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美国的医疗保险是如何运作的?(上)

2020年5月15日 11:3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5月15日报道 – 记者 梁静 发自香港

众所周知,医疗保险在美国既昂贵又复杂。美国没有像其他发达国家那样,为所有公民提供政府医疗保险制度,而是采用了另一种混合且复杂的制度,从而使总人口的8%(近2800万人)没有经济能力购买医疗保险来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

1. 私人医疗保险基础知识

美国医疗保险领域有私人和两种政府运作的医疗保险计划。主要分为以下三大部分:

1. 私人医疗保险:近55%的美国人享受这类医疗保险,在大多数情况下,由雇主与雇员共同出资。雇主及企业并不完全负担其雇员与工人的医疗保健费用,此外,被雇人员在医疗保险费用中所承担的比例也各不相同。如果你没有雇主/配偶雇主,学校/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并且已经26岁以上不能加入父母的保险,就必须自行购买医疗保险。

美国约有200多间医疗保险公司,各家旗下又有HMO、PPO、EPO等各类型医保以满足不同客户需求,总结起来也是上千种保险计划选择。医疗保险公司的好坏可是会影响到日后支付赔偿时的便利性、快捷性、公平性与否,因此选择信誉加的医疗保险公司也是不应忽视的一环。通常,保险费较高的保险计划会涵盖更多的医疗费用。

民众也可以从平价医疗法案 (ACA) 的医疗保险市场 (Health Insurance Marketplace) 选择最适合您的计划。 平价医疗法案 (Affordable Care Act) 也称为“奥巴马医改 (Obamacare)”,它为那些付不起高额保险费的人提供补贴。补贴的数额取决于个人收入。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纽约和马萨诸塞等州都有自己的医疗保险市场.

根据平价医疗法案的规定,保险公司针对美国本土居民出售的长期医疗保险必须提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essential health benefits),包括:医生服务、急诊服务、住院、实验室检查、处方药、母婴保健、儿童牙科和视力、预防医疗和慢性病管理、精神卫生服务、康复医疗等。保险公司可以增加其它的医疗服务项目,但必须包括上述的最基本医疗保障。

2. 联邦健康护理保险 (Medicare, 红蓝卡):这类保险覆盖残疾人群体,以及65岁以上的老年群体,占到总人口的20%。

3. 州健康护理保险(Medicaid, 白卡):这类保险覆盖收入不超过政府定义的贫困人口平均收入的群体,占到总人口的17%。

《纽约时报》文章指出,每个美国人都要为医疗保健买单。美国为医疗卫生的支付费用约占GDP的18%,均摊至每个人约1.1万美元。这些费用将由个人、州与联邦政府及企业雇主支付。2019年,在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计划中,家庭平均支付的保险费用为2.1万美元,个人平均支付费用为7200美元。这样的保险计划摧毁了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劳动力市场。

2. 新冠疫情暴露美国医疗体系哪些缺陷?

美国可以负担世界一流的卫生系统。为什么却没有一个可以为所有公民提供政府医疗保险的制度? 美国社会正面临的一个深刻矛盾,一方面,美国医疗卫生行业利润丰厚、商业化严重,对于市场垄断与抬价等乱象,执法者一直放任不管。另一方面,美国民众与政府支付的医疗卫生成本越来越高,却仍得不到应得的医疗服务。

人们普遍认为,美国医生及助理护士的收入非常丰厚,但这是不正确的看法。真正赚钱的是药品公司和保险公司。在2019年,美国公民的人均收入为6.5万美元,而医生当年的平均收入为20万美元,护士的平均收入为7.5万美元。 

医疗卫生的成本上升对美国政府来说也是无法承受的负担。美国各州对医疗补助的支付比例从2008年的20.5%上升到2019年的28.9%。为了应对这些不断上升的成本,美国各州削减了对道路、桥梁和州立大学的投资。此外,美国联邦政府面临着将近1万亿美元的赤字,而这几乎完全是由医疗补助和医疗保险的成本上升造成的。

美国许多非营利的医院进行了合并,垄断多个城市的医疗卫生,他们利用这种垄断来提高价格。许多美国人,甚至包括那些有保险的人,都面临着他们无法负担的账单,或是被“意外”的医疗费用打压,这些费用被那些不接受保险体系的医疗提供者夺走。正是那些不接受保险体系的救护车服务和急救部门,由于其利润丰厚,已成为私人股本投资者的最爱。

美国许多医疗设备制造商也进行了合并,为了维持产品的高价,在某些情况下,他们采用强势策略,扼杀与吞并初创企业。

美国立法者和监管者本可以阻止这些市场乱象,然而,他们却选择不这样做。由于高昂的药价、医疗费用等,美国公众的愤怒一直在累积。现在,美国医疗卫生系统的脆弱性在新冠疫情面前已经暴露。而民众的愤怒可能会冲破保护华盛顿的警戒线。

今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冠状病毒法案,其中包括31亿美元用于研发和生产药物和疫苗。两党的共识是不同寻常的。因为制药公司成功游说两党同意削弱或取消了医疗法案中涉及的”可负担性”条款,这些措施原来用于控制药品价格或迫使新药的专利无效。

冠状病毒危机将不可避免地改变美国医药保健行业, 使其成为对抗Covid-19的超级英雄。如果是这样,它可能变得比以前更加不可触碰。或者成为金融掠食者,使成千上万人无法支付冠状病毒的护理费用。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