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莘:从华为、联想和特斯拉看中美科技竞争

2020年9月30日 17:0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余华莘

奇点财经9月30日发布

作者:余华莘,特许金融分析师(CFA),多伦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为歌斐资产公开市场(香港)高级股票组合投资董事。曾经任职德银(DWS)大中华基金投资经理。历任景顺香港资产管理公司,DWS(HGI)投资公司以及加拿大养老金投资委员会(亚洲)公司的基金经理和投资董事等职位。主要从事大类资产配置策略研究和股票投资组合管理工作,有超过 15 年大中华区股票投资及行业和公司研究经验。

【前言】9月26号,根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以“无法接受的风险”为由,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实施出口限制,原因是该企业供应的设备可能被用于军事用途。根据路透社取得的美国商务部周五签发的文件,中芯国际及其供应商必须申请出口许可。这是自2019年5月以来,本届美国政府把华为技术、海康威视,以及相关的70家关联企业列入贸易管制黑名单后的又一最新科技竞争限制措施。

然而,在今年的9月19和9月22日,美国处理器大厂AMD和美国芯片巨头Intel获得供货许可,可以向华为笔记本以及服务器等提供芯片了!后者意味着,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最严禁令”开始打开缺口了! 但是美国政府没有允许台积电、三星及SK海力士等厂商等非美国芯片企业向华为供货!

是得,美国的意图就是把华为自主研发和生产封禁了,但是买美国的芯片就不是问题,至于买其他国家制造的芯片,对不起,那不行得。所以,生意一定要美国人做!利益要美国企业得!技术搞不过就上行政手段!美国优先是妥妥的摆在台前幕后的!

本系列笔记将重点讨论中美科技竞争的背后原因,以及比较华为、联想和特斯拉这三家企业的创始人愿景和战略,希望从中可以总结出中美科技行业的竞争格局和相对位置,已指导未来的科技板块的投资策略。

【正文】从封禁中芯国际(SMIC)以及非美国芯片企业,但开后门仅允许美国芯片企业向华为供货的一系列事件。已经比较清楚的表明,美国政府这次8.17新规(即:史无前例的将含有美国技术的比例由不超过25%直接降为0%)的目的并不在于完全搞死华为,而是要搞死中国最大的芯片设计和研发企业海思半导体(Hisilicon),特别是不允许华为通过海思继续研发自己的麒麟芯片了。

一、中美科技竞争的相对格局

在我看来,中国的半导体企业能在全球产业链里摆的上位置了,毫无疑问,除了华为技术之外(中芯国际勉强算一个吧),别的中国企业无足轻重。那是因为,华为作为一家公司,它的各项创新研发投资规模每年接近150-200亿美元,超过了中国其它所有半导体企业的研发投资总和,甚至加上国家每年投资的半导体专项基金(每年50亿美金左右),结果也是一样。中国其他半导体企业的研发投资,每年超过1亿美元的凤毛麟角。


资料来源:华为2019年年度报告

对于中美科技竞争格局来说,未来影响芯片和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一方面是技术研发,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市场,尤其是市场规模很重要。技术研发方面,华为是整合了以中国为主、世界为辅的二十多万最优秀的科技人才,埋头扎实奋斗了三十年,在很多技术路线和产品市场上产生了近似垄断的优势,才有可能拿得出每年超百亿美金的研发费用,才具备跟全球顶级科技公司竞争的底气,也才具备了目前这硬抗美国禁令的实力。

市场规模方面,中国有一批象华为、中兴、小米、OPPO、VIVO这样的系统厂商,他们的存在和市场开拓很重要,因为正是中国手机厂商的崛起,才带来了像海思半导体、汇顶科技、兆易创新和中芯国际等一系列半导体及芯片企业的崛起。回头看欧洲的几个半导体巨头,像荷兰的恩智浦、德国的英飞凌和瑞士的意法半导体,基本上都是为汽车制造业服务的,因为汽车电子占了这几个国家GDP产值的40%以上。

从全球半导体行业趋势来看,在半导体设计上海思追赶上了高通,在半导体制造上台积电追上并超过了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和5G产品技术上华为和ZMOV更是领先了欧美老牌的企业巨头,这恰恰说明了半导体产业向亚洲迁移的趋势已经逐渐形成,这些是因为制造能力、人口规模、市场空间和劳动力素质决定的。


资料来源:World Population Day

那么,为什么在半导体和芯片行业,市场规模甚至比技术更重要呢?那是因为科技研发的成本越来越高了。根据 IBS Data Science的数据显示,28nm工艺开发一款芯片的研发费用不过5130万美元,但到了16nm工艺就超过1亿美元,而7nm工艺要3亿美元,5nm工艺要4.36亿美元,3nm工艺更是高达6.5亿美元,换算下来就是46亿元人民币。而这还只是芯片设计和流片的成本投入。


资料来源:中信证券研究部

一条先进制程芯片(16nm以下)的生产线投资需要多少呢?,根据各TSMC和三星披露的数据,一条先进制程芯片生产线投资就大约在100亿美金以上,真正完全达到规模量产(每月3万片晶圆)没有1000亿人民币以上很难满足投资需求。目前最先进的5纳米商用芯片生产线,依据台积电的公开报导,投资高达120亿美金,注意这个还只是基于每月2万片晶圆的生产规模。接下来2022预计开始量产的3纳米芯片生产线,投资更是高达250亿美金以上,接近2000亿人民币。所以,内地媒体报道国家大基金规模2000亿人民币感觉已经不得了了,实际上满打满算撑死能建设2条生产线都不到。


资料来源:苹果、比特大陆、小米、英伟达、赛灵思、华为、赛普拉斯等公司网站,中信证券

由此可见,半导体芯片产业为何只有少数跨国大公司和屈指可数的几个国家才能玩得起,因为没有海量的芯片供货需求和海量的资金支持,是无法在这个行业混下去的,这也是过去十几年来,芯片行业不停得整合的根本原因。大家可以参考20世纪90年代,三星是如何在芯片制造方面击败当时如日中天的日本厂商的。而且市场规模方面,还不能只靠某一类芯片产品,而是只有综合了手机芯片,AI芯片,CPU、GPU等通用芯片才能支撑起这么大的下游需求规模。

对于中国的芯片企业来说,好消息是,光从技术的角度看,随着硅片上线路密度的增加,其复杂性和差错率也将呈指数增长,同时也使全面而彻底的芯片测试几乎成为不可能。一旦芯片上线条的宽度达到纳米(10^-9米)数量级时,相当于只有几个分子的大小,这种情况下材料的物理、化学性能将发生质的变化,致使采用现行工艺的半导体器件不能正常工作,摩尔定律也就要走到尽头了 。而且,虽然媒体上都在讨论5nm,3nm,其实真正用得上用得起这种工艺的能有几个品牌和产品,市场上大部分芯片还是采用28nm和40nm的制程工艺。不过,这不代表中国芯片企业不要往前进行科技研发和技术迭代。


资料来源:IC Insights

那么,面对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规模,为何美国还要发起科技战呢?那是因为,现在不限制的话,美国未来可能就没啥优势和话语权了。大家看一下中美两国的互联网企业排名就知道答案了。2019年,全球互联网企业的增长都放缓了,TOP5的互联网企业只有阿里巴巴还维持了30%的销售规模增长,其他几家的增长速度都放缓了。但有趣的是,规模增长最快的TOP10IT公司里面,互联网企业依然霸榜。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互联网企业又加速发展了,因此可以预计明年的排名数据应该会更明显了。看看排名前10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中美五五开,难怪美国会这么紧张并发起科技战,因为未来的世纪已经是数据经济了,为数据经济的基础就是包括芯片在内的硬件和包括算法在内的软件(想想Tiktok被美国政府强行要求出售的案例)。


资料来源:腾讯财经

二、华为能否突破美国的科技禁令

前面说过,九月下旬以来,AMD和英特尔陆续获得美国商务部批准,可以给华为供货CPU。于是,很多人又开始为了“苟且偷生”式的高兴了,认为美国其实不想杀死华为的。

我的看法有些不同:

1)与其说,美国要阻止华为海思的研发,还不如说是直接阻止了海思芯片设计的后的代工制造环节。这就是为何25%的限制就够了,否则真的降到零,那么就连Intel和AMD就也不能给华为供货了。而且,那样也太赤裸裸的,在国际外交和地缘政治上少了周旋的手段,因为这不仅仅是中美两国之间的事情。

实际上,如前文分析,只要华为产品仍然有大规模的终端需求,美国是阻止不了海思和华为的研发投入的。华为和中国现在的每年PCT专利排名很靠前,这绝对是好事,但少了先进芯片,无法生产最终的应用产品,技术变不了现金流和科技再投入,又有啥用呢?华为的四个BG,都是商业利益驱动的,也有终端需求,但没后续产品,已有的市场份额慢慢就会被替代。而这些需求被替代之后,就很难再拿回来了,比如某个中东国家的5G网络。因为没人会重新花个几百亿美元再铺一遍基础设施的。


资料来源:搜狐财经

2)美国人不搞死华为,是因为华为在中国,欧洲和非洲市场的存量很大。这部分网络和设备的升级,无论是芯片还是基站,甚至是手机终端,只要用的是Intel、AMD或者高通的芯片,那么利润的大头就会被美国人拿走的,而且还永远被掐着脖子。只要自有利润率和自留利润上不来,那么科技研发的可持续性自然就没有了。这点想想台积电和代工巨头富士康的差别就明白了。

关于美国技术霸权的威胁,任正菲先生20年前就看到了,现在中国政府和每个国人也完全意识到了。好在是,中国的资金不成问题,但是芯片产业链,光有钱没用,还得有人才,然后才是有技术,然后还得有时间,因为技术路径的迭代错了一次,就没机会和资本再来一次了。

看看Intel之前10nm受挫,然后就被台积电反超7nm,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昨天台积电已经宣布2nm量产了,这个行业一步错,步步错。当然,Intel现在又宣布重新7nm的芯片研发,追赶AMD和TSMC,那是因为他们可以从华为身上把原来属于华为的自主R&D资金,通过独家芯片供给,源源不断反哺给Intel。

华为目前的4大BG,分别是运营商BG、消费者BG、企业服务BG以及Cloud&AI BG。具体的去看这四大BG会发现,海思重点布局的方向其实是运营商BG需要用到的基站端的FPGA和ASIC芯片,以及消费者BG需要用到的手机端的AP+BB芯片。而AMD和Intel主要供应的则是PC/NB以及服务器需要用到的CPU芯片。CPU、GPU包括交换机、存储、硬盘等领域的芯片并非海思重点布局的方向(虽然海思也是有替代方案可供选择),但在这些方向上却集中了美国的芯片巨头,诸如Intel/AMD、Nvidia、博通、美光、西部数据等。因此基于掐脖子,抢利润和限竞争的策略吗,预计美国政府后续估计也会陆续放开上述美国芯片巨头向华为供货。至于5G基站和智能手机这两大战略领域内的核心芯片,台积电被禁之后,海思的确也没办法生产,一年以内还能靠库存支撑。但如果上述的判断成立,即美国的真实意图并不是想搞死华为,而只是想要限制华为的自主研发创新,并让华为成为美国芯片企业的下游附庸,那么后续预计也会逐步放开TI、ADI、赛灵思、高通、MTK等厂商对华为的芯片供应。


资料来源:华为年度财务报告

3)至于券商报告里写的中芯国际2021年量产7nm芯片,在我看来这只是个梦想。中芯国际能靠国产技术把14nm+ 量产,那就谢天谢地,帮了华为大忙了。这个行业,美国人从1957的仙童半导体开始,这些美国公司就是每年几亿、然后几十亿,然后上百亿美元的砸科研。而且6-70年来聚集了好几代全世界最优秀的数理化学科、材料科学、微电子科学、软件设计开发最优秀的人才(包括中国人)的积累和合作,才有美国人今天 — 说要废你武功,你马上半残废的霸主地位。


资料来源:券商报告

所以,即使女儿被抓了,公司被掐脖子,任正菲先生说话还是那么有国际视野,那么重视基础科学和科技教育,那么愿意和国际半导体产业链合作。因为这本来就不是靠某一个国家和一小群聪明人可以完成的“战争”。

我一直不喜欢的网上那种,顺利时— 厉害了我的国;不利时— 靠钻空子苟且偷生,的言论。中国要靠自己的内需市场和自主技术,完全主导芯片半导体产业链,本来就是不符合经济学的下策。但如果非要不得已而为之,那就老老实实的埋头做苦功,做研究,像韩国人捐金戒指支持国家还贷款一样,鼓励国人买华为手机和设备。否则,也只是看着华为慢慢失去市场,失去技术迭代的领先地位。

前天媒体报道,几万家地方企业转型“芯片”行业的数据,我心里就四个字“祸国殃民”。虽然这个判断要说100%是过于绝对了,但是说95-98%,那是肯定正确的。


资料来源:新浪微博

商场即战场,站在美国的角度,一下打死华为,那不仅少了一张重要的跟中国博弈的牌了,而且少了多少“羞辱”中国形象的机会了。通过限制住海思,将华为变成美国的附庸和输血器是最好的选择。但站在华为的角度,肯定是不愿意的,如果华为放弃了海思,放弃了对于关键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那和当年的中国科技龙头联想有什么区别呢?
问题是让华为成美国的附庸和输血器,连你我都不愿意,任正非先生、华为的20万员工,还有中国会愿意吗?

三、华为、联想和特斯拉的比较

我的判断是,华为不会成为第二个联想的。柳传志和他的联想集团,血液里是“贸工技”,而任正非和华为技术第一天就是”技工贸”。这两家公司根本不可比!

芯片产业链,60年来,特别是过去20多年来,先进制程与市场应用飞速发展,靠的不是哪个国家的“自主可控”,而是国际间的合作,以及美国硅谷的开放性科研以及背后的风险投资。后三点,全球也只有美国具备这种人才科研,技术产权,资金市场等各种因素的聚合器的作用。

即使海思没有美国的禁令,它与自主可控的关系只是一小部分。比如:众所周知的EUV光刻机,芯片制造上游的原材料,包括最新的环绕闸极封装技术(GAA),背后需要的科技研发与知识、资金、时间的积累,不是靠一国之力千军万马运动式的突击研发搞个几年就自主可控了。而且,即使等中芯开发出自主的14nm+,TSMC的2nm和Intel的7nm的折旧摊销都提完了。中芯的芯片技术,在商业意义不大,当然在地缘政治和所谓的“自主可控”是有一定价值。

可是然后呢?即使是TSMC,14nm之后的一代先进制程,从研发到量产落地没有个3-5年,R&D没有个100-200亿美金,每条生产线没有上百亿美金,是无法落地量产的。这样到资金密集和知识密集,就连小一点的国家都不敢想。因此退一万步讲,即使开发出来,但没有终端市场,“自主可控”只是放在图书馆里,有啥用呢?芯片产业链本来就是举世界之力,面向全球市场,集人类总体智慧的产品。不幸的是,WTO背后的人类合作被打破了。人类如果回到各自为战的“原始部落”,这是大家都没想到的。“部落”的自主可控,对于胸怀世界的任正非先生来说,那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了。

古人讲:因上努力,果上随缘。这个因,在公司层面,我认为就是创始人的愿景、视野和心胸。战略布局、收入利润那些都是果。但到了投资层面,就是“果上见证”了。尤其是,科技企业创始人奠定的就是公司的基因,或者说未来的企业路径,以及最后的果。然后,再来看联想、华为和特斯拉、一比较就明目了然了。

1. 联想集团

看过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和联想集团的企业史的人都知道,1995年的柳传志那是满手好牌。背靠中科院计算所,家里坐着倪光南,后者拿着汉卡和自己的资历名望替联想推“中国芯片”工程项目。然后柳先生却把倪院士赶走了。

要知道十年之后的2006年,台积电才开始0.13微米( 1 微米/μm =1 000 纳米/nm)的制程开发。而当年出身于电子工业部部长的江主席曾经在1989年就主持过国家工程并写过论文论证过国产芯片的目标是14nm,这才叫Vision。


资料来源:豆瓣图书

联想确实靠“贸”发家,做大了之后也想走“贸工技”的路。但是25年时间、两代半管理层下来,至今一直停留在“贸”的阶段上,不思进取,工也没有,技也没有。20多年来,半导体产业链的所有核心技术创造创新 — 芯片研发,系统研发,算法研发,材料研发等等,联想一个没有赶上。这也是科技史上的奇迹了。

而且柳先生千挑万选,扶上马还送一程的接班人 — 杨元庆,那更是没用,杨总把联想最后一颗子弹在2005年用来收购IBM不要的全球PC和笔记本业务。果然是“贸”字当头,但从此,联想啥也不用“联想”了,公司和人生都定格了。


资料来源:Bloomberg, 华为年度财务报告, 假设FY2020华为收入= 2020H1*2

2. 华为技术

回头看华为的发展路程,1995年公司收入,华为15亿元 vs. 联想40亿元(~1/3);2002年华为221亿元vs. 联想221.3亿元 (打平);2019年华为8588亿元 vs. 联想3553.9亿元(两倍多),而且没上市的华为在四个BG上面都是世界前三,而且各条产品线的技术含金量,那造成美国“安全恐慌”了。

净利润方面,2009年,华为190亿元 vs. 联想亏损15.5亿元;2015年华为369亿元vs. 联想53.8亿元 (十年来最高);2019年华为627亿元 vs. 联想45.3亿元(~14倍)。光看净利润就理解什么叫做不用“联想”和人生定格了,


资料来源:Bloomberg, 华为年度财务报告, 假设FY2020华为净利率=9.2%

再看接班人,华为很早就是轮值主席制度,全面培养接班人。任总的威望无人可敌,但人家没用柳传志显示这种“太上皇垂帘听政”式的。无论是郭平、徐直军、孟晚舟,还是余承东,那都是将帅之才,一个人独挡一面,每人分管的全球业务和流水以及背后的技术含量,比起同辈的杨元庆来说,那是不可同龄而语的。

任正非(44岁)和柳传志(40岁)都是不惑之年下海打拼,也把各自的经历写成是类似从车库或者地下室创业的励志故事。但前者把一副烂牌打成四个A,后者则把四个A打成了一个打工仔。细细琢磨,这里的个中差别就在于掌门人的智慧、识见和眼光,这一点科技企业中外皆是,比如加拿大的北电、黑莓和芬兰的诺基亚,都是死于安乐和固步自封。


资料来源:Bloomberg,

3、特斯拉

比完国内,比国际。企业和人一样,比较见高低,溜溜见高下。TSLA在主业上随便挑一项 — 无论是电池,还是Autopilot,还是汽车芯片,毫不夸张的说,在世界电动车的发展进程中,特斯拉绝对算是全球推动者,没有之一。

公司创始人马斯克曾在TSLA的公司发布会中说,当时自己考虑发展新能源车,是因为如果石油资源用完,那么整个全球经济就会崩溃,而如果采用可持续能源方案,则能够挽救这一切。对,他要拯救的是地球,而不是卖电脑挣快钱。同样的,马斯克的其他公司 — 1)SpaceX致力于解决无数年后人类何去何从的问题;2)Neuralink则致力于解决AI威胁人类生存进化问题。

所以,今天特斯拉的市值是4000亿美金,而在这之前十几年,无数人嘲笑马斯克和卖空TSLA,公司也好几次几乎破产挂了,人家也没急着做贸易挣钱。

同时,也有很多人给马斯克钱,帮助他实现愿景,那是因为马斯克要解决的是整个人类面临的挑战,这样的愿景和格局,和像马斯克这样的人,你一辈子可能遇见不到一两个,所以为何不跟他一起努力一把,万一成功了呢?

还记得那部根据玛雅预言拍摄的好莱坞著名灾难片《2012》里的那张船票吗!

Disclaimers: 本文的作者是诺亚国际的香港4类和9类证券持牌人。该员工,以及他/她的合伙人及其管理的基金产品没有拥有本文提到的相关上市证券或者相关公司的任何财务权益。The Author for this article is a Type 4 and Type 9 Licensed Representative under Noah International. The Licensed staff, his/her associates and his managed fund vehicles do not having a financial interest in the listed securities and listed companies mentioned in the above articl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所在公司无关!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