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称将香港视同内地 哪些美港特殊关系将终结?

2020年7月24日 11:58

奇点财经7月24日报道 – 记者 张文成 发自香港

美国时间2020年7月23日,美国国务院在Facebook发表帖文,称总统特朗普实时起将把香港视同中国内地一样对待,即香港不再享有美国的特殊境遇,不再享有特别经济待遇,美国也不再允许向香港出口敏感技术。

美国国务院原文如下: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ong Kong will now be treated the same as mainland China: no special privileges, no special economic treatment, and no export of sensitive technologies.

这是美国大选前夕,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的又一事例。

在此前一天(7月22日),美国政府以保护知识产权及公民私隐为由,突要求中方关闭驻休斯敦领事馆,特朗普更扬言,有可能关闭更多中国驻美领馆。

美方有关指责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认为是美方单方面对中方发起的政治挑衅,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敦促美方立即撤销有关错误决定。

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撰文称,中方或向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下手。但奇点财经采访的一名香港地产界投资者表示,该建议不太可能实现,因为美国驻港领事馆的地皮是自购的,拥有999年产权(文章详见:美关闭中驻休斯顿领馆 过激行为背后缺乏理据)。

在特朗普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后,香港股市于本周五(24日)开盘后走弱。截止发稿,恒指在早盘时段下跌434点,跌幅1.72%。

哪些特殊待遇受影响?

不少评论员认为,香港的特殊关税地位是WTO所赋予,与美国无关。这种评论可能并没有展示出美国与香港关系的全貌,甚至可能混淆了香港的特殊关税地位和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相关待遇”含义。

根据维基,美国此前对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的“特殊相关待遇”,其实是依据美国国内法,即1992年国会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又称为《香港关系法》、《美港关系法》)。

美国国会当年推动并通过该法案,主要目的是为了应对1997年香港回归,需要有一套处理香港与美国关系的准则。在当年英殖民政府和部分香港人士的支持及游说之下,美国国会通过了上述法律。

法案容许美国政府依据《中英联合声明》,在金融、文化等领域给予香港有别于中国内地的待遇,承认香港独立关税区,并在一国两制框架之下,支持美国与香港的往来。具体来看,法案包括了以下几大方面:

第一,界定美国政府与香港之间的双边关系。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在回归后必须积极维持香港繁荣;在经贸、金融、货币、航空运输、通讯、旅游、文化与教育等领域与香港扩大双边的直接往来和关系。

第二,法案支持香港参加国际性的多边组织,享有国际合约规定的权利和贸易地位。例如,该法案称,“如果香港方面提出要求,美国政府必须履行其在国际协定中对香港的义务,而不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也在该国际协议中”。法案还指出,“不论中国是否加入WTO,美国均将香港特别行政区视为单独关税区,以及WTO的成员”。从这个角度来说,香港能取得在WTO的地位,与中国自身的努力,以及当年美国政府的支持都离不开关系。

第三,法案鼓励美国与香港之间发展商贸关系。包括,在贸易配额和原产地方面,美国将把香港视为单独的经贸辖区,鼓励美国和香港制订双边经贸协议;并要求根据关税总协定(世贸组织的前身)给予香港非歧视性的待遇。例如,法案要求美国要承认香港的原产地证明书;必须允许美元与港币自由兑换;鼓励美企赴港经营;允许香港进口敏感技术;鼓励美国与香港缔结双边投资协议等。

第四,法案鼓励美国与香港在运输与交通方面的合作。例如,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承认香港的国际运输中心地位,承认在香港注册的船舶、飞机等交通工具,承认持有香港官方颁发的许可证的航空公司地位,并要求美国政府直接与香港谈判航空运输协议。而且,在与香港缔结航空服务协议时,要将香港与中国内地分别对待。

第五,要求促进美港文化和教育交流。法案要求,美政府在文化、教育、科学和学术研究方面维持和扩大美港关系及交流,鼓励美国公民参与香港的双边交流。在富布赖特(Fulbright)奖学金项目之下,把香港与英国、中国内地区别对待,视作单独正式伙伴;并要求积极鼓励香港公民(以非移民为目的方式)访问美国,进行商业、旅游、教育及科研活动等。

上述法案也赋予美国总统终止或暂停执行的权限。

1992年法案通过时,中国内地有评论员撰文称,此法案开启了美国国会“干涉香港事务的恶例”。但是从随后的运作来看,客观地说,有关法案在维持美国与香港的商贸往来方面,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例如法案要求美国支持美元与港币的自由兑换,对于维持香港联汇制有一定的支持作用。

随着近年来中美关系的恶化,2020年5月29日,白宫发布声明称,特朗普已经宣布将会终止适用上述法案,并已派行政人员开始研究,如何撤销香港的特殊地位与相关商业优惠措施。

随后,在6月30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禁止出口国防设备与敏感技术至香港。7月14日,特朗普又签署行政命令,正式暂停此法第201条(a)中区别对待香港的条款,令香港特殊地位中止。

从上述轨迹来看,7月23日,特朗普通过美国国务院的Facebook账号,宣布即时起把香港视同中国内地,不再享有美国过往赋予的特殊境遇,不过是上述一系列动作的一个自然延续。

尽管如此,值得关注的是,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还没有提出针对上述五个领域的全面替代方案,而是针对其中部分条款如敏感商品出口、Fulbright奖学金计划等分别采用取消(eliminate)或暂停(suspend)的措施,因此外界普遍关注特朗普的后续举措。

对于美方此举的影响,接受奇点财经采访的香港各界人士观点不一。有的认为对香港的繁荣影响不大,有的认为不能低估其潜在的负面影响。

有香港金融界人士认为,中方绝不能低估特朗普的决心,因为他在上台之后便罕有地在2017年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把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者”,敌视态度明显,这也是中美建交以来首位如此定位中国的美国总统。

而在《美国-香港政策法》中,最令香港金融界人士关注的则是关于支持美元与港币自由兑换的条款。行之有效的“联汇制”确保美元与港币的汇兑风险在一个小幅波动区间,这给外资涌入香港提供了一层汇率保障,对香港的国际金融地位意义重大。尽管联汇制主要由香港庞大的外汇储备及金管局的货币发行制度作为保障,并行之有效地维持了几十年,但美联储提供的美元互换安排也不可小覤。

一位在香港、美国两地都有金融业务的做市商主管对奇点财经表示,金管局不可能把所有的美元储备以现金形式放在手上,因此当它面临突然而至的巨额美元现金的换汇需求时,获得美联储的互换额度是很有必要的。不过他也表示,美国单方面破坏“联汇制”的动机虽然可能会有,但其对美国自身的影响太大,美国方面可能需要权衡一下。“如果说美国要针对这个动手,也应该是敌对措施的最后一招了。”他说。

本文中有关法案的内容,主要参考https://uscode.house.gov/view.xhtml?path=/prelim@title22/chapter66&edition=pre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