘落的声音。我从被窝里爬起来,准备写《原则》精读班第20讲的文稿。却忽然想起,马上要进入2021年了。不知何故,对这个新年好像没什么感觉。

那就自己找点感觉吧,新年献词不能少。

为什么不能少呢?恍惚中想起一部电影,名字好像叫“初恋50次”。大意是一个男人爱上了一个记忆力有障碍的女孩,每次女孩刚刚爱上自己,又会迅速的把自己忘记。所以只好不断地变着花样,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我想,一个人的新年献词就像是不断的提醒自己——这个世界是值得你爱的。如果你感觉不到值得了,那就重新再爱一次。

几个月前的一天,一位朋友给我做教练,当时谈的是孩子教育的话题,我想找到在养育孩子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隐喻。后来的画面是一棵充满生机的苍天大树,蓬勃生长,气宇轩昂。不过我当时的感觉并不是我对这棵树做了什么,才让它如此蓬勃。我当时的第一个直觉是,这棵树是有多么热爱这个世界,才愿意在这里尽情的展开自己。

朋友,你愿意展开自己吗?在这个世界里,就在此时此地。如果这个世界带给你的不完全是温情与呵护。还有意外,有挫折,有失败,有艰难,你还愿意在这里尽情的展开自己吗?

就在一周以前,《原则》的作者,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利欧,这位71岁的老人,失去了他42岁的儿子,因为车祸。

就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尽管当天的日程排得很满,我毫不犹豫地抽出时间,给瑞写了一封短信(详见:写给瑞·达利欧的一封信:一生恪守原则,相信你终有力量走出悲痛 |谭校长一千零一夜No.170)。

在前言中我写道,我的发心是:希望让瑞能够知道,虽然他失去了一位儿子,但是他的思想正在全世界影响更多的人。这也是一种类似生命的传承,希望这个反馈能够传递给他一丝安慰和鼓励。

随后桥水中国的朋友找到我,我也已经将这封信译成了英文,转达给了瑞。

就在昨天,我的太太在一个好朋友的创业公司做教练式工作坊,支持他们年轻的团队成长。在那里我听到了很多年轻人内心的宝贝。听到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艰难的2020年,一些人同样经历了生命中重要的离别。

有个高大的男孩哭得泣不成声。有个女孩说,”在今年的整个上半年,我都活在一种抑郁的状态当中。“是啊,回想疫情冲击之下的2020,曾经抑郁的又何止一个人?

但是,当她站在这里,她从抑郁中走了出来。还有千千万万人,从失去,从悲伤,从抑郁中,拍拍身上的灰尘,抖擞精神,重新出发。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我们一次又一次从坑里爬出来?让我们一次又一次摸爬滚打,尽管姿势并不优雅,但是没有停下脚步?

就在两天前,我的一位同事在上班的路上被车撞了一下。幸好并不严重,车撞到了腿,他用手撑了一下地面。去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轻微伤,拍了片子,骨头没有受伤。但是他当时自己的感觉,一是反胃想吐,另外是全身有点发麻。医生说这有可能是人体的一种本能,是受到惊吓之后人体的一种自然的应激反应。

力量从哪里来?有的时候,没有那么高大上。力量就是我们的一种应激反应,就是一种本能。就像一只温柔的狗妈妈,如果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可以迸发出极大的战斗力。那是写在我们基因里面的力量。

这种力量很重要,也许在艰难的时刻支撑我们度过的,就有它的一份功劳,但是,这种力量也许不是人生力量的全部。

如果我们把这种与生俱来的原始的,本能的力量,姑且称之为“原力”的话。那么人生中至少还有另外两种特别重要的力量:业力和愿力。

业力这个词似乎来源于佛教,听起来有点玄乎,很多人避而不谈。不过在我看来这个词跟宗教没有一毛钱关系。在我看来,业力就是在一个更大的系统中,比如宇宙这个系统中,一些相互作用的规律而已。

当然,这些都是个人见解,谈不上什么证明。只能说这是我选择相信的定义。我来跟你分享两个我相信的定义。

第一个定义来自于我太太正在研究的人类图(一门很有意思的小众学科)的房老师。他说,业力就是,凡是你所做的,都是在发出一种信号,允许宇宙对你做同样的事情(至于宇宙做不做,那不一定,宇宙 is busy)。

另一个定义我以前在专栏里写过,我称之为业力第一法则。凡是你想得到的,先帮助其他人得到它。

是不是觉得这两个定义讲的是一回事?其实在我看来,业力就是跳出人的肉身凡胎之后的一种系统思维。人是系统的一份子,就像地球是太阳系的一分子,会受到系统中各种力量和规律的制约。有一些轨迹不是自己想挪移就可以挪移得动的(你被系统双规了),这就是业力。

那什么是愿力呢?我最喜欢的一个隐喻是,愿力是一块凡铁变成了磁铁,不但自己的分子排列整齐了,还可以去磁化其他的凡铁。

愿力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外在的目标,是一个伟大的志向。但其实不仅如此,愿力更重要的是一个人内在源头的改变。这里引用一句我很喜欢的,奥托在U型理论中的表述——领导力的实质是在个人和集体两个层面上改变我们行为的内在发源地。

想象一条河流,本来的发源地是海拔500米,如果它的发源地变成了海拔5000米,这条河流会有什么变化呢?

借用奥拓这句话,我认为,愿力才是一个人和一个组织的终极领导力。

那么业力和愿力谁更重要呢?业力是我们受到一个更大系统的制约,愿力是我们内在源头的改变。

两个力都重要。不过如果一定让我选更重要的,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愿力。抱歉不是因为什么科学道理,而是因为选择相信愿力,你的人生会更好玩。

如何才能让人生更好玩呢?是环游世界吗?是更多的美食吗?是更多的恋爱吗?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

在前几天的平安夜,我在湛庐阅读做了一场直播,谈《原则》的解读。有一位读者提了一个问题,问我人生的意义。这个问题一下把我拉回去很多年前,想起我对意义上下求索,然而求而不得的那些年。

回答刚才那个问题:如何让人生更好玩呢?我认为答案就是——注入意义。

如果你觉得没有意义,不管你在吃什么山珍海味,你都会觉得在吃一块已经被嚼过了1000次的口香糖,索然无味。如果你觉得有意义,哪怕你在吃开水泡饭,你也会觉得甜蜜满满。

请注意我的用词,我说的是注入意义,而不是寻找意义。当你寻找意义,你打着远光灯全世界也注定找不到。当你学会注入意义,当下的此时此刻你已经意义加身。

我的朋友李国飞曾经写过一篇雄文叫做“将心注入”。从这个角度理解,注入意义跟将心注入是相通的。心生万法,心生玩法。

关于意义,也许特别适合套用那句老话——不是因为看见才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才看见。

其实比看见更重要的是感受到。意义是带着温度的。不管你在做什么,只要你感受到那份意义感,它就比你微信钱包里的数字更真实。

说到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些人。

感谢我的家人,感谢我的儿子会在早上六点多迷迷糊糊起床之后,走到书房跟我来个拥抱;感谢我的老妈在寒冷的冬天亲手做好辣椒萝卜快递过来;感谢我的老爸面对疾病时的坚韧不拔;感谢我的妻子对我就像在磨一把宝刀。

感谢我的天涯海角的兄弟们,我们时而互相启发,时而彼此调侃,时而真诚抬杠,但总是内心温暖。

感谢我的同事们,忍受我的高标准,不单是对事情上,更是在个人进化上。我想他们一定感受得到我的推力。但我希望未来更多的不是推力,而是他们的发动机被点燃,他们带着我飞。

感谢教练这个领域的伙伴们,我们的彼此赋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之一。感谢原则进化群的群友们,这个共同的场域真是个奇妙的地方。

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具名了。总之,谢谢你,让我爱着整个世界。

结尾的时候就用引用一份《原则》精读班的作业吧,一个朋友在作业中谈到了梁启超,说他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这让我想起《金刚经》上的那句话,凡所有相皆是虚幻。但是作为凡夫俗子,我想要补上一句——

凡所有相皆是虚幻。but,除了你内心的热,除了你眼里的光。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