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瑞幸式造假?香橼再发文爆跟谁学伪造新证据,同步发送中美四大监管机构

2020年5月1日 02:27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4月30日报道 – 特约记者 李大卫 发自美国

4月30日, 调查机构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 )再次发报告跟谁学伪造财报。该报告已经同步发送: 美国证监会(SEC); 美国证监会主席Jay Clayton; 美国证监会总会计师Sagar Teotia; 美国证监会公司治理部负责人William Hinman; 美国证监会调查委员会负责人Dalia Blass; 美国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 美国会计监督委员会主席William Duhnke III; 中国证监会(CSRC);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AMR)。

在附上的报告中,香椽指出该公司需要立即调查的两个最有力的证据是: 1)与GSX聘请的一家伪造用户与评论者公司员工的电话录音通话,说明 GSX的2019年注册用户中有40%是虚报的。"我们将提供原始记录给任何监管者或有兴趣的一方"; 2) 由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陈(Larry Chen)的长期控制的多个未披露的关联方。所有迹象都表明这些实体是被GSX用于调整财务状况,促进订单清理和/或不当地降低GSX的费用。香椽指出, 像许多中国股票欺诈一样,曾担任GSX审计师的Deloitte Touche Tohmatsu, 对此类信息处理基本忽略,视而不见。

“在过去的三周中发生的事情简直是惊人的。自从最初报告的发布,我们每天都收到四到五个函件来自中国大陆的前雇员,竞争对手或最有可能的投资者提供给我们以下证据:多项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 虚假入学人数(即刷学生); 教师挪用资金”。

香椽表示,根据上述信息,他们有足够的证据支持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调查以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跟谁学或其管理层和控制人员采取执法行动。

4月27日,据报道, 美国律所The Schall Law Firm宣布,它正代表跟谁学的投资者调查公司是否违反证券法。调查重点在于公司是否发布了虚假或误导性陈述,或者未披露与投资者有关的信息。在线教育企业VIPKID称于4月13日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交起诉书,起诉跟谁学“指使员工使用不正当手段窃取用户名单等商业机密”,并索赔800万元,目前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已受理此案。这也是在线教育行业领域,首例以“窃取商业机密”为由起诉的案件。

4月14日,调查机构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 )宣布做空跟谁学(GSX.US)。香橼对跟谁学的质疑源自于所有中国在线教育公司的横向比较。香橼表示,跟谁学与新东方,好未来,以及新东方在线相比,在2018到2019年的增长率达到了令人惊愕的432%,远高出其他同行。但没有一家媒体赞扬或质疑其火箭一般的增速。香橼Citron Research报告称,跟谁学高达70%的营收是虚构的,增长极其不实。本次报告中的多数质疑与此前Grizzly Research的报告接近,Citron Research指出,跟谁学创造出10倍于行业生产力的名师没有名字、没有合同,也从未出现在任何网站及商业计划中。报告认为跟谁学在微信群组中植入虚假学生,大约有80%用户是虚构的。

4月8日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举办媒体沟通会,回应财务是否造假的相关问题。陈向东回应做空:不存在刷单,个人将增持股票。4月6日,跟谁学发布致投资人的信称,审计意见的措辞与友商新东方好未来有些不同,原因在于跟谁学上市未满一年,享受萨班斯法案的豁免。

2月25日晚间,做空机构 Grizzly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长达59页的做空报告,称近期广受资本市场关注的中概股跟谁学(GSX:NYSE)有夸大财务数据、刷单等问题;2020年1月耗资3.3亿元在郑州购买的3栋楼,实际总投资仅7500万元,存在转移资金的嫌疑;并称尽管公司上市以来股价已经翻了三倍的,但实际上是教育上市公司中最差的标的。根据财报,跟谁学2019年财务数据十分亮眼,净利润暴增10倍。

又一个瑞幸式造假?“跟谁学”被指财务造假、虚增学生人数

2019年6月6日,跟谁学在纽交所上市,顶着“唯一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光环,IPO的发行价10.5美金,上市融资合计2.08亿美元。截至3月31日,公司股价累计涨幅达303.34%。然而这样一家公司,却被做空机构香橼Citron和Grizzly称为“最差的在线教育类上市公司(GSX Techedu is the Worst Publicly Traded Education Company)”、“一个骗子公司(a fraud)”。

香橼指控跟谁学是“2011年以来造假最明目张胆的一只中国股票”;并认为,跟谁学高达70%的营收是虚构的,公司股票应立即被停止交易,并启动内部调查;跟谁学报告的学生人数及收入与实际情况有很大的差距,并无意放慢欺诈的脚步。做空报告称跟谁学通过关联方北京优联、百家视联、百家云图分流成本,粉饰财报。

天眼查显示,北京优联又名“家长家”,2014年由跟谁学前员工熊骁注册成立,Grizzly Research认为它的创立是为了通过微信社群向跟谁学输送消费端用户。百家视联的法人、董事长是跟谁学曾经的联创之一、CTO李钢江。百家云图的法人、董事长、经理为邓弘,也是跟谁学曾经的联创之一,负责“天校”品牌。

GSX只有四名董事会成员。对于一家市值100亿美元的公司来说,这是非常不寻常。此外,包括首席执行官陈向东在内的三名董事会成员全部就读过中国人民大学。

GSX使用的审计师Deloitte Touche Tohmatsu与Citron曝光欺诈的Longtop和China Media Express中使用的审计师相同。负责的德勤合伙人GSX的审计工作是李立山(Li Li Shan),他的工作记录可疑。包括GSX在内仅有三家公司被李立山列为业务合作伙伴。另外两家公司是中国教育公司RYB Education(NYSE:RYB)和普信(NYSE:NEW), IPO以来下跌了70%至85%, 公司在中国声誉极差。

香橼指出,监管机构必须对GSX进行监督的原因在于,滥用刷单,伪造用户指标过大。刷单在在线教育中很普遍,因为与电子商务不同,不用交付需要运输的实物产品或存储。刷单在中国已经制度化,香橼提供了一家GSX使用的主要“刷单”公司的电话记录,并提供在报告中。

关于香橼研究最新报告英文原文,可以在此下载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