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美国的医疗保险是如何运作的?(中)

2020年5月16日 16:53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5月16日报道 – 记者 梁静 发自香港

在文章的上一部分, 我们指出,美国为医疗卫生的支付费用约占GDP的18%,均摊至每个人约1.1万美元。这些费用将由个人、州与联邦政府及企业雇主支付。 美国明明可以负担世界一流的卫生系统, 为什么却没有像其他发达国家那样, 有一个可以为所有公民提供政府医疗保险的制度?究根揭底, 原因在于美国医疗卫生行业市场垄断和商业化严重,制药公司成功游说美国立法者和监管者削弱或取消医疗法案中涉及的各类”可负担性”条款, 无视高昂药价, 导致民众与政府支付的医疗卫生成本越来越高,却仍得不到应得的服务。

3. 美国处方药价格飙升

与其他国家相比, 政府直接或间接可以控制医药成本,美国却是将药品定价权留给市场竞争,因此美国的医药价格明显更高,使其成为世界上利润最高的医药制造市场。根据GoodRx的数据,2020年新年刚过3天,就有411种药物的价格平均上涨了5%,该平台追踪了3500多种药物的成本。在价格上涨的药品中,407种是名牌产品,4种是仿制药。

今年迄今为止,成本增长最快的药物是Neos Therapeutics的Cotempla XR,一种用于治疗多动症和发作性睡病的兴奋剂,其标价上涨了13%以上。其他常用的处方药包括, 经常用于预防血液凝块的Eliquis(上涨6%)和用于治疗自身免疫病患者炎症的Humira(7.4%)。

美国医药公司一月份提高药品价格并不奇怪,因为许多企业都在年初提高价格。去年一月,制药商将486种品牌药的价格平均提高了5.2%。 2018年,580种品牌药物平均涨价8%。

花费更高的药物主要被用于治疗呼吸系统疾病,癌症,HIV,多发性硬化症,类风湿性关节炎等。

处方药的标价上涨时,消费者通常不会直接遭受打击,Goetz指出,保险公司承担了大部分费用。尽管如此,费用还是会以其他方式回到消费者身上。保险公司可以选择减少药品承保范围,例如,限制患者使用昂贵的名牌药品。他说:“他们对所涵盖药物的清单越来越严格。”

在来自政客和患者的压力下,许多品牌药制造商已保证将其美国药品标价的年增长率保持在10%以下。制药商通常会就其标出的市场价格谈判回扣,以换取医疗保健人的青睐。这样一来, 健康保险公司和患者可以不用支付药品的全价。

辉瑞公司的女发言人艾米·罗斯(Amy Rose)说,价格上涨的药品中有43%是无菌注射剂。除此之外,辉瑞公司生产的乳腺癌药物Ibrance和关节炎药物Xeljanz将贵5%。另一家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提高其大约30种产品的价格,例如COPD和哮喘药物Ellipta,以及抗癌药物Zejula。制药公司赛诺菲提高其10种药物的价格。

4. 处方药价格问题将再次成为2020总统大选的中心问题

在美国,处方药的价格仍然是将近三分之一成年人面临的主要选举问题,对于非白人和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人来说尤其重要。民主党人对这一问题的高度重视是共和党人的四倍。

目前美国人面临的药品价格上涨完全与特朗普承诺的相矛盾,特朗普保证在2020年大选之前降低处方药价格。但是,到目前为止,他的提案都没有签署成为法律,甚至没有联邦法律规定处方药的价格上限。保险计划并未涵盖更多必须的药物,导致美国人被迫放弃使用药物,根据去年12月的《消费者报告》,由于价格昂贵,约23%的美国人选择在2019年不去提取处方药。

盖洛普(Gallup)和西部健康(West Health)进行的一项旨在评估公众对美国医疗保健成本看法的研究表明, 三分之二的美国成年人(66%)认为,自2017年特朗普政府成立以来,处方药价格上涨了一些或很多。

解决处方药成本上涨的一项建议是通过众议院法案HR 3,该法案于2019年12月12日在众议院获得了多数党派投票通过。该立法称为《 Elijah E. Cummings Lower Drug Costs Now Act》,要求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与制药商进行协商,为某些处方药设定最高价格, 最初包括胰岛素产品和至少25种单一来源的非仿制的品牌药, 是占国民支出最大的125种药物, 也是在Medicare处方药福利和Medicare Advantage花费最多的125种药物。

多数民主党立法者支持该法案,认为可以允许联邦政府管理药品成本上具有更大规模的谈判能力。特朗普总统,多数共和党议员, 以及制药行业贸易组织PhRMA反对该法案,并指出政府对制药行业的干预可能会限制创新和对新药的追求。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计划把该法案提交参议院投票。但是,对参议院进行该议案投票的公众支持很高,有75%的美国人,包括72%的共和党人,投票赞成。

根据盖洛普(Gallup)和西方健康(West Health)的最新研究,在23%的美国成年人中,去年他们至少有一次实例,当时他们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所需的处方药。另外,有13%的人说在过去五年中,他们的朋友或家人因无法负担所需的医疗费用而去世。

鉴于大多数美国人认为药物价格自2017年以来一直在上涨,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说特朗普政府在控制药品价格不断上涨上取得了进展,随着11月大选临近,这可能会导致特朗普的弱势地位。

COVID-19大流行也可能是11月医疗保健问题如何影响选民偏好的一个因素,根据盖洛普(Gallup)和西部健康(West Health)进行的调查显示,由于护理成本,14%的美国成年人表示, 将回避COVID-19的治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