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祖墀|美国政府能从在华经营的跨国企业中学到什么?

2021年3月5日 11:30
來源:奇点财经特邀专家谢祖墀

中国的新现实表明,“中国崩溃论”等断论并不是指导美国对华外交政策的有效工具。拜登政府也应该摒弃在过去4年间对中国的侵略思维、指责和嘲弄的态度。

(编者按:本文英文版由高风咨询谢祖墀博士首发于《财新网》英文版,中文版由《灼见名家》首发。奇点财经获谢祖墀博士授权转载。编辑部对内文略有改动。本文未获得谢博士允许,其他媒体不得转载。)

中国的商业领域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跨国公司并非和一些人断言的那样在去年中国疫情最严重之时撤离中国,它们反而加倍在华投资额。事实上,2020年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4%,美国却下降了49%,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2020年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国。

近日有关在华跨国企业的数据也反映了类似情况。华南美国商会2021年的一份调查显示,超过70%的受访美国企业计划在华进行再投资并扩大其业务量和市场份额。中国德国商会本月发布的《商业信心调查》显示,72%的受访企业有在华追加投资的计划,显示出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政府曾多次对中国施压,造成中美两国的对峙局面。尽管如此,中国仍然继续坚持走改革开放道路,放宽市场进入。例如,中国开始开放此前管制比较严格的金融服务业。贝莱德集团(BlackRock)已获批在中国设立全资资产管理业务。而且就在2021年2月初,Paypal成为首家在中国建立外商全资控股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规定外国汽车制造商必须和中国企业组建合资企业的政策也已经废除。如今,Tesla迅速抓住机会,在上海建立了先进的“超级工厂”。大众汽车将自己与中国本地企业江淮汽车合资企业的股份提高到了75%。

中国创新蕴藏巨大潜力

随着中国加快放松管制的步伐,再加上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政府政策的支持以及中国企业创造力,中国正在孕育出目前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行业。跨国公司已经充分认识到,中国已是高度创新的国家,要想提升自身竞争能力,就必须向中国学习,并创造针对中国市场的最佳的创新方案。

例如,当中国政府鼓励开发新能源汽车时,除了Tesla之外,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以及比亚迪汽车等中国企业同样活跃。此外,连接技术和自动驾驶技术也在汽车行业应用,这就要求汽车制造商持续加强创新。为了保持竞争力,目前的大型外资汽车制造商正努力创新,开发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和服务模式。大众汽车行政总裁Herbert Diess近日表示“中国市场蕴藏巨大的机遇,中国技术也在快速发展。”

在消费品行业,本土企业也在通过社交电商等领域的创新向宝洁、联合利华以及欧莱雅等快消品巨头发出挑战。关键意见领袖(KOL)通过抖音、Bilibili、快手等流行应用程序平台同消费者建立庞大的社会关系网,彻底改变了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中国美妆品牌“完美日记”熟练运用KOL,激活各个层级的KOL们(名人、顶级、中端、微级以及关键意见消费者)。2019年1月至2020年9月,完美日记一跃成为中国电商平台天猫上唯一一家月销售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彩妆品牌。

跨国企业逐渐发现,中国的创新在其它国家地区也蕴藏巨大的潜力。松下洗衣机专门针对中国消费者开发的杀菌功能也同样适用于日本消费者。许多西方零售商正聚力研究淘宝、京东等中国电商领航者的全渠道零售布局和运行模式。

跨国企业对中国的看法已发生重大转变

美国一家大型工业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曾对我说,起初他以为自己来中国的目的是传授知识与经验,但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自己是来中国学习的。另一位美国大客户告诉我,他们的董事会希望中国团队利用中国的知识来促进公司在世界其他地区的业务发展。为了让企业在更加先进的本土创新生态环境中接触电动化、自动驾驶等新的创新技术,宝马(BMW)已将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宝马初创车库」转入中国。

这些最新的情况表明,跨国企业对中国的看法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中国不仅具有市场规模、利润和供应炼等硬实力,也正而成为创新、知识和灵感等软实力的源泉。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内生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是通过对国家治理模式的反复适当试验而建立起来的。中国的治理模式是将中央政府自上而下的高效计划同极具动力的创业企业者阶层互相结合。各地方政府在执行中央政府政策的同时助力企业发展,成为中央政府和创业企业者间的黏合剂。

某些外国政府、跨国企业及其游说者长期以来一直抱怨在中国经营所存在的问题,例如,盗窃知识产权、缺乏市场进入、竞争不公平以及缺乏透明度。虽然其中一些可能确实是或曾经是中国存在的问题,但从大局来讲,这些问题今天已不再是决定性因素。

美国如何认识中国新现实?

跨国企业现在开始逐渐意识到这一根本的转变,中国的发展和韧性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的内部推动力和治理模式,以及中国通过国际贸易和世界各国间的互联互通。跨国企业可以通过参与中国的游戏来获益,同时加强自身的整体竞争能力。相反,如果他们选择逆其道而行,他们终将会被边缘化,甚至被淘汰。

那么,这对美国新政府来说意味着什么?到现在,美国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应当意识到,最符合美国自身利益的对华政策,必须要在和中国竞争的同时,发展某种形式的合作,关键在于如何实践。

在我看来,关键是要认识到中国在过去几十年所经历的一轮又一轮的实质变革。中国的新现实表明,“中国崩溃论”以及“修昔底德陷阱”等的断论并不是指导美国对华外交政策的有效工具。拜登政府也应该摒弃在过去4年间,许多美国决策者以及具有影响力的人物对中国的侵略思维、指责和嘲弄的态度。相反,拜登政府应保持客观的立场,深入了解中国的成功之路和不成功之处,学习中国经验,而不是仅仅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而对中国所做的一切都予以否定。美国不能墨守陈规,而要找寻一条新的道路,而这条道路应该是要由内部改革开始。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