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祖墀|更智能化和适应市场变化的中国汽车业

2021年5月1日 16:24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专栏作家谢祖墀

奇点财经推送于2021年5月1日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高风咨询CEO谢祖墀博士,此文于2021年4月28日发表在香港《灼见名家》网站。原文英文版于2021年4月14日刊登于《中国日报》,此为中译本。)

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的汽车销量同比大幅度下降了42.4%,而在余下的三个季度中却实现了较大的反弹,全年销量突破了2500万辆,约占全球汽车销量的三分之一。

北京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

这与中国政府将发展新能源汽车列为国之重策有着密切的关系。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宣布了「碳中和2060」的计划,致力于在2030年之前使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峰值,并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

两个月后,国务院联合其它重要部门宣布了一项为期15年(2021-2035年)的汽车行业发展计划,为新能源汽车的普及率设定了明确的目标:到2025年达到20%,到2030年达到40%,到2035年超过50%以上。政府在政策落地上也不遗余力,提供了包括税赋的减免和电动汽车充电桩的建设支持等。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已经颇有成效。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统计,去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占中国汽车总销量的5.4%,而这个数字在今年预计将增长到6.9%。

如今,汽车已被认为是物联网时代的下一件大事,智能互联已成为汽车的标准配置。

致力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

随着行业的高速发展,中国也正在迅速实现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L4级别(高度自动化驾驶)的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已经在中国多个城市进行试行,其中包括上海、广州、南京和长沙。

在商用车领域,L4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同样也应用在货物运输。去年7月,上汽集团宣布在上海洋山港进行自主研发的「5G加L4级别」智能重型卡车的准商业化运营。京东、阿里巴巴和美团等中国互联网巨头都致力于解决最后一公里自动配送的难题。

此外,中国政府还放宽了对外国整车厂在中国运营所有权的股比要求。以前,他们如果要想在中国开展业务,必须与中国本土企业建立合资企业,占比至多为50%。但是现在,他们不再受到股比要求的限制。Tesla通过在上海的全资子公司进入中国,大众汽车对其与江淮汽车的合资企业进行了股比的调整,现拥有合资公司75%的股权。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值此变革之际,不断有资金涌入。在2020年,中国汽车业和运输业的投融资总额达到86亿美元,主要用于新能源和自动驾驶汽车领域。

许多不同背景的企业受到汽车行业未来指数式增长潜力的吸引,正在前赴后继地进入汽车市场。例如,互联网巨头百度已经与本土汽车制造商吉利建立了合资企业,联合宣称将制造下一代智能汽车。

此外,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宣布建立一个新的部门,旨在生产电动汽车。该公司将由小米首席执行官雷军亲自领军,预期将在未来10年内投资超100亿美元。

传统制造商改变及价值链企业涌现

围绕汽车行业的整个价值链的初创企业也在不断涌现。北京地平线机器人技术研发有限公司已经成立5年,专门研究自动驾驶汽车的人工智能芯片,该公司目标是在其C轮融资中筹集超过7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加速下一代L4和L5(全驱动自动化)自动驾驶芯片的开发和商业化。Neolix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物流自动驾驶初创企业,它正在紧追中国自动驾驶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Neolix表示已向华为、阿里巴巴和京东等客户销售了200多辆汽车,被投放在全国20多个城市。

与此同时,传统的整车制造商正在重新进行自我定位,以增强他们在「新游戏」中的竞争优势。

2018年10月,戴姆勒的出行服务公司与吉利宣布成立合资企业StarRides,定位在提供高端的出行服务。该服务于2019年12月在浙江省杭州市启动,现已覆盖中国大部分大都市和热门旅游地点。

作为中国最大的本土汽车制造商之一,吉利的目标是通过自身的能力和合作伙伴的生态,成为全方位的运输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在过去的10年中,吉利推出了Lynk &Co(提供个性化出行服务的智能互联汽车品牌)、Polestar(使用订阅模式的高级电动汽车品牌)、曹操出行(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平台),并收购了Volvo汽车公司、伦敦出租车公司Terrafugia(世界上第一家飞行汽车公司),同时也与百度、腾讯、富士康和丹拿针对提供与车辆相关的服务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过去中国汽车行业中外企业间的合作模式主要为合资。展望未来,中外企业之间将出现新的合作方式,包括从独资经营到各种类型的企业合资。

可预见的是汽车行业的需求和供应将继续大幅增加,在某些细分市场中甚至很可能出现供过于求的情况。客户需求将随着供应商的增多而变得更加严格,重塑行业的新政策将继续发展,更加激烈的竞争也将显现。

过去的成功将不能保证未来同样的成功。一些公司在这场「新游戏」中可能会被边缘化,甚至可能被淘汰出局。获胜的公司将是在此过程中可以快速学习、适应和增强自身竞争力的公司。(本文编辑:卜彬彬)

作者简介:谢祖墀 (Dr. Edward Tse) 是高风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兼CEO、香港国际金融学会创会理事,同时他也是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及长江商学院管理实践教授。谢博士是中国管理咨询行业最早的从业者之一,在过去20年中,他曾带领两大国际管理咨询公司(BCG和Booz)在大中华区的业务。他为包括国内外的数百家企业提供过咨询服务,涉及在华商业的各个层面,以及中国在世界的角色。他曾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以及中国一些地方政府提供过战略、国有企业改革和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建议。他已撰写数百篇文章以及五本书籍,其中包括屡获殊荣的《中国战略》(The China Strategy,2010年)和《创业家精神》(China’s Disruptors,2015年)。近期与黄昱合撰的《竞争新边界》亦已出版。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士、硕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程博士、MBA。

(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bal/  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