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飒 | 对元宇宙居民征税,可行吗?

2021年12月18日 13:42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肖飒

奇点财经推送于12月18日。

税收制度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经济制度之一,关乎国民经济的发展、社会资源的公平分配和基础公共服务的提供,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作用。

随着web3.0和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将元宇宙经济纳入税收监管体系具有现实必要性和合理性。那么,现有的税收法律体系是否能容纳元宇宙经济?今天飒姐法律团队就给伙伴们深入分析。

元宇宙用户(居民)经济活动可税性尚不明确

我国在《民法典》中已经明确将网络虚拟财产纳入法律保护范畴,虚拟财产的法律地位正式得到认可。(《民法典》第一百二十七条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虚拟货币、NFT和元宇宙却不能简单的类比虚拟资产,直接纳入现有的税收管理体系。

元宇宙经济主体具有纳税的法定义务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5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依法纳税是我国公民必须履行的一项基本义务。因此,元宇宙中的用户如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则其在元宇宙中进行的经济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发行、交易、使用、继承虚拟资产、虚拟货币)就具备了宪法的义务来源。

同时,我国《个人所得税法》明确规定:“在中国境内有住所,或者无住所而一个纳税年度内在中国境内居住累计满一百八十三天的个人,为居民个人。居民个人从中国境内和境外取得的所得,依照本法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在中国境内无住所又不居住,或者无住所而一个纳税年度内在中国境内居住累计不满一百八十三天的个人,为非居民个人。非居民个人从中国境内取得的所得,依照本法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据此,居住在我国境内的公民作为元宇宙用户属于我国法定的纳税主体。

而元宇宙经济(用户、居民)是否属于征税对象,我们暂且从个人所得税的角度进行考察。根据我国《个人所得税法》第二条第一款进行考察:下列各项个人所得,应当缴纳个人所得税:(一)工资、薪金所得;(二)劳务报酬所得;(三)稿酬所得;(四)特许权使用费所得;(五)经营所得;(六)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七)财产租赁所得;(八)财产转让所得;(九)偶然所得。

如前所述,元宇宙中可以形成市场和各类经济主体,在不同的元宇宙中,元宇宙与现实世界中进行多样化的交易。那元宇宙中以虚拟货币结算的工资、劳务报酬所得、经营所得等各类个人所得似乎同样属于合法的征税对象。

具体来看依据2019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规定,工资、薪金所得指的是:“个人因任职或者受雇取得的工资、薪金、奖金、年终加薪、劳动分红、津贴、补贴以及与任职或者受雇有关的其他所得。”

劳务报酬所得指的是:“个人从事劳务取得的所得,包括从事设计、装潢、安装、制图、化验、测试、医疗、法律、会计、咨询、讲学、翻译、审稿、书画、雕刻、影视、录音、录像、演出、表演、广告、展览、技术服务、介绍服务、经纪服务、代办服务以及其他劳务取得的所得。”

因此,我国公民在元宇宙中的经营活动,在元宇宙中取得的收益均可以被涵摄进我国的税收法律体系。但该结论却并不一定符合税收法定原则的要求,这也是针对元宇宙税收监管缺失的重要原因。

元宇宙税收监管受到法律保留原则的限制

税收法律保留是税收法定原则的基本内核,指的是征税主体若要对纳税义务人征税,就只能依据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来进行。这既是对政府征税权的制约,也是立法机关对征税立法权的实质性控制。

这是现代国家民主政府的重要原则,目的是防止政府滥用公权,任意对人民科征税收。具体来说,如果要对元宇宙经济中的主体进行征税,则必须以法律(此处为狭义的法律,专指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常所制定的法律)的方式明确纳税人、征税对象、税率以及征税办法,否则就不能对其征税。

因此,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明确的税收法律是向元宇宙经济征税的基础和前提。目前我国尚未建立针对元宇宙税收的相关法律,这就导致难以对元宇宙中的经济活动进行税收监管。

在可预见的未来,随着元宇宙经济体规模的进一步扩大,缺乏明确的税收监管将会导致国民资产遭受重大损失,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基本社会公平都会受到影响。无论是修订现有的税收法律体系,还是重新制定针对元宇宙内经济活动的新法都是刻不容缓的。

元宇宙具有税收监管的必要性

元宇宙具有创造完全自由市场的倾向

不受监管的自由市场是区块链技术从诞生之初就开始追求的终极目标,区块链技术有许多的特征,但如果说哪一个是最能代表区块链技术的本质特征那只有一个:去中心化。基于此,元宇宙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反中心、反权威、反监管的特质,在元宇宙创建者的价值观中,自由市场是权重最高的考量因素。

因此现阶段的元宇宙试图制定一套架设在代码上的规则(即算法之法),这些规则和现实世界中的法律类似,只是执行效率会因为智能合约变得更高。这意味着元宇宙用户的数据资产将归属于持有私钥的钱包地址,数据资产的流通也将脱离一切金融税收监管。

元宇宙及NFT等市场呈现爆发式增长

作为承载用户财产的基石之一,NFT市场在今年呈现爆炸式增长,NFT产品天价成交的消息频现,20201年3月11日,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拍出了6934.6万美元(约合4.5亿人民币)。引动资本纷纷布局甚至下场参与其中,根据今年6月Carbin VC发布的《NFT行业发展报告 2021》显示,NFT市场逐年呈倍数级增长,2019年到2020年,USD交易总额从6286万美元上涨到2.5亿美元,增长近三倍。随着元宇宙的继续发展,我们有理由相信其市场会再次扩大。

另外,互操作性将是元宇宙要突破的下一个方向,互操作性的实现将会加速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的深度融合。互操作性指的是用户对传统虚拟资产使用场景限制的突破,该技术可以使用户们将自己拥有所有权的虚拟资产带出其原生生态系统。

举例来说,用户可以把在A元宇宙中创造和获得的NFT等虚拟资产代入B元宇宙中进行使用、交易、处分。互操作性的实现将是元宇宙发展中的伟大一步,现实的说,只有具备互操作功能的元宇宙,才能真正地使NFT等虚拟资产实质上具备与现实世界中的有体物相等的物权所有权。这是元宇宙与现实世界虚实相生、加速融合的关键一步。

元宇宙经济的参与者需要税收监管

一方面,税收监管是对元宇宙等行业合法性的确认:由于NFT和元宇宙都没有明确法律约束和监管规定,因此当前的NFT交易中往往存在交易双方权利义务无法明确、无法受到法律保障甚至其合法性都受到广泛质疑的境况。元宇宙和NFT行业的公司甚至做区块链新技术的开发、应用都有违反法律的风险。

另一方面,税收监管落地可以促使元宇宙和NFT交易市场的进一步繁荣,例如版税监管体系可以为NFT作者带来合法的可持续收入,并且在后续转售中也为买家们提供收入。此举对开放NFT二级交易市场来说至关重要,有利于元宇宙和NFT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写在最后

不仅是元宇宙,其他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也一样亟待税收监管的落地,这并非单方面的需要,而是双向的奔赴。社会公平需要更加完善高效的税收来支撑,区块链技术行业更需要监管来为自己“正名”。

以上就是今天的分享,感恩读者!

 

作者简介:肖飒,香港奇点财经专栏作家。垂直“金融科技”的深度法律服务者,知名律所合伙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兼职导师、金融科技与共享金融100人论坛首批成员、人民创投区块链研究院委员会特聘委员、工信部信息中心《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编写委员会委员,被评为五道口金融学院未央网最佳专栏作者。
(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