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京东数科的价值不可低估?

2020年9月16日 02:3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 零壹财经

奇点财经9月16日推送

作者|舒宇
9月11日晚间,京东数科于上交所科创板披露IPO招股书。

作为前后公开上市计划的两家巨头,京东数科不可避免地被拿来与蚂蚁集团进行对比。

但是,如果仅仅通过与蚂蚁集团的对比来衡量京东数科的价值,则有可能错过一家同样优秀的公司。

不同的路径

京东数科其实走了一条与蚂蚁集团不尽相同的发展道路,尽管在最初,二者看起来非常相似。

京东数科诞生在2013年,最初名为“京东金融”。2016年11月,京东在第三季度财报中宣布剥离京东金融。此后,2018年9月,京东金融正式更名为“京东数科”。

京东数科起家的爆款产品是2014年2月推出的“京东白条”,这是业内首款信用消费产品,开创了业内信用支付的先河。这款产品的推出,甚至早于蚂蚁花呗,蚂蚁花呗诞生是在2014年12月。最初,京东数科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京东商城连接的企业和消费者。

2014年到2016年间,是京东数科的业务和蚂蚁集团的业务看起来最为相似的时期。这两年间,京东数科推出的主要产品是京东白条和京东金条,蚂蚁集团也推出了蚂蚁花呗和蚂蚁借呗。

但与此同时,京东数科还进一步向京东生态外的大型及中小型商户提供金融数字化解决方案,比如当时尝试扩大京东白条的市场,希望京东白条的用户不光能在京东商城买东西时用京东白条,而是在整个市场都能用。

2015年7、8月份,当时的京东金融联合中信银行推出联名信用卡,把京东金融用户主动推给银行使用。这个联名信用卡用了三个月时间,用户申请量超过100万,占到中信银行线上渠道较高份额,并且这个数字在不断增加。在这次合作中,京东金融发现自身的用户、风控数据可以帮助传统金融业务效率提高数倍,这促使京东金融调整思考角度,很快觉得应该加大这个方向。

此后,京东数科在与金融机构合作方面走得更远,发掘了更多市场机会,发展路径也与蚂蚁集团相比已经开始呈现出更多的差异。

比如,在信用卡科技方面,到2019年10月,京东数科已经迭代到“信用卡运营3.0”,联合许多大流量平台,帮助区域性银行代发信用卡、进行信用卡的数字化运营。

再比如,在资管科技方面,2019年2月,京东数科推出国内首个资管科技平台“JT²智管有方”,为金融机构提供贯穿资产管理全价值链的数字化解决方案,输出产品设计、销售交易、研究分、风险管理等方面的技术服务,帮助金融机构提升资产运营效率,共建资管新生态。

事实上,在金融科技之外,京东数科也将业务拓展到更多的产业。

2020年6月,京东数科提出“帮助客户和行业做增长”的目标,希望通过数字化技术,助力产业降本增效,提升用户体验,最终实现新增长。这项战略被概括为“首席增长官”,目前在AI与机器人、金融科技、智能城市、数字营销等领域有不少应用落地。

京东数科将目前的打法总结为产业数字化“联结(TIE)”模式,致力于为客户提供“科技(Technology)+产业(Industry)+生态(Ecosystem)”的服务。

战略升级关键期

目前,京东数科正处于战略升级的关键期。

过去,京东数科主要做的是利用数字科技助力金融机构做数字化升级。近两年来,京东数科正在将数字科技的应用领域进一步拓展,开始利用数字科技去做实体产业的数字化和城市公共服务的数字化。

京东数科的“首席增长官”战略,就是这一升级的起点。京东数科CEO陈生强曾经对这一战略进行过详细解释:“之所以我们要向这些产业和场景进行延伸,一是这些产业与金融行业一样,都存在数字化转型的强烈需求,通过数字化形成更多可供分析的数据资产和新的增长模型,驱动产业各方改变资源组织方式和模式,推动产业重塑增长动能,这就是我们要做产业数字化领域的‘首席增长官’的根本动因和目标。

二是从金融服务角度看,通过产业数字化,可以使得金融和产业两个领域基于‘数据’这一新生变量产生更紧密的场景联结,使得金融服务可以更早、更有效地介入到产业增长模型中去,更早的融入到企业和个人的资产生成过程,并从根本上提升资产透视能力和资产定价能力。同时,也能够让实体产业获得更便捷、优质的金融服务。也就是说,这些产业数字化之后,就会成为金融机构未来的第三、第四甚至第N个增长场景。”

目前,这一战略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

在智能营销方面,2018 年 11 月,京东数科发布了“京东钼媒”,一个基于物联网的全新智能营销服务体系。招股书披露,京东数科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商户和企业提供广告投放和精准营销解决方案,包括投前媒体选择、投中优化与实时监播、投后效果分析。

在政府数字化服务层面,京东数科就推出了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主要基于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为“底座”,打通城市数据壁垒,构建数字城市生态;以市域治理现代化平台为“核心”,助力政府提高城市治理水平,确保城市安全、稳定;以“生活方式服务业”解决方案和“AI+产业发展”解决方案为“两翼”,分别服务于城市居民和企业,提高居民生活幸福感和企业生产经营效率,促进居民消费和产业发展。

此次IPO筹集的资金中,有27.87亿元将用于新兴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招股书披露,新兴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主要基于公司数字化服务实践的经验积累,以前沿技术和行业理解为抓手,为智能城市、智能营销等新兴产业数字化业务板块进行赋能升级,并逐渐向更多产业领域深入渗透,实现数字 科技服务能力在多产业的迁移和复用,拓展产业数字化业务布局,加强数字科技综合服务实力。

从目前已披露的招股书来看,京东数科正在处于优化收入结构,实现创新型业务驱动成长的关键拐点。

对于京东数科来说,正在通过主动的业务结构调整和战略资源配置,增加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和政府及其他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等业务上的投入,推动公司逐步转向一家彻底的数字科技企业。

从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近几年来,京东数科在商户及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收增速正在放缓,但其他两项解决方案营收均在高速增长:来自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收在过去三年间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00.51%,来自政府及其他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的营收在过去三年间的收入年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39.05%。

图1:京东数科2017-2020H1收入结构变化

数据来源:京东数科招股书

虽然在目前,京东白条和京东金条还是京东数科最耀眼的产品。但是,未来,这个收入结构会逐步发生变化。

未来前景

未来,将是一场长跑,终局或许将与现在完全不同。

现在,金融科技的发展才刚刚开始。2019年,京东数科CEO陈生强曾总结:信贷业务全行业有150万亿规模,而在线信贷当前只有3万亿规模,占比仅2%;资产管理全行业有125万亿规模,而互联网理财当前只有10万亿规模,占比不到10%;即便发展最成熟的移动支付业务也仅占支付清算行业规模的10%。

产业数字化的发展也才刚刚开始。根据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2005年至2019年,产业数字化规模复合增速高达24.9%,显著高于同期GDP增速,占GDP比重由2005年的7%提升至2019年的29.0%,预计2020年,我国产业数字化增加值规模将达33.75万亿元。

图2:中国产业数字化规模

图片来源:京东数科招股书

在金融科技领域,京东数科的资管科技平台未来潜力巨大。目前,这个平台已经取得了一些初步的成绩。招股书披露,截至 2020 年 6 月末,公司云端一体化资管科技平台“JT²智管有方”注册机构已超过 1,000 家,覆盖银行、券商、基金、信托、保险等多类金融机构,公司已为多家头部商业银行托管部、理财子公司以及基金公司提供服务。

比如在与农业银行的合作中,京东数科就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能力,将JT²智管有方与农行托管平台打通,以基金交易及托管业务流程线下转线上为切入点,机构投资者可以实现一键下单、便捷开户、自动传递指令给托管行,托管行确认信息自动回传,所有线下流程实现线上化,有效提升运营效率。

在一系列资管领域的前沿布局以及与产业实战后,今年8月在第二届资管科技行业高峰论坛上,京东数科还宣布要通过JT²平台应用+核心系统本地化部署的“云地协同”模式,打造更开放、更智能的资管科技生态,成为符合当下国内资管行业所需的“下一代阿拉丁”。其要对标的是世界最大资产管理机构贝莱德自行研发的风险管理与交易平台阿拉丁(Aladdin)系统。

阿拉丁平台上托管的资产现在已经达到约20万亿美元,每天有2.5万名投资经理在使用它,其服务覆盖了交易的每一个环节,成为所有资管平台中当仁不让的龙头。而京东数科想要创造一个不同于贝莱德的、更加开放和智能化的资管科技平台。

在产业数字化领域,京东数科进入的领域都是产业数字化程度较低,但是产业空间足够大,规模天花板较高的领域。数字化设施在这些领域未来都将成为各行各业的新的基础设施。

据招股书披露,营销产业迎来线下媒体数字化转型蓝海。线下营销始终是营销产业的重要构成,线下媒体能够帮助企业直接触达消费者、提升品牌影响力。但传统线下广告难以实现精准投放;上刊监播成本高、难度大;投放效果难量化;线下媒体分散, 广告主也难以快速高效对接线下点位。

线下媒体的数字化转型空间较大,价值显著。根据沙利文出具的《中国整合营销服务行业市场研究》报告,线下传媒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549.90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768.00亿元,复合增长率达18.20%。未来,随着线下传媒的使用率及认可度的提高,线下传媒服务市场的规模将持续扩大。

招股书同时披露,智能城市进入数据驱动的发展阶段。2016 年至今,智能城市发展理念、建设思路、实施路径、运行模式、技术手段全方位迭代升级,进入以人为本、成效导向、统筹集约、协同创新的新型智慧城市发展阶段。

从发展重点看,智能城市进一步强化统筹布局和共性平台建设,破除数据孤岛,加强城乡统筹,形成一体化运行格局;从实施效果看,智能城市通过叠加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发展红利,推动城市网络化、智能化,形成无所不在的智能服务。

在这些领域,京东数科已经开始崭露头角,而且已经成为其中不可小觑的大玩家。

在智能营销领域,据招股书披露,公司已建立庞大的线下物联网营销平台,拥有自营和联盟媒体点位数超过 1,500 万,覆盖全国超过300 座城市以及 6 亿多人次。

在智能城市方面,京东数科已经以智能城市操作系统为核心产品服务了超过 40 家城市公共服务机构。比如,南通作为“全国市域治理现代化首批试点项目之一”,以其中危化品管理为例,“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指挥中心在打通9个委办局,12个系统的基础上,打造了危化品全流程监管这一创新应用,减小危化品监管过程中的盲区,最终形成南通特色的部门联动监管机制。

此外,应用“区块链+物联网”技术,在大宗商品领域,京东数科已经取得良好的开局。2019年10月,京东数科与中国仓储巨头中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合资公司“中储京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储京科”)”。

该合资公司聚焦大宗商品流通领域的智慧供应链服务,同时中储京科基于区块链技术,还可以帮助中小企业用储存在仓库里的大宗商品做质押融资。仅从大宗商品金融这个角度来看,就是比消费金融更大的市场。据保守估计,其中仅大宗商品质押融资这一业务的市场规模就有大约5万亿。据零壹财经了解,这项业务目前正在快速落地。

不过,To B业务与To C业务相比,有明显的不同。

To C业务起量快,但后期竞争激烈,消费者粘性不一定很高;To B业务在发展初期则投入巨大,营收增长比较缓慢,需要前期业务打磨好之后才能起量,但是一旦跑通,后期稳定性非常强,用户粘性较强,没有特殊情况,企业用户一般不会更换服务商。

因此,京东数科要拿出更加漂亮的财报数字,还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