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英大使:中国不会承认香港BNO护照

2020年8月1日 15:49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

奇点财经8月1日报道 – 记者 付可思 发自香港

当地时间7月30日,驻英大使刘晓明在伦敦使馆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表示,中国从不干涉别国的内政,包括英国的内政,也决不允许别国干涉中国的内政。并重申,中国未来不会将英国国民(海外)护照视为合法的旅行证件。

刘晓明指出,自《港区国安法》实施以来,英国与中国的争端不断升级,而且很难想象追求全球化的英国会排斥中国。他认为,若英国真的与中国脱钩将意味着与经济增长和未来脱钩。

他表示,近日来中英关系遭遇困难,责任完全在英方,中国没有变,变的是英国。他斥责部分英国政客,“抱守冷战思维,与英内外反华势力遥相呼应,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将中国视为敌对国家,扬言要与中国全面脱钩,甚至叫嚣要对中国发动新冷战。”

就约翰逊于本月提出修改BNO政策问题,刘晓明重申,中方将考虑不再承认BNO护照为合法旅行证件。他提到,这是因为英方行动违背了其在1984年备忘录中的承诺。

据了解,当时英方明确承诺不给予BNO护照持有者在英居留权,在此基础上中方才承认BNO护照为合法旅行证件。现在英方违约在先,中方必须作出回应。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这或将增加“300万符合BNO护照资格的香港公民离开香港”的难度。

他补充称,此外英方还无限期暂停与香港的引渡协定,损害了英国与香港司法合作的基础。中方必须做出回应,为此,中方香港与英国的引渡协定和刑事司法互助协定,因为双方司法合作的基础遭到破坏。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或 安卓版)或关注奇点财经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

记者会实录如下:

刘大使: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今天的中外记者会。

今年是中英关系开启“黄金时代”5周年。年初以来,习近平主席与约翰逊首相两次通电话,就推进中英关系及两国共同抗疫达成重要共识。两国政府各部门认真落实这一重要共识,积极开展多领域合作。中英双方本应珍惜这一良好势头,推动两国关系向前发展,但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近来,中英关系遭遇一系列困难,面临严峻形势。

人们在问;中英关系怎么了?英国媒体也在问,中英关系出现问题原因何在?是中国变了?还是英国变了?今天我就来回答这个问题:中国没有变,变的是英国。中英关系遭遇困难,责任完全在英方。

首先,中方坚定奉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没有变。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和平等互利,是《联合国宪章》确立的国家间关系的基本原则,是国际法与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也是中英关系的基本原则,被写入两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中国从不干涉别国的内政,包括英国的内政,也决不允许别国干涉中国的内政。但是,近期英方却一再违反这些重要原则:在涉港问题上无端指责香港国安法,改变英国国民(海外)(BNO)政策,暂停与香港引渡协定,粗暴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严重干扰香港稳定与繁荣;在涉疆问题上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在双边和多边渠道对中国治疆政策大肆抹黑攻击,借所谓新疆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严重毒化中英关系氛围。

第二,中方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没有变。走和平发展道路,是中国坚定不移的战略选择和郑重承诺。中国没有侵略扩张的基因,没有也不会输出自己的模式。中国发展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要威胁谁、挑战谁、取代谁。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中国始终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中国的发展壮大只能使世界更和平、更稳定、更繁荣。而英国一些政客,抱守“冷战思维”,与英内外反华势力遥相呼应,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将中国视为“敌对国家”,扬言要与中国全面“脱钩”,甚至叫嚣要对中国发动“新冷战”。

第三,中方认真履行自身国际义务没有变。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中国是第一个签署《联合国宪章》的国家。中国参加了100多个政府间国际组织,签署了500多个多边条约。中国始终认真履行自身承担的国际责任和义务,从未“退群”、“毁约”,从不谋求本国利益优先。英方妄称中方出台香港国安法违反《中英联合声明》、未履行国际义务,这完全是错误的。《联合声明》的核心要义是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而香港国安法正充分体现了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中国政府在《联合声明》中阐述的对港方针政策是中方单方面政策宣示,既不是对英方的承诺,更不是所谓国际义务,“不履行国际义务”的帽子扣不到中国头上。反倒是英方不履行国际义务,违背自身承诺,改变BNO政策,暂停与香港引渡协定,扰乱香港人心,干扰香港国安法实施,干涉中国内政。

第四,中方致力于发展对英伙伴关系的意愿没有变。2015年习近平主席对英国国事访问期间,中英发表联合宣言,决定构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始终将英国看做伙伴,致力于发展健康稳定的中英关系。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前天与拉布外交大臣通话时指出的那样:“对英国而言,中国始终是机遇而不是威胁,是增量而不是减量,是解决方案而不是挑战。”然而,英方近来对华认知和定位发生重大变化,出现严重偏差,“禁用华为”就是最突出例证。这不是英国如何对待一家中国企业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英国如何看待中国的问题。英国究竟是把中国看作机遇、伙伴,还是威胁、对手?是把中国看作友好国家,还是“敌对”或“潜在敌对国家”?英方领导人多次表示要发展平衡、积极、建设性的中英关系。我们听其言,观其行。

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向纵深发展。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经济全球化遭遇严重冲击,世界经济陷入深度衰退。面对这样的形势,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英关系?中英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二十国集团等国际组织重要成员国,都是具有全球影响的大国,都肩负着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发展的重要使命。一个健康稳定发展的中英关系,不仅符合中英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繁荣。我们有一千个理由把中英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英关系搞坏。如何搞好中英关系?我认为,做到以下三点至关重要:

一是相互尊重。历史告诉我们,只要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得到遵守,中英关系就向前发展;反之则遭遇挫折,甚至倒退。中国尊重英国主权,从未做任何干涉英国内政的事。英方也应以同样态度对待中方,尊重中国主权,停止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避免中英关系受到进一步损害。

二是互利共赢。中英经济互补性强,利益深度融合,双方从彼此合作中都获得了巨大收益,不存在谁更依赖谁、谁多占谁便宜的问题。希望英方不要受个别国家的压力和胁迫,为中国企业提供开放、公平、非歧视的投资环境,重塑中国企业对英国的信心。在“后脱欧时代”和“后疫情时代”,中英在贸易、金融、科技、教育、医疗卫生领域有广阔合作空间,在维护多边主义、促进自由贸易、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等方面拥有广泛共识。英国要打造“全球化英国”,绕不开、离不开中国。与中国“脱钩”,就是与机遇脱钩,就是与发展脱钩,就是与未来脱钩。

三是求同存异。中英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阶段不同,难免存在分歧。70年前,英国在西方大国中第一个承认新中国。70年来,中英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超越意识形态差异,推动中英关系不断向前发展。70年后的今天,中英关系更加丰富、更加深入,不是你输我赢的“对手关系”,更不是非此即彼的“敌对关系”,而是平等相待、互利共赢的伙伴关系。我们应当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管控和处理好双方分歧,不让反华势力和“冷战分子”“绑架”中英关系。

我常说,只有拥有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列颠”才是名符其实的“大不列颠”。无论是1950年英国在西方大国中首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与中国建立代办级外交关系,还是英国选择加入亚投行、与中国构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英国在关键历史节点,都顶住外部压力,做出了正确的战略抉择。现在,中英关系再次处于关键历史节点。我希望,英国政治家和各界有识之士,认清国际大势,排除各种干扰,把握时代潮流,做出符合中英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的战略抉择。

谢谢大家。

下面,我愿回答大家的提问。

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刘大使,如你所说,最近几周,英中关系由于香港、华为、新疆问题明显恶化。在这个过程中,上周我们看到,你以及好几位中国政府代表均威胁称英方将承担严重后果、中方将采取反制措施或反击行动。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制措施。你能否具体介绍一下?这些措施是秘而不宣的,还是雷声大、雨点小?

刘大使:首先我要澄清,我们从未威胁任何人。那些认为我的话是威胁的人是在断章取义。正如我所说,中国希望成为英国的朋友和伙伴。但如果不想和中国做伙伴、做朋友,把中国视为“敌对国家”,就将付出代价。什么代价?很简单,你将失去把中国视为机遇和朋友所能得到的好处,这也是把中国当作“敌对国家”带来的必然后果。

关于反制措施,我相信你已经看到,英方宣布将改变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政策后,中方也作出回应,宣布考虑不再承认BNO护照为合法旅行证件。这完全是因为英方行动违背了其在1984年备忘录中的承诺。当时英方明确承诺不给予BNO护照持有者在英居留权,在此基础上中方承认BNO护照为合法旅行证件。现在英方违约在先,中方必须作出回应。

此外,英方还无限期暂停与香港的引渡协定,损害了英国与香港司法合作的基础。中方作出回应,宣布香港暂停与英国的引渡协定和刑事司法互助协定,这是因为双方司法合作的基础遭到破坏。

天空新闻台记者:关于香港,近几天,根据新的国家安全法,一些人因为在网上发表评论被拘捕。今天,还有些“民主运动人士”被取消参加选举资格。这些情况是否印证了英国关于国家安全法破坏香港自由的担忧?关于新疆,你是否愿意澄清几周前接受BBC采访时所看到视频?据欧洲安全部门消息称,那些带着手铐脚镣、被剃光须发、身着囚服的人是维吾尔族人。他们为什么被押送?为什么受到如此待遇?

刘大使:香港国家安全法是为了堵住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漏洞。香港回归23年来,一直没有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我们也看到去年香港遭遇的情况。一些人空谈“一国两制”,我们却看到“一国”受到侵蚀、陷入危险之中。中国中央政府和全国人大及时通过并实施香港国安法,堵住漏洞,根本不存在所谓破坏言论自由的问题。

国家安全法明确规定,基本人权将得到充分尊重。该法只针对极少数妄图破坏国家安全的罪犯,明确列出4类犯罪行为。如果你没有这几类犯罪行为,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依然享有言论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不会改变,独立的司法体系包括终审权不会改变。国家安全法将确保“一国两制”更加行稳致远,也因此得到香港民众的广泛支持。有300万香港市民签名支持国安法,因为他们都希望香港能有安宁、繁荣、稳定的环境。关于你提到的涉疆问题,我一会儿再回答。

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刘大使早上好。你刚才提到中国将不承认BNO作为有效旅行证件。从实践上看,这对香港居民来英意味着什么?现在中英两国相互间的信任和善意已大幅减少,你认为应该如何重建?

刘大使:中国没有做任何损害中英互信的事。我说过,我们将英国视为伙伴和朋友,想要推进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今年是中英关系“黄金时代”五周年,双方本应进行庆祝。但遗憾的是,英方却无端指责香港国家安全法、干扰该法实施、干涉香港事务,损害中英互信。

我在开场白中已经阐明,中英关系的出路在于坚持三个原则: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平等相待。我们承认存在分歧,但双方应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处理分歧。中国无意改变英国,英国也不应该试图改变中国。我们的合作基础和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中英都是具有全球影响的大国,我们肩负着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发展的重要使命,我们之间有广泛的共同议程。

关于你提到的具体问题,由于英方违背了其关于BNO的承诺,我们不得不采取措施,不承认此护照为有效旅行证件。

路透社记者:谢谢大使。我想问一个比较宏观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似乎已将中国作为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敌人。你认为中国和西方是否已在进行“新冷战”?有人说,中国近年来更加强硬,引起美国不安,你如何评价?谢谢。

刘大使:我认为你已经回答了你自己的问题。中国并没有变得更强硬,而是太平洋对面的国家想对中国挑起“新冷战”,我们不得不做出反应。我们不希望打“冷战”,我们不希望打任何战争。当美国对中国掀起“贸易战”的时候,我们就说“贸易战”没有赢家。我们主张接触,双方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现在我们仍愿与美方进行接触。但是,美国国内情况大家都看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不断恶化,美国想把中国当作“替罪羊”,把自己的问题都归咎于中国。

大家知道,今年是美国大选年。我在美国常驻两次,5次近距离观察美国大选。人们说,在大选年美国政客为了赢得选票口不择言。我觉得今年他们不仅口不择言,而且不择手段,包括将中国作为敌人。他们认为需要对中国发动“冷战”,但中国对此不感兴趣。我们一直向美方表示,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中国是美国的朋友和伙伴;美国的敌人是病毒。我希望美国政客能将精力放在抗疫和拯救生命上,而不是专注指责中国。

中央电视台记者:大使上午好!我的问题是,英国工商业联合会总干事近日在《金融时报》撰文称,中英合作使英方获益巨大,英国无法承受单方面与中国减少往来的代价。但正如你刚才所说,一些英国政客对此持完全相反的看法。你对此怎么看?如果允许,我还想再问一个问题。你近期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曾看过相关视频和图片,你也曾多次阐明中方在新疆问题上的政策立场。但西方媒体在这个问题上还是不断指责中国。你对此有何评论?

刘大使:我在开场白中讲过,中英关系是互利共赢的伙伴关系。我非常赞同英国工商业联合会总干事的观点。有人说中国从双边关系中获益更多,我认为这有违事实。

我可以用一系列数字来说明:1999至2020年,英国对华出口增长约20倍;自我担任中国驻英大使以来,中英双边贸易额翻了一番;在过去十年,中国对英投资增长约20倍。这两个“20倍”很能说明问题。

中英经贸关系为英国创造了大量就业。此外,中国游客每年赴英旅游,也为英国带来1.1万个就业岗位。英国还是接收中国留学生最多的欧洲国家,这些学生在英求学获益匪浅,同时他们也为英国发展做出了贡献。剑桥大学研究表明,中国赴英留学人员在英各种开支,仅在2018年就给英国创造1.7万个就业岗位,更不要说华为公司为英国电信产业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了。中资企业还与参与中英法三方共同建设的英国核电项目,我认为这一项目符合英国自身利益,能帮助英国实现2050年“零排放”的目标。但在那些“冷战斗士”眼中,这个项目却是下一个攻击目标。我希望这些英国政客能客观看待中英关系,认识到它是一个互利共赢的关系。

关于新疆问题,现在有太多的谬论和谎言,可谓“世纪谎言”。不仅如此,一些西方国家利用新疆问题大肆抹黑攻击中国、干涉中国内政。很遗憾,英国也难辞其咎。因此,我愿借今天的机会揭穿谎言、澄清事实,向大家介绍一个真实的新疆。

首先,所谓新疆问题根本不是什么人权、民族、宗教问题,而是反暴恐、反分裂、去极端化问题。上世纪90年代以来,特别是“9·11”事件之后,“三股势力”在中国新疆地区制造了数千起暴恐案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生命和财产损失。其中,震惊世界的新疆“7·5”事件(2009年)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面对严峻形势,新疆自治区政府依法打击暴恐活动,同时重视源头治理,积极推进去极端化工作。这些措施十分有成效,确保新疆3年多未发生一起恐袭事件,最大限度保障了各族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等基本权利,得到新疆各族人民广泛支持和衷心拥护。

这些措施为全球反恐事业作出积极贡献,得到国际社会积极评价。2018年底以来,联合国官员、外国驻华使节、有关国家常驻日内瓦代表、媒体记者和宗教团体等70多批团组、90多个国家的1000多人赴疆参访,他们纷纷称赞新疆反恐、去极端化做法符合联合国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基本人权的宗旨和原则,值得充分肯定和学习借鉴。2019年10月,60多个国家代表在第74届联大三委会议期间发言称赞新疆人权进步。今年7月,46个国家代表在人权理事会第44届会议上作共同发言,支持中方在涉疆问题上的立场和举措。

第二,新疆“教培中心”根本不是什么“集中营”或“再教育营”,而是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的有益尝试和积极探索。这一举措旨在根除极端主义、防止暴力恐怖活动升级,符合《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等一系列反恐决议的原则和精神,本质上这与英国设立的转化和脱离项目(DDP)、美国推行的“社区矫正”和法国成立的去极端化中心没有什么区别。受极端主义思想影响以及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参加教培中心培训,通过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去除极端化思想,掌握劳动技能,不仅使这些学员结业后重返社会,做守法公民,而且自食其力,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生活水平明显提高。

教培中心严格贯彻落实中国宪法和法律关于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基本原则,充分保障学员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严禁以任何方式对学员进行人格侮辱和虐待;充分保障学员人身自由,实行寄宿制管理,学员可以回家,有事可以请假;充分保障学员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各项规章制度、课程表、食谱等均同时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充分尊重和保护不同民族学员的风俗习惯,为少数民族学员免费提供各种清真饮食;充分尊重和保护学员宗教信仰自由,信教学员回家时可自主决定是否参与合法宗教活动。

第三,在新疆问题上,不能让谎言与污蔑横行,不能让傲慢与偏见充斥头脑,而要用事实与真相说话,用客观与理性评判。下面,我愿用事实揭穿西方媒体“广为流传”的四大谎言:

一是谎称“新疆近百万维吾尔人被拘押”。事实上,这是两个反华机构或人员炮制的谣言。幕后黑手之一是美国政府支持的“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CHRD)”,它仅仅通过对8名维吾尔人的采访和粗略估算,就得出“新疆地区2000多万人口中,10%的人被拘押在‘再教育营’的荒谬结论”。幕后黑手之二是受美国政府资助的极右翼原教旨主义基督徒郑国恩,他在《中亚调查》杂志上发文称,“据估计,新疆在押人员总数超过100万”。据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披露,郑得出这一数字,依据的是总部位于土耳其的一家维吾尔流亡媒体组织——Istiqlal TV的一篇报道,而Istiqlal TV根本不是一家新闻组织,而是推进分离主义、极端主义的组织。郑本人则自认“受上帝的引领”,肩负着反对中国的“使命”。

最近,我在接受BBC“安德鲁·马尔访谈”节目时,马尔先生播放了一段经所谓西方情报机关和澳大利亚专家确认的视频,以此说明大批维吾尔人被拘押。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段视频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这是新疆喀什看守所(Kashi Detention House)集中转运服刑犯人的场景,根本不存在所谓大批拘押维吾尔人的问题。中方打击犯罪从不与任何民族、宗教挂钩。司法机关押送服刑人员属于正常司法活动,不容歪曲和抹黑。

二是谎称“新疆强拆清真寺”。事实是,目前新疆共有清真寺2.44万座,平均每530位穆斯林就拥有一座清真寺,比例高于一些穆斯林国家,也高于英格兰地区人均拥有教堂数量。被诬称“拆除”的叶城县加米清真寺、和田艾提卡尔清真寺等根本未被拆除,而是被修缮后重新使用,编造谎言的人用清真寺危房的图片来支撑其谎言,但不会展示清真寺修葺一新的照片。现在,让我们用修葺一新的清真寺的照片来揭穿谎言。

三是谎称“新疆强制绝育”。事实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中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区,拥有13个世居民族,2500万各族人民和睦共处。中国政府始终一视同仁地保护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各族人民合法权益,人口政策长期以来对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更为优待。1978年至2018年,新疆地区维吾尔族人口从555万增长到1168万,整整翻了一番。

关于网上那些宣称维族人“受迫害”的视频,新疆方面已经多次揭穿了这些人的身份,他们有的是从事反华分裂活动的“东突”分子,有的是美西方反华势力培植的“演员”。他们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他们中有些人在疆内的亲友已经直接站出来辟谣,驳斥了他们的谎言。

我接受BBC“安德鲁·马尔访谈”节目采访时,马尔先生播放了一段“诉苦者”的视频,真实情况是:这位女性名叫早木热·达吾提(Zumrat Dawut),谎称“被强制绝育”。但她的姐姐和哥哥去年11月公开揭穿其谎言,她从来没有进过教培中心;她生第三个孩子时被查出患有子宫肌瘤,因此做了手术,根本没有“被强制绝育”。让我们看一下她姐姐和哥哥接受采访的视频。

四是谎称“新疆存在大规模强迫劳动”。事实上,这是另一黑手凭空捏造出来的。长期接受美国政府和军火商资助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今年3月炮制所谓《出售维吾尔族人》报告,将南疆贫困民众前往内地务工就业、脱贫增收的自发性行为,歪曲为“强迫劳动”。此后,“美国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将这一谬论作为“依据”,炮制《全球供应链,强迫劳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报告,进行大肆污蔑和诽谤。现在让我们放一段视频揭穿他们的谎言。

我们中国人常说,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之大;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之美。当前,新疆经济持续发展,社会和谐稳定,民生不断改善,文化空前繁荣。新疆各族人民安居乐业,和睦相处,享受着充分的生存权、发展权,宗教信仰自由依法得到保障,正常宗教活动受到法律保护,新疆处于历史最好发展时期。任何谣言都不能抹杀新疆人权事业发展进步的事实,任何图谋都不能干扰新疆发展繁荣的进程。希望大家不要听信反华分子的谣言,不要听信反华政客的蛊惑。我们敦促英国政府全面客观看待新疆发展成就,停止在新疆问题上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停止利用新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我们也希望英国媒体摒弃傲慢与偏见,客观、公正地报道新疆,让英国民众了解一个真实的新疆。

独立电视台记者:请问刘大使,中国是否允许联合国人权高专署派团,在不受中国共产党干扰的情况下,独立访问新疆,到刚才视频里展示的那些地方,亲眼看看发生了什么?

刘大使:自2018年以来,已经有几十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1000多名外交官、记者和代表访问了新疆。我们欢迎人权高专访问新疆,这个邀请长期有效。

我们反对的是别有用心的所谓“独立调查”,这实际是企图借新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新疆的大门是敞开的,每年迎接成千上万的游客来新疆旅游、参观。我们欢迎所有善意、客观、不持偏见的人士访问新疆。

美联社记者:刘大使,你曾经在美国长期工作过,请问从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言论和威胁来看,你是否认为中美关系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

刘大使:我希望不是这样。中国仍然相信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中美关系符合两国利益。中国无意破坏中美关系,中方将继续努力与美方保持接触。

但我也在很多场合说过,探戈需要两个人跳,一个巴掌拍不响。我认为,支持中美关系的民意基础仍然十分广泛。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以来,中美双方始终致力于建立基于共同利益的中美关系。这种共同利益基础仍在,中美关系在美国民众中的民意基础仍在。当美国国务卿发表反对中国共产党的“新冷战”宣言时,我们看到很多美国人站出来批评这种论调,他们对美国政府将中美关系引入歧途忧心忡忡。

所以,我不认为中美关系已经“没有回头路”,将中美两国联系在一起的根本利益仍在,很多美国有识之士仍在努力维护中美关系的基本盘。我希望人们最终能重回理智。

新华社记者:华为一直声称自己是一家独立的私人控股公司,与中国政府没有隶属关系,那为什么中国政府不遗余力地维护华为?如果中英关系持续恶化,两国会否像当年的中日关系一样,陷入“政冷经热”的局面?

刘大使:关于华为,我刚刚在《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我不是为自己的文章作广告,而是希望大家能花些时间读一下。英国政府决定禁用华为后,我努力向英国主流媒体投书,因为这个问题对英国很重要。英国公众需要了解问题的全貌。但不幸的是,英国主流报纸都表示不能刊登我的文章。我已在英国工作10多年,算是领教了什么是英国标榜的“新闻自由”。他们非常直白地告诉我,只愿刊登有利于报纸销量的文章。因此他们不愿刊登我关于香港的文章,不愿刊登我关于华为的文章。我不得不让我的文章“飞越”万里到香港《南华早报》发表,当然《南华早报》在英国也有不少读者。我的文章主要观点是,拒绝华为就是拒绝机遇,就是拒绝增长,就是拒绝未来。

关于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首先,正如我在开场白中所说,华为问题不是一家中国公司的问题,而是关乎英国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是将中国视为机遇,还是威胁?是把中国作为伙伴,还是竞争对手?这是一个必须做出选择的根本问题。

第二,任何政府都应维护本国企业的合法权益。这一点不仅中国政府如此,英国政府也一样。我在英工作10年间,清楚记得英国领导人和政要是如何努力为本国企业说项的。我记得英国首相在接待中国领导人访问时,不忘推销帝亚吉欧项目,希望访问期间能够签署有关项目。我记得英国财政大臣努力向中方推销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强调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生产的发动机比包括美国通用电气在内的其他任何国家的产品都好。我还记得英国商业大臣为了推销英国钢铁公司专程访华,最终促成中国敬业集团收购英钢,并同意在未来10年投资12亿英镑实现英钢转型升级。

我认为,一国政府维护本国企业权益无可厚非。一些“冷战斗士”借中国政府努力维护本国企业权益来证明华为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并以此作为攻击华为的理由,这是非常荒谬的。中国政府对每一家中国企业一视同仁。我们希望华为在英国取得成功,实现双赢。所以,在英方宣布禁用华为那天,我说,这一天对华为是黑暗的一天,对中英关系也是黑暗的一天,对英国则更是黑暗的一天,因为英国将错失成为5G领军者的机会。

关于中英关系会否“政冷经热”,我认为政治和经济密切相关、很难完全分开。我们需要一个良好的氛围和条件才能进行合作。我说英方关于华为的决定对中英关系是黑暗的一天,是因为这一决定破坏了中英互信,损害了英国信誉。在英国宣布“禁用华为”后,我与在英中资企业举行了网上座谈,中资企业都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和关切,因为这不仅涉及安全风险,也包括投资风险。我们无意将经贸问题政治化,但是信任和信誉在国与国关系中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