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莘|相信人民币,还是相信美元,或者相信上帝?

2021年5月24日 18:26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专栏作家余华莘

奇点财经推送于5月24日

作者简介:余华莘,特许金融分析师(CFA),多伦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为歌斐资产公开市场(香港)高级股票组合投资董事。曾经任职德银(DWS)大中华基金投资经理。历任景顺香港资产管理公司,DWS(HGI)投资公司以及加拿大养老金投资委员会(亚洲)公司的基金经理和投资董事等职位。主要从事大类资产配置策略研究和股票投资组合管理工作,有超过15年大中华区股票投资及行业和公司研究经验。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所在公司无关。


根据莫干山研究院微信公众号消息,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周诚君上月在莫干山会议上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条件下,我们管不了人民币汇率,中国中央银行最终要放弃汇率目标,人民币汇率是全球所有市场主体对人民币的偏好、预期和交易决定的。人民币在中长期内将持续对美元升值,既是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人民币相对购买力不断提高的结果,也是美联储搞量化宽松和不断扩表的后果之一。如果人民币成为了周边国家以及与中国有密切投资贸易往来国家的货币锚,这些货币都将对美元升值。

我的看法是,美联储这次敢打破所有以往的经济学和道限制,印了5万亿美金,就是不怕大家脱啊!

目前也就俄罗斯接近脱钩美元了,可普京看的GDP总量还赶不上广东省。BIS的最新数据,美元仍然占世界清算货币份额的65%,人民币只有2%。而东亚国家含中国在内占了世界美元结算贸易的70%。这说明是我们和亚洲离不开美元。

人民币脱钩美元,至少在10-20年之内都不可能发生。因为这个意味着,亚洲或者一带一路国家要在美元体系之外重建一个以人民币为中心的经济、贸易、金融和结算体系。先不论大家愿不愿意接受,仅是光把这几十个国家、几十上百万家企业和几十亿人口关联在人民币体系,都需要巨大的财力、人力,漫长的时间和地缘政治经济的推动。

一句:中国大,但够强!至少中国在可的未来,离不开美元

因此,业界朋友谈到的人民币放弃汇率目标,脱钩美元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个其实与美元信用问题如出一辙。

我同样有个疑问:几乎每个国家都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增发货币,但是否顾及这样做会否影响到货币的实际价值(想想比特币)。面对危机而惊慌并有此作为,或可理解,但在恐慌过后,这些政策所带来的麻烦和影响必须非常严肃地详加探究。

UBS预计若UST10Y利率升至3.5%,国会将会质疑债务可持续性。而且预计到2023年,美国的刺激计划将把美国国债总额提高到35万亿美元。

查阅最新发布的《经合组织经济展望》,可知当前的情况已异常恶劣。去年全球产出下降3.4%,经合组织预计这一数字在2021年将增长5.5%,2022年则会增长4%。但表现欠佳的国家将继续受困于低迷的增长率。

中国在诸大国中独树一帜,2020年实现了正增长(2.3%),而欧元区则下降了6.8%,甚至有几个国家遭遇大幅下滑,这包括法国(-8.2%)、西班牙(-11%)和英国(-9.9%)。新兴市场国家中,印度下跌了7.4%,墨西哥下跌8.5%,南非降7.2%,阿根廷则面对着10.5%的负增长。

未来两年,美国经济要想收获较好增长,唯一的希望是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以及更快推进疫苗接种。但这样收获的效果可持续吗?

请注意,美国财政赤字从2019年占GDP的6.4%,蹿升到2020年的17.5%,这笔财政支持占GDP的比例增加了11.1%,但其用以守护的GDP的增幅却只有5.6%(2020年从 2.1%降至-3.5%)。上,美国的政政策是用占GDP总额2%的支出,来守占GDP总额1%的增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美国付出的代价是债务总额增加到GDP的128.7%,远高于97.8%的世界平均水平。两相比较,中国2020年的财政总债务占GDP的65.2%,仅为美国总债务的一半。

拜登政府今年推出的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是否来得太轻松?共和党人对福利支出和债务急剧增长极为警醒,因而对该方案投下反对票。不具任何党派色彩的“尽责联邦预算委员会”估计认为,计入利息等在内的总支出,到2031年时将高达4.1万亿美元。换句话说,所有刺激性支出的成本都比表面上看起来要高昂。

从政治角度来看,拜登先生选择如果他不致力于复苏经济,以保护自己的支持基本面,他将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失利,进而在下半段的总统任期中,陷入“跛脚鸭”的地位。

因此,从全球战略视角来看,真正重要的事情并非中美间的争执。当前,美国远期竞争力在特朗普四年的糊涂之治下受损,而国会只注目于眼下事务,不就基础性和结构性的劣势等问题作出长远规划。为今之计,关键就在拜登能否扭转上述局面。

再说财政和货币政策。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在1981年曾有名言:“政府不是解决我们问题法,政府本身是问题。”以2010年不变价美元计算,美国政府总支出在1981年至2019年期间上涨了78%,而公共债务总额已经从里根任总统时的1万亿美元(占GDP的31%),急剧增长到2020年9月底的27万亿美元(占GDP的136%)。

联储声称,这样货币政策,目是最大程度上促,并持价格定,以及期利率保持温和。尽管通货膨胀率一直保持在每年低于2%的低位,失业率也处于低水平,长期利率处于创纪录的低值。而美国的不平等状况自里根总统以来却恶化了,基尼系数从1981年的0.38,增加到了2015年的0.48。与此同时,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2007年为8650亿美元(占GDP的6%),到2021年3月增长了八倍多,达到7.6万亿美元(占GDP的36%)。

这些举措,谈不上是长期战略,更像是财政和货币政策使用过度。

拜登总统的“重建更美好未来”计划,预计将在未来四年内再花费2万亿美元,用于建设绿色基础设施和创造就业机会。相比之下,2019年美国仅在国防上就投入6860亿美元。自“9·11”以来,美国为战争付出的代价是6.4万亿美元,以及801000人的生命。为支撑这些支出部分,只能堆积更多政府债务。按照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估计,政府债务到2051年将达GDP的202%。

的确,任何一个新国家,如果也举债,肯定会被称“Banana Republic”。

拜登总统押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刺激计划,期盼借此恢复美国的竞争力,并治愈整个国家。但其中大部分资金并非来自国内积蓄(例如对富人征税),而是通过借入美元来筹集。世界其他地区不可能永远为美元提供资金,尤其是利率接近于零。如果利率上升,财政成本将大大增加。因此,美联储必将提供更多流动性以保持较低利率。

丘吉尔曾说:“永远不要浪费一场好的危机”。但如今世事纷杂,即使经验丰富的分析师在今天,也很难弄清楚美国人是否能从如此庞大的政府支出中获得收益。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在自己的人民身上花费足够多的真金白银,却在战争机器上不惜糜费。如果这次机会被浪费,那么美国将从一个危机走向另一个危机。

,我不同意市大多数关于“美元要崩”的法。

原因很简单

我的看法是,或许美国债务的真相是—它并非真正的债务,而是它的债务是世界其他国家的权益。美国已经是这个星球上“Too Big to Fail”的借贷者。如果美国总统Joe Biden和财政部长Janet Yellen的刺激计划失利,那么这个地球上几乎所有人都将成为输家。

答案就写在美元上面,美元票上印着—In God We Trust/我相信上帝!

历史上,美国国会一九五五年通过法案,在所有纸币和硬币美元上一律加印“In God We Trust”,沿用至今。一九五六年,美国再次立法,把“我们相信上帝”立为The U.S. Motto,完全不顾宪法不立国教的表述。(本文编辑:卜彬彬)    

(声明:欢迎登陆网站https://sfl.gloal/或关注公众号“奇点财经HK”。如需转载请向[email protected]提出书面申请。奇点财经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语种及专注于ESG投资与金融科技领域的媒体,是香港期刊协会创会会员。)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