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飒 | 案例:公司日常运营,如何避免侵犯个人信息?

2021年10月20日 08:0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肖飒
奇点财经推送于10月20日
我国《刑法》规制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主要指的是违反国家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行为,或者是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行为。

而实践中还存在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根据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的规定,此种行为实际上也属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

飒姐今日文章便以一份案例((2020)皖12刑终382号刑事裁定书)分析一下此种类型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常见问题。

 

一、基本案情

 

2018年7月6日,被告人王某某在安徽省注册成立安徽某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经营企业管理咨询、市场调查、市场营销策划、数据处理和储存、呼叫中心服务等业务。后陆续在安徽市内多地开设分部。被告人韦某某系该公司技术员,负责下载公民个人信息后分发到公司各分部负责人,各分部负责人再将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分发到各话务部门,由话务员打电话开展网络平台推广业务,被推广的网络平台按推广量向某公司支付报酬。2018年10月以来,被告人韦某某在王某某的许可下,支付使用费,从网络上购买“信息下载器”下载网站注册用户的个人信息十万余条供公司使用。经审计,2018年9月25日至同年12月22日,某公司营业性收入6793348.88元。

二、裁判过程及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韦某某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为合法经营活动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二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但指控被告人获利6793348.88元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属情节特别严重无相关依据,不予采纳。故判决:一、被告人王某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二、被告人韦某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公诉机关提起抗诉,二审法院审理后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三、争议焦点

经过整理,本案争议焦点如下:1、合法经营如何认定。2、被告的行为是否符合本罪所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之情形。

四、案例评析

(一)合法经营如何认定

何谓合法经营?尽管《解释》第六条明确规定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属于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但是该条并没有对合法经营进行解释,因而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合法经营,便是适用此条司法解释的重点

 

对此,法院认为,王某某经依法批准登记成立某公司,该公司经营企业管理咨询、市场调查、市场营销策划、数据处理和储存、呼叫中心服务等业务。经营范围经工商登记为法律许可的经营范围,其所从事的业务属合法经营。

可见,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否与实际经营业务相关是判定是否属于合法经营的要点。在广东省的一份判决中((2021)粤19刑终222号),法院亦指出:被告人谢某某所在的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与苹果开发者ID相关,因此,谢向春不属于“为合法经营活动而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获利”的情形。

 

由此,实践中,认定合法经营的关键便是公司的经营范围与所涉业务是否相关。本案中,王某某、韦某某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均是基于其业务需要,该业务与经营范围相符合,因此法院认定其为“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是正确的。

 (二)被告人的行为是否符合本条所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之情形

在审判过程中,公诉机关抗诉称,被告人王某某、韦某某利用从网络上购买的信息下载器,下载网站注册用户的个人信息十万余条,属于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由此,根据《解释》第五条第二款第三项之规定,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无论是否属于合法经营,该行为,均属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情形,因此应当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确定刑罚。

 

但事实上,根据《解释》第六条的规定,若行为人行为属于为合法经营活动而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则只有“情节严重”一档法定刑,仅能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的范围内进行处罚。

除非行为人在前行为的基础上又将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出售或者提供,那么此时根据《解释》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定罪量刑的标准才适用第五条的规定,从而可以在三年到七年有期徒刑的范围内进行处罚,此时行为人的行为性质其实已经发生变化,不再属于本文所讨论的行为。

 

而本案中王某某和韦某某均没有将获得的个人信息非法出售或提供给第三人,因此不符合此种情况,故不符合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中“情节特别严重”之情形,而应当被认定为“情节严重”。本案中,法院据此驳回抗诉,并无不妥。

 

(三)其他注意事项

事实上,除了以上两个争议焦点以外,关于本文所讨论的此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还有两点需要注意。

 

其一,若侵犯的公民个人信息属于“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或“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公民个人信息”,则不适用《解释》第六条的规定,若行为符合《解释》中的其他条款,则以其他条款的规定定罪处罚。这是司法机关对这些信息的特殊保护。

 

其二,此类行为的“情节严重”的标准仅有三种情形,即“(一)利用非法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获利五万元以上的;(二)曾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二年内受过行政处罚,又非法购买、收受公民个人信息的;(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如果公诉机关举证证明的事实不符合此三种情形,如公诉机关举证证明了行为人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条数,则不能被认定为“情节严重”,从而应当判决行为人无罪。

五、写在最后

随着我国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保护领域的立法日益完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认定也更加明确和具体。但在刑法领域,归根结底,仍然应当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正确理解和适用《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基础上对行为人的行为进行定性,以此发挥刑法应有的功能和作用。

作者简介:肖飒,香港奇点财经专栏作家。垂直“金融科技”的深度法律服务者,知名律所合伙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院兼职导师、金融科技与共享金融100人论坛首批成员、人民创投区块链研究院委员会特聘委员、工信部信息中心《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编写委员会委员,被评为五道口金融学院未央网最佳专栏作者。
(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