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世界各国新冠疫苗研发进展到了什么程度?

2020年4月23日 02:0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4月23日报道 – 记者 梁静 发自香港

4月15日世卫更新的统计中,全球新冠疫苗临床试验已由4月7日的927项增至1135项。而中国相关临床试验全球占比从一周前的近2/3,降至近1/2。此前,4月11日世卫发布的文件称,全球已进入临床试验的疫苗有三种。还有67种疫苗尚未进入临床试验。

老鼠撒谎,猴子不说实话

East Carolina University东卡罗莱纳大学免疫学教授雷切尔·罗珀(Rachel Roper)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发SARS疫苗, 他表示, 鉴于SARS和COVID-19的相似度, 本以为两种病毒对疫苗接种的反应可能接近相同。但令人困惑的是,当研究人员用最有希望的前瞻性SARS疫苗进行动物测试时,他们遇到了困难。他们测试的两个版本都成功触发了宿主动物的免疫系统产生抗体,都不能有效预防疾病。 “ 人们一般认为,如果产生抗体,将可以起到保护作用,” Roper说。 “事实上不一定是这样。我们能够诱导免疫反应,但还不足以真正预防这种疾病。”

罗珀(Roper)担心,COVID-19可能证明了, 这是一个可以对疫苗产生抵抗力的病毒。FDA还从未批准过任何可以针对冠状病毒家族成员的有效疫苗,包括SARS,MERS和一些引起普通感冒的疫苗。

即使研究人员确实开发了可以有效保护动物的COVID-19疫苗,也不一定意味着它对人类有同样的作用。罗珀说:“在科学中我们常说, 老鼠撒谎,猴子不说实话(mice lie, and monkeys don’t tell the truth)。我们可以在小老鼠实验中获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在猴子身上起作用,但在人类实验时仍然可能不起作用。” 因此,必须在进行完任何动物试验后, 进行人体试验以证明疫苗对人类是安全的。

更坏的情况是,称为“免疫增强” (immune enhancement) 现象, 即疫苗导致感染症状恶化。抗体帮助病毒做到这一点,而不是阻止病毒进入健康细胞。 

国际制药商的加入意味着什么?

疫苗的研发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葛兰素史克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艾玛·沃斯里(Emma Walmsley)告诉BBC,一款疫苗的研发和测试往往需要数十年时间。如果一年半内能上市推广的话,已经是正常速度上的极大提升。

上个月,美国波士顿生物技术公司Moderna Therapeutics生产了一种疫苗,开始了首次人体试验。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Inovio Pharmaceuticals本月初开始测试其候选疫苗,马里兰州的Novavax公司也表示将在5月在澳大利亚开始试验。4月17日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和赛诺菲Sanofi宣布将联手研发新冠肺炎疫苗,将于今年下半年进行第一期临床试验,如果顺利,力争明年上市。

《财富》杂志引述香港大学法学教授、药品专利专家布赖恩·莫库里奥说,除了能够遏制全球疫情以外,第一个开发出疫苗还可以带来类似于中“彩票头奖”的奖励,因为全球专利制度相对有利于“赢家通吃”。他说生产出疫苗的公司很可能会身价暴涨;成功研发疫苗的国家就拥有疫苗分发的决定权。

罗珀(Roper)指出,即使不能开发出一支完全有效的疫苗,不完美的疫苗,或者只在短时间内有效的疫苗,也总比没有疫苗的好。罗珀说:“部分有效的疫苗仍然可以预防疾病大流行和死亡。” “尽管它不是完美的保护,但它确实可以防止住院和死亡, 甚至提高免疫系统。”

在这一点上,即使不完美的疫苗也不能算是垃圾slam dunk。 COVID-19病毒在野外表现出来的方式使人们很难预测它对疫苗接种的反应。从某种意义上说,免疫是一种通过教导其免疫系统产生针对病原体的抗体的方法,让您的身体认为已经患有该疾病的方法。但是,最近在中国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许多实际上患有该病的患者在康复后血液中的抗体水平非常低,在某些情况下根本没有。这表明,从疾病中康复或接受了疫苗接种的人可能仍能感染该病毒。

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4月17日宣布,今年9月或将有100万支疫苗面世,但这批疫苗被标为“可能有风险”。牛津大学的这款疫苗正进入临床一期试验,正在招募志愿者。也就是说,在临床证明是否有效前,疫苗已开始生产。

牛津大学詹纳研究所教授兼所长艾德里安·希尔(Adrian Hill)在网络简报会上告诉记者:“我们不仅开始小规模生产这种疫苗,而且还在全球7个地区有生产商。” “我们的目标是到九月份左右至少有一百万剂疫苗就绪,那时我们也拿到试验结果。”他说,三个疫苗生厂商在英国,两个在欧洲,一个在印度,一个在中国。牛津大学疫苗团队并未说明的是,如果疫苗临床结果发现不安全不适合接种,现在已生产的100万剂疫苗将作何处理。

通过使用现有旧疫苗可以帮助减轻新冠病毒扩散吗?

只有在世界大部分人口都变得免疫后,才有可能最终控制COVID-19。但这可能是在世界上很大一部分人口被感染后, 通过预防接种才会发生。目前正在努力加速开发安全有效的疫苗, 只有通过全面的临床评估才可以证明疫苗是安全有效的,才能用于大规模免疫。考虑到这需要的时间,在当前的大流行期间,没有COVID-19特效疫苗可以免疫。

为此, 科学界提出, 通过使用现有的减毒活病毒疫苗(existing attenuated live viral vaccines)来减轻SARS-CoV-2大流行。特别是,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oral polio vaccine)已被证明可诱导抵抗多种病毒和细菌感染。由阿尔伯特·萨宾(Albert Sabin)开发的OPV, 包含减毒(弱化)的脊髓灰质炎病毒,在全世界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中已获得巨大成功。

除了通过诱导杀死病毒的抗体来预防脊髓灰质炎,OPV还激活其他保护机制,包括先天免疫系统,从而使人们对其他病毒和细菌引起的感染具有抵抗力。例如,在1970年代季节性流感爆发期间进行的大规模多中心临床试验中,与大多数流感疫苗相比,OPV保护更多的人免于流感。此外,许多国家的观察性研究表明,即使在社区中没有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情况下,用OPV免疫的儿童的住院率和总死亡率也始终低于未免疫的儿童。

中国新冠疫苗研发进展到了什么程度

截至4月16日,据中国媒体网站《观察者网》的数据,中国有598项新冠病毒临床试验通过项目立项。同时有40多个项目被撤销。

英国牛津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陈铮鸣对BBC中文表示:“中国前两个月的临床试验,全球瞩目。当时没有协调,浪费了资源。” 中国流行病学专家钟南山说,“现在要在中国进行大规模的临床药物或是治疗的研究,已经没这个机会了。”

4月15日,被誉为“人民的希望”的瑞德西韦(Remdsivir)在中国的两项临床试验“暂停”,原因是“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已得到良好控制,没有符合条件的患者入组”。

4月14日中国国务院发布消息称,又有两款新冠病毒灭活疫苗获批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中国新华社报道,几天前,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的一款重组腺病毒载体疫苗已于4月9日开始招募二期临床实验志愿者,这是全球首个启动二期临床研究的新冠疫苗品种。

根据中国国务院的说法,中国正在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共五个技术方向上研发。

冠状病毒疫苗什么时候有可能准备好?

虽然世界各地数十个研究小组在竞相开发同一种疫苗, 瑞士制药巨头罗氏公司Roche的首席执行官塞弗林·施万(Severin Schwan)表示,冠状病毒疫苗在2021年底之前可能都无法准备好。他对疫苗能否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进行全面测试,生产和广泛分发表示怀疑。

施万在本周三(4月22日)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说:“恐怕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 到明年年底之前我们都无法接种疫苗。”他补充说,18个月开发出疫苗的时间表已经是“非常有野心了”。

罗氏计划, 五月份开始推行的血液检查可以帮助确定, 每个人是否携带病毒或者是否对病毒免疫。这样可以使部分人口逐渐恢复工作。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