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莘:投资哲学之少犯错、坚持对的与亲力亲为

2020年10月24日 23:3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余华莘

奇点财经10月24日发布

作者:余华莘,特许金融分析师(CFA),多伦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为歌斐资产公开市场(香港)高级股票组合投资董事。曾经任职德银(DWS)大中华基金投资经理。历任景顺香港资产管理公司,DWS(HGI)投资公司以及加拿大养老金投资委员会(亚洲)公司的基金经理和投资董事等职位。主要从事大类资产配置策略研究和股票投资组合管理工作,有超过 15 年大中华区股票投资及行业和公司研究经验。


接前文《余华莘:读书笔记之什么是投资哲学?》

关于 – 什么是投资哲学?- 的问题,这是我的第二篇笔记和个人思考。

在第一篇笔记里,我的总结是知行合一,而且提到了华人里最著名价值投资者——段永平先生的两个投资案例(茅台和苹果)。我个人比较欣赏段先生这种基于“交叉学科实践知识+深度基本面研究+集中持仓”的哲学方法论。

最近又读了很多关于他的采访文章和文字纪要,摘抄了感悟最深的三段话,如下:

• 1)经营企业和投资一样,少犯错很重要。但所谓少犯错、不是通过什么都不敢做实现的,那叫裹足不前。少犯错是通过坚持做对的事情来实现。
• 2)很多年前,我跟华以刚(曾任中国棋院院长)下过一盘围棋(让子)。复盘时, 我觉得有个地方怎么下都很难受,就问他,这里该怎么下呢?他说,其实怎么下都一样,因为你前面下错了。
• 3)而所谓坚持做对的事情,是通过发现是错的事情就马上停止,不管多大的代价都会是最小的代价。stop doing list也很重要。

的确,Being Righ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Doing Right。下围棋、办公司,做投资、走人生,很多事的“道”是互通的。在长期投资这条路上,发现错误,立即止损,也许比找到ten-baggers 更重要。因为否定自己的决定,需要克服更大的人性弱点,but that is exactly “Being Right”。

另外,在做基本面研究工作时,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亲力亲为。我个人的经验是,做投资研究有一个非常核心的东西就是分析逻辑,而这个逻辑分析框架由同一个人来做,不仅沟通效率高,而且研究结论给这个人带来信心水平(Confidence Level)也最高,因为它就是一个人大脑内的逻辑关联和逻辑推断。

而如果一个基金经理有了一名或者多名研究和投资助理以后,这个逻辑分析过程就变成了人与人的沟通与信息交换,而不是基于个人的信息发现与推理判断。这样的跨个体之间的沟通在很多特定精深的领域可能注定是一事无成的。所以做研究必须由基金经历亲力亲为,把同一逻辑分析体系贯穿在尽可能广的范围与过程,并最终形成对投资标的的赛道、行业、公司和实现工具的逻辑推断,并付诸于组合投资实践中。

有个最好的案例就是曾在1958年及1980年两度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以及唯一获得两次化学奖的英国生物化学家,有着“基因组学之父称号的Frederick Sanger(桑格)。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了解一下桑格测序法(Sanger Sequencing)的发明与发现过程。

下面摘抄一段原文:

“像桑格这种级别的学术大咖,其实不用亲力亲为做实验,多招收几个学生助理,帮他验证想法即可。但桑格很反对这种做法,比起把任务分配给别人,他喜欢自己摆弄。

然而测序DNA,远比测序蛋白质更复杂、更漫长。他在研究笔记上写得最多的结论便是:“这个方案就是浪费时间吗,得从头再来”。终于1977年,桑格为测序DNA也搭好了一座桥,他发明出远远领先时代的高效测序方法,后被称为“桑格法”。” (详见《弗雷德里克·桑格:英国最牛富二代》)

《汉语大词典》里有个词汇叫做:决断,古书里多用于鱼案情相关的判定过程。比如:《史记·淮阴侯列传》:“贵贱在於骨法,忧喜在於容色,成败在於决断”。又比如:清朝徐士鸾《宋艳·耿直》:“果有决断,达通事理。”

我的看法是,“投研”的“研”,这个信息发现、整理,分析,推断的过程,就是“决”。“投研”的“投”,这个需要依靠来自自我、人脉、组织以及第三方关联人士的知识,针对管理组合的规定投资限制调节,做出动态最优的解决方案,并交出良好结果的过程,就是“投”。

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旗舰基金 Magellan Fund(AUM 140亿美元,13年的Cagr return+29.2%)的基金经理 Peter Lynch说过:

“寻找值得投资的好股票,就像在石头下面找小虫子一样。翻开10块石头,可能只会找到一只,翻开20块石头可能找到两只。

为了找到足够的小虫子,Pete一年大概要走访500~600家公司,每天午餐时都可能跟某家公司洽谈;平时陪妻女购物时也在留意中意的公司,在和妻子度假之时,碰到与自己投资相关的公司在附近,也随时跑去调研。

在《华尔街一周》节目上,Peter说:投资是99%的汗水加1%的灵感。1980年我总共拜访了214家上市公司,1982年增加到330家,1983年再增加到489家,1984年略减到411家,1985年又增加到463家,1986年更是增加到570家。”林奇说。

的确,很多后辈基金经理都说,这句话只是股神彼得·林奇的自谦之词,不能当真。但我认为,这句话恐怕不是谦虚客套,勤奋确实是Peter Lynch投资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Peter Lynch的勤奋不仅包括腿脚勤奋,还得加上思考的勤奋。最后一点,林奇通过头脑和腿脚的勤奋选出了“下面有小虫子的石头”,以此为基础勇敢下重注,并敢于耐心持有。

深度研究+重仓买入+耐心持有,这三点和段永平是完全一致的。

本文谨代表作者观点,与所在公司无关。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