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飒 |第三批典型案例:涉案企业“自我救赎”之明路

2022年8月13日 15:41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推送于8月13日。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了《涉案企业合规典型案例(第三批)》,通过学习研究,结合我们的实务经验,跟大家分享如下个人观点:

主营业务涉刑,不是刑事合规的绝对障碍

实践中,我们向检察官积极争取刑事合规的机会,往往因为主营业务就是本次要追诉的行为,检察官会明确拒绝我们的诉求。检察官的逻辑是主营业务涉刑,根据XX司法解释,公司并非单位犯罪而是自然人犯罪,启动企业合规对于自然人犯罪的再犯可能性影响,可能收效甚微

因为司法解释对于单位犯罪和自然人犯罪的拟制规定,让不少基层检察官对刑事合规的开启望而却步。案例一中,上海Z网络科技公司自身就是服务本地商户的互联网大数据公司,在这类公司中爬取数据是很多大数据公司的不可言说的必备灰色地带。通过本案的公布,也让更多之前以爬取数据获取第一桶金的数据公司“放下心来”,通过刑事合规,还是能够争取较好的法律效果,而不是像之前一直半地下状态,抱着干一票,打不了被抓去坐牢的短视,合规让他们有机会持续健康发展,践行“长期主义”

侦查之初,即可着手准备刑事合规前序工作

案例一中,上海某区检察院在侦查之初即受邀介入,引导取证,明确鉴定方向。案子一经审查起诉,检察机关即开始实地走访并作出合规考察决定。考察期为三个月,从实务经验看,审查起诉期满打满算3-6个月,涉案企业合规工作可谓紧锣密鼓,我们认为在侦查阶段企业和辩护人就应该对涉案企业合规工作做好前序工作,扫清企业内部治理结构和决策结构中的现实障碍。读者可能会问,能有什么障碍?现实中涉案企业合规相当复杂,企业高管或企业老板涉刑后,树倒猢狲散的情况是常态,股东之间各怀鬼胎,决策企业合规的内部流程可能会非常缓慢,因此,我们一般会建议合规客户提前准备预案,防止检察院已经作出合规考察决定,但企业和执行层面还没做好准备。

图片
数据刑事合规的三个要点

作为亲自在一线打过若干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案件的团队,我们反向给互联网企业做事前合规时,侧重点会集中在红线领域。从案例一,我们了解到检察系统对于数据刑事合规的必备要求如下:

(1)数据来源合规。大数据公司的数据来源问题一直是顽疾,为了节约成本,很多大数据公司都是采取悄悄爬取的办法来积累数据量,本案例表明,刑法底线是不容许未经允许爬取他人持有的合法数据,如若需要他人数据必须签署数据交互协议或者相关许可合同来解决来源合法问题。

(2)数据安全合规。主要包括设立数据安全官、构建数据安全体系,落实《数据分类分级管理制度》《员工安全管理等级》加入区级态势感知平台,提升安全威胁的识别相应处置能力,分拆服务,提高运访问权限、数据及时脱敏、加密等。

(3)数据管理制度合规。建立数据合规委员会,制定常态化合规管理制度,开展合规年度报告等。

充分听取被害企业意见,推动刑事和解

在刑事合规中,充分听取被害人、被害企业的意见,是创举。在嫌疑人认罪认罚情况下,如果能够推动双方刑事和解,对于平息纠纷,创建和谐社会有正面意义。只是我们有点担心,万一被害人或被害企业坚决不同意和解,就是要给嫌疑人判刑,那么,是否会成为基层检察院开启刑事合规率不高的原因之一,有待进一步考察论证。

个人行为而非职业行为,是否有必要开展企业刑事合规?

通过案例二,我们发现嫌疑人是某上市公司董秘王某某,因个人原因两次向好友金某某透露公司重组计划和时间进程,王某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金某涉嫌内幕交易罪。飒姐团队在处理相同罪名时,涉事公司法务总监专门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员工个人并非职务行为或任职范围内的犯罪,做企业的刑事合规能够获得良好效果吗?彼时我们用法律逻辑进行了应答,而现在,我们可以直接拿出典型案例来佐证我们的判断,那就是可以

上市公司或集团公司,子公司同步参加整改

实务中,上市公司或集团公司有大量子公司或控股公司,在涉案企业合规中根据“股权控制关系”“业务关联程度”“管理层交叉任职情况”等因素,筛选出若干家重要子公司同步参加整改。讲真,我们在实务中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到底选择哪一家公司进行涉案企业合规?囿于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复杂,涉案人员可能牵涉多家子公司或关联公司,案例二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参考,那就是按照股权关系、业务关系、管理层交叉任职情况,在给涉事平台刑事合规的基础上,增加若干子公司同步进行合规整改,以达到较好的社会效果。

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可探索刑事合规

通过案例二,我们发现根据嫌疑人行为和涉嫌罪名,我们发现其刑期在三年以上,与早期刑事合规与轻罪匹配的“初体验”不符。典型案例中载明:“检察机关在侦查、起诉与审判三个主要程序环节上均充分利用了合规工作的有效措施,通过在侦查程序中慎重采取强制措施、在审查起诉环节督促开展专项合规整改、起诉后基于合规整改情况提出宽缓的量刑建议,融通了三个主要程序环节中的合规工作,对可能判处较重刑法案件如何适用合规改革作出有益探索。”,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三个环节中贯穿合规工作,对于侦查、审查起诉、审判阶段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不禁让我们想到某直辖市一起涉税案件,案件的辩护人是我的恩师,涉事单位通过辩护人找来希望获得合规服务,但是当时案件已经在法院审判阶段,而且即将开庭,考虑到3-6个月的考察期,我们没敢接受刑事合规的委托。如今从案例可知,即便是已经到了审判阶段,只要被告人或涉事单位有强烈意愿做刑事合规,那么,就可以申请做刑事合规以求宽缓的量刑建议。

小微企业,探索简式合规监管

案例三是一家房地产评估公司的评估师与总经理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通过探索对小微企业的刑事合规,两名被告人均获得了缓刑,法律效果显著。为降低合规成本、减轻企业经济负担,某区检察院直接开展合规监管、评估,设置合规整改时间表,要求涉案企业明确整改节点、按时序推进,通过六个月整改,最终验收合格。讲真,市场上能够提供涉案企业合规的法律团队并不多,主要集中在精品律所和大型律所,鉴于培养律师的成本较高,律师时间成本高,一般刑事合规整个项目做下来的费用着实不低,这对于律师行业而言是蓝海,但对于涉案企业而言是合规成本,是的,妥妥的成本

小微企业本身规模不大,人数不多,盈利能力有限,面对较大的合规成本只能望而却步,因此,检察院直接介入合规,提出时间节点,盯着企业合规大大提高了效率,值得赞许。

图片
全行业涉刑,启动“行业合规”

案例四着实令人惊喜,可能一些法律老友会觉得矿山、采石场能有什么远大前途,不如科技企业是朝阳。这种想法是短视的,且不说矿山企业对于地方财政的贡献,其对于整个社会的贡献值并不小,还要看到,通过案例四最高检实际上想传播的理念是:行业合规。也就是说,出于历史原因或行业特性,有些细分领域与现行法之间存在很难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会表现为整个行业普遍违法,或者说要想赚钱就得违法犯罪。

当年的网贷行业就颇具这种特色,但可惜P2P行业没有赶上涉案企业合规的大潮,如今遗留的案件也多呈现企业已经完全倒闭,继续经营的主体已经不存在了。但对于未来可能出现的其他科技金融行业,就完全可以依靠行业合规来解决棘手问题,通过刑事程序的倒逼,检察院联合本地监管机关共同对行业普遍违法的问题进行整改,设置时间表,从而挽救一个行业,那是多少个家庭,多少双眼睛。我们期待推动检察机关落实“诉源治理责任”,会同各主管部门对行业顽疾大刀阔斧整改。

不做纸面合规,检察机关“回头看”

案例五,一家民营高科技公司涉嫌串通投标罪,经过涉案企业合规,于2022年1月作出不起诉决定。在作出不起诉决定之后,嫌疑人回归生活,涉案工作回归正常经营,检察机关开展“回头看”,要求涉案公司对已经整改到位的部分加强常态监管,对较为薄弱的环节持续整改,检察机关邀请第三方监管人员围绕企业已整改问题及关联持续建设领域进行跟踪回访。这也表明,检察机关对于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案件,还要持续跟进,特别是合规不起诉的企业,如果仅维持表面文章,没有把合规落在实处,没能合规入心,还是会有再犯可能性,为了杜绝再犯必须加强回头看等持续监督工作。

图片
写在最后

涉案企业合规制度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各地检察院正在积极推进,社会上还是有一些朋友对于涉案企业合规不甚了解,甚至有些抵触,尤其是传统法律人。我们希望大家能够看到合规不起诉宽宥的企业家们,能够了解合规不起诉的优势

当然,我们也反对为了缓刑或不起诉效果而突击合规或搞假合规,这些做法是错误的。同时,对于真正无罪的案件,不能为了增加合规不起诉名额而强迫企业做涉案企业合规,无罪就是无罪,必须还人以清白。

以上就是我的心得,不成熟但很诚恳,期待与读者共同探讨,一起进步!!

作者简介:肖飒,香港奇点财经专栏作家。垂直“金融科技”的深度法律服务者,知名律所合伙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兼职导师、金融科技与共享金融100人论坛首批成员、人民创投区块链研究院委员会特聘委员、工信部信息中心《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编写委员会委员,被评为五道口金融学院未央网最佳专栏作者。

(声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本文所涉图片来源于网络或原作者,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