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崩溃才刚刚开始, 现在的美国像个火药筒

2020年6月1日 04:3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6月1日报道 – 特邀记者 李大卫 发自美国

在美国许多主要城市暴力和纵火活动持续升级的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忙着与Twitter争执是否可以发推文讲开枪杀人。目前根据Worldometers疫情实时统计数据,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突破“黑色里程碑”, 达到100,468人,约占全球总数30%。过去10周内申请失业救济的美国工人总数达到4,000万。美国周五公布的5月份就业报告预计显示, 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使美国大部分经济陷入停滞, 美国失业率已上升至约20%。病毒大流行之前,美国的失业率为3.5%。

现在,美国全部50个州都在某种程度上放宽了针对疫情的限制措施,尽管其中许多州并没有达到特朗普政府设定的重启经济门槛,包括新增确诊病例数连续两周下降等。随着经济重新缓慢开放,预计在未来几周内股市可能围绕被大幅打压的航空股和中小板块进行调整。

BTIG的股票和衍生品策略主管Julian Emanuel表示,最近表现优异的股票都是对经济重新开放最为敏感的行业。但问题是,在病毒真正得到治疗突破之前,可以增加多少空中交通或旅馆住宿呢? 这些股票成为数月来激烈辩论的问题。但是”在重新开放或者秋天的疫苗进展情况有所改变之前,我不知道答案”。

美国的经济数据与股市估值之间存在着“日益严重的脱节”。市场相信这场衰退将是V型的,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市场毫无头绪。除非发生另一场灾难(例如,第二波更严重的COVID-19浪潮),否则股市最大的风险在于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可能会停止重拳。只有美联储继续购买债券,降低债券收益率和保持市场流动性,股票才能抵抗经济下滑。

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会对科技行业不利

Emanuel认为, 社交媒体和科技公司面临双重不利因素,这可能阻碍股市恢复,因为这些公司一直是3月低点以来的领头羊。在与Twitter意见分歧之后,特朗普周四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旨在限制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法律保护。Twitter,Facebook和Alphabet都对这一举动表示抗议,此举对Twitter的股票造成了最大的打击。

伊曼纽尔(Emanuel)表示,“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公司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中国问题的影响使得苹果等公司除了供应链问题外,还存在大量营收风险。美国特朗普总统周五下午宣布,美国将撤销对香港的特殊待遇,并制裁中国政府官员,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限制中国公民的学生签证,并加强对在美国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的监管。

此类有针对性的制裁对经济的总体打击可能性很小,投资者们松了一口气,股票由当日低点回头走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当天仅下跌了17点,不到0.1%, 标普500指数收涨0.5%。周五早些时候,华尔街担心川普可能会宣布更严厉的制裁, 或继续提高对中国商品的关税,或推迟去年年底达成的贸易协定。

美国将取消赋予香港特殊地位的政策,包括引渡条约,出口管制豁免和双重用途技术协议。特朗普还表示,美国将制裁那些通过和执行香港新法律有关的中国官员和相关人员。

投资规模达330亿美元的Oppenheimer Developing Markets Fund的基金经理Justin Leverenz认为:“世界不可避免将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分裂。”Leverenz表示,美国不再是唯一,世界将变得更加多极化,而中国将亚洲其他国家一起拉入了分裂轨道。这意味着当这两个大国变得更加自给自足, 国际企业和投资者将不得不相应的重新调整步伐,未来几年国际经济态势将发生重大变化。

对于北京来说,香港不是一个会退缩的问题,这意味着香港自治权的持续削弱。但是,香港将继续成为通往中国的外国投资和贸易的门户,部分原因是, 继续这样做符合中国的利益-特别是在美国加强对中国上市公司的审查之后,有可能使它们与美国投资者隔绝。中国公司已经开始在香港进行二级上市。Leverenz说:“我不认为香港会失去其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人将为中美贸易战付出代价,而且将付出艰辛的代价。该研究称,冲突将削弱美国企业的投资增长率。贸易战也将造成财政损失,从可能造成税收低效, 到供应中断,再到公司对税费的昂贵调整等。

美联储的行动现在可以刺激市场, 但是以后可能要付出代价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直在给总统特朗普强劲复苏的说法泼冷水,他警告说,美国可能面临严重及长期的经济衰退,这次衰退的规模和速度是现代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比二战以来的任何一次衰退都严重。

根据美国经济咨商局(the Conference Board)的预测,2020年美国GDP增速在-3.6%和-7.4%之间。根据这个预测,美国2020年几乎确定陷入衰退。对于明年的美国经济,IMF等机构充满了乐观,IMF预测2021年美国经济将增长4.7%。对此,我们认为过于乐观了。

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华尔街因为缺乏流动性,以及对金融市场救助的必要性的质疑,导致市场因为资金断裂而出现恐慌性下跌,进而产生螺旋式负向反馈,危机从受困金融机构蔓延到优质企业,直到美联储介入,接管房利美和房地美,并救助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才开始出现转机。

本次技术性熊市刚开始没多久,美联储迅速启动逆回购给市场注入流动性,控制国债期限利差和波动率,同时限制信用利差持续走阔,可谓非常及时。当年美联储的刺激政策连绵了几个月的时间,犹豫不决,等到雷曼兄弟破产,危机已经成型后再大规模救市,可谓追悔莫及。此次不等危机成型,及时介入资本市场和实体信用,相信不会重蹈十二年前的覆辙。

长期来看,美国经济复苏面临着以下3个不利因素:

1. 最大的风险是疫情在美国二次爆发: 现在,美国疫情的拐点正慢慢出现,复工计划预计将更加激进。更激进的复工计划意味着更大的疫情二次爆发风险。美国经济咨商局预测,如果美国的封锁措施失效,美国疫情有可能在秋天出现反复。那么,美国经济四季度必将再次出现明显衰退,也很可能波及到明年的经济复苏。

2. 美国居民预防性储蓄可能增加,制约消费修复: 这种制约将加大政策对冲的难度,削弱刺激政策的效果。重大自然灾害、经济或金融危机都会对居民的储蓄冲动产生深远的影响。以最近的2008年“大衰退”为例,美国个人储蓄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从低点的3.8%提高到了2012年底的12%,持续了4年多。而现在我们看到,这个比例已经开始明显提升了,3月底达到了13.1%。很显然,储蓄的背后是即时消费的减少。因此,很难指望美国消费在明年或更久的未来得到根本性的复苏。要知道,美国的消费占GDP的比重达到了70%。

3. 美国很难实行负利率: 特朗普称自己是负利率的坚定拥护者,但鲍威尔断然拒绝,称美国不可能实行负利率。背后的原因是,美国作为世界储备货币和全球金融市场锚,其利率也是全球金融市场的锚定定价。更重要的是,美国还有4万亿美元的货币基金,是企业短期融资和资金运作的重要渠道,大量企业通过短期商业票据进行融资。负利率将导致货币基金投资人流失,造成美国企业短期融资出现问题。

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崩溃才刚刚开始, 现在的美国像个火药筒

明尼阿波利斯的抗议活动已经蔓延到其他城市。周四晚上,有人在丹佛的示威人群附近开枪,纽约市逮捕了40多人。肯塔基州的一次抗议活动中有七人被枪杀。这些示威是由特定的警察暴力事件引发的,但它们也发生在更广泛的健康问题和经济破坏的背景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社会科学系主任Darnell Hunt表示:“社会学家数十年来一直研究集体行为和城市动荡,我可以肯定地说,共识观点是, 总有一系列因素使集体行为,动乱和动员的情况成熟。”目前的背景环境正好符合。明尼苏达州进步检察长基思·埃里森(Keith Ellison)说,最近,当他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散步或跑步时,他感到“一种即将到来的焦虑”。他说,“很多人已经在家自行隔离了两个月, 他们不安。他们中的一些人失业了,其中一些人没法交房租,他们很生气,很沮丧。”

这种挫败感可能会加剧,因为大流行造成的经济崩溃才刚刚开始。在某些州,暂停驱逐房客已经结束或将很快结束。国会通过的《 CARES法案》的失业救济金将于7月底到期。州的财政预算已经破产,华盛顿的共和党人迄今仍拒绝向各州提供援助,这意味着我们很可能很快会看到公共工作和服务的大幅削减。

现在的美国觉得自己像个火药筒。周三,记者Robert Evans和Jason Wilson在调查网站Bellingcat上发表了关于“ boogaloo运动”的报道(“民兵运动的极端线上更新”)。Evans和Wilson写道:“Bogaloo Bois希望,随着天气转暖, 他们将与执法部门发生武装冲突,并将为美国爆发新的内战提供动力。” 他们补充说:“冠状病毒导致的分裂之后,社会非常不稳定, 很可能助长了美国城市街道上的广泛暴力。”

面对这种国内动荡,大多数美国总统都会寻求消除民众的愤怒。这是内乱的原因之一,内乱会导致改革,造成损害。变革已经来临,激进主义者已经准备好,在职者必须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才能恢复公共和平。”

但是,现在美国的这位总统,他不规避混乱, 他甚至制造仇恨与种族歧视。随着即将到来的2020年的选举,特朗普恢复了他2016年的极端言论。周四深夜,明尼阿波利斯的居民为了反抗被警察拘留的黑人George Floyd无辜之死, 烧毁了一个警察局。总统在推文中回应说:“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刚刚与州长Tim Walz做了交谈,并告诉他,军队会一直陪在他身边。遇到任何困难,我们将控制一切,抢劫开始时,射击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