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前海,从声名赫赫到寂寂无声

2020年3月27日 02:45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 亚洲另类投资

奇点财经3月27日推送

如今,已经很难再在中金前海的身上找到它昔日的风光。从2018年起,它如同消失了一般格外沉寂,外界几乎没能看到它任何投资新项目的消息。它官网上最新一条公司新闻也还只是停留在2017年5月。
不过,中金前海眼下似乎又找到了一条新赛道……

作者 | 江 沣

世间万物纷繁复杂,却永远无法脱离其本质。就如同引力对万物的束缚,它虽悄无声息却一直存在,终究会把一切被放大的不实表象打回原形。

六年前,由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公司)、深圳前海金融控股公司(下称前海金控)和中国工商银行这三大国内顶级“豪门”发起设立的投资平台——中金前海发展(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前海)应运而生。

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中金前海,令无数人艳羡不已。它一出生便已风华正茂,在投资市场上也是风生水起,频频出手,诸如百亿元投资中石化销售公司混改项目这样的大手笔投资更是令人望尘莫及。

或许很难令人相信,如今,很难再在中金前海的身上找到昔日的风光,从2018年起,它如同消失了一般格外沉寂,外界几乎没能看到它任何投资新项目的消息。它官网上最新一条公司新闻也还只是停留在2017年5月。

寂寂无声却难掩暗流涌动,中金前海过往的一些投资正遭遇风波,部分投资了中金前海项目的投资人们正四处维权。

一起一伏,恍如隔世。

过去几年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行业也经历了潮起和潮落。2014年起,中国经济告别过去30年的增长奇迹,减速步入新的运行轨道——新常态,在经济转型压力和流动性推动下,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时期,直至2017年的巅峰时期,当年整个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募资额高达1.79万亿元。2018年成了分水岭,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彼时急转直下,募资困境尤为突出,行业开始大浪淘沙。

正如那句经典的话“只有在潮水退去时,才会知道谁一直在裸泳”。从那些遭遇困境的投资机构身上,大概率能找到一些共性,比如急功近利而不是立足长远、盲目跟风而不是专业至上、投机心强而不是坚持投资本质。

如今,经历着困境的中金前海又找到了一条新的赛道——不良资产投资。

腾邦项目爆雷  引发勤勉尽责质疑

从去年年中至今,一群来自北京等地的投资者们一直不断向证监局、基金业协会、中金公司等机构投诉和反映他们在中金前海的遭遇。

事情要从四年前说起。2016年初,中金前海计划募集管理一个项目基金,目标规模5亿元,用于投向腾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腾邦集团”)下属的深圳市腾邦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腾邦资产”)及其附属公司(如需)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腾邦集团成立于1998年,聚焦“旅游、物流、投资”三大业务板块,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腾邦国际,300178.SZ)和腾邦控股有限公司(腾邦控股,06880.HK)。知情人士称,腾邦集团这一项目最初是由中金前海的二股东前海金控方面所介绍的。

中金前海的该产品主要是通过一些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募集资金。在投资人提供的一份“腾邦资产项目”资料介绍显示,该项目总投资金额为5亿元人民币,其中优先级为4亿元人民币,腾邦集团出资1亿元人民币为劣后级。增信措施方面,劣后级投资人(腾邦集团)以其本金和收益保证优先级投资人本金及收益;腾邦集团承诺回购并为其指定第三方回购义务连带担保(如有);腾邦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人钟百胜连带担保。

显然,这是一个“明股实债”的契约型基金,含有结构化的设计。期限是2+1年。

资料中对项目推介的理由之一是“投前估值仅为0.87倍市净率,进入估值低,加上集团保底回购,项目整体风险偏低且可控”。

来自北京的个人投资者李某(化名),便是与其他多个投资者一样通过大唐财富等渠道购买了用于投资该项目的私募基金。基金最终实际募资规模只有1.65亿元,社会投资人出资1.23亿元,腾邦集团出资3200万元。

李某与中金前海签订了一份《前海金桥产业基金壹期基金合同》。按照约定,该基金先投资于深圳市中金前海腾邦壹号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下称“腾邦壹号”)的有限合伙份额,再通过腾邦壹号投向腾邦资产或其附属公司。

2019年,腾邦集团的债务危机彻底爆发,这家曾经一度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38位的多元化巨头,落得被债权人轮番上门讨债。而中金前海的这笔投资本应最迟于2019年3月到期,但也未能如约兑付。如今,基金逾期接近一年,投资人的投资款是否能够拿回来存在着巨大的变数。

最近几年,市场上爆雷的理财产品、私募基金此起彼伏,这其中自然有外部宏观层面的大背景,但其中很多项目也不乏存有底层项目质量、风控措施等方面的问题。承担受托管理责任的专业基金管理人,其专业能力也因此常被诟病。而在腾邦集团这个项目上,投资人更是指责中金前海甚至还缺失基金管理人起码的勤勉尽责,项目上至少存有一个明显的疏漏。

中金前海最初曾明确向投资人告知,这个项目的安全垫之一在于腾邦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钟百胜提供溢价回购担保的保障措施。

中金前海也向投资人们提供了分别与腾邦集团以及腾邦集团实控人钟百胜签署的《最高额保证合同》。所谓《最高额保证合同》,简而言之就是指在腾邦集团及其实控人钟百胜为该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被担保的主债权最高额度为人民币7.5亿元。

这两份《最高额保证合同》的第十二条写明了,“债权人和保证人同意在本合同生效后三个工作日内共同到债权人指定的公证机构办理本合同的强制执行公证”。

为债权文书办理强制执行公证是投融资业务中保障债权人权益的一种常规做法。一般而言,办理强制执行公证的意义在于,如果债务人不履行义务,债权人可以不经过诉讼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实现债权。强制执行公证能够有效的保障债权的有效回收并且还为解决问题带来了便利。

不过,随着产品到期,腾邦资产及其担保方却未及时履约,而后,投资人们才得以发现,中金前海实际上当初并未按照《最高额保证合同》中所约定的那样,及时与腾邦集团、钟百胜办理强制执行公证,也就意味着无法通过申请强制执行的方式来及时获得保障。而产品到期时(2019年4月),腾邦集团的债务危机尚未全面爆发,其部分资产尚有腾挪空间。

投资人方面称,强制执行公证的缺失,降低了腾邦方面的违约成本,也直接影响了基金退出的效率。而中金前海作为基金管理人,没有按照保证合同的规定完成强制执行公证,也未及时将该情况告知投资人,严重违反管理人勤勉尽职的义务。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4月17日,根据中金前海提出的诉前保全财产申请,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裁定查封、冻结或划拨腾邦集团、钟百胜1.76亿元财产。对投资了四年的个人投资者们来说,是否能最终获得部分资金保障,还需要等待漫长的司法进程。

六年轨迹:高开低走

在前述投资于腾邦集团项目的普通个人投资者眼里,中金公司、前海金控的品牌其实是吸引他们选择中金前海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金前海的确与众不同。它的发起方都拥有雄厚的背景和实力,分别是中金公司、前海金控和中国工商银行。它身上还有“前海金控成立以来合作设立的首只基金”这样的独特标签,非同寻常的起点为它最初的业务发展提供了保障。

中金公司是中国顶级投行,旗下中金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是中金公司的私募基金管理平台,管理资金管理高达数千亿元;而前海金控是由前海管理局发起设立的国有独资金融控股平台;工商银行则素有“宇宙行”之称。

按照中金前海对外所述,由于工商银行无法直接入股,所以在中金前海的实际股权机构中是由中金公司和前海金控分别持有55%和45%的股权,负责拟设立基金的资金募集、项目投资和投后管理。而工商银行的角色则是中金前海的财务顾问,协助项目推荐、资金募集及项目管理。

时间是检验一切的试金石。如果要绘制它成立六年时间的发展轨迹,则更像是一条高开低走的抛物线。

《亚洲另类投资》试着梳理了中金前海从成立至今投资项目的情况。

在中金前海的官网上,其自己披露所投资的案例共有14个。一般来说,投资机构官网上披露的项目至少都是该机构还认为不错的投资项目。

这些项目分别为:中石化销售公司、天天快递、百融金服、青牛软件、蓝色星际、坚果智能、Alva Systems、贝多芬跨境电商、云智科技、国科恒通、百果园、约单APP、帧观德芯、万色城。

《亚洲另类投资》通过各种信息收集到的被投项目共29个,但能通过工商登记信息收集到详细信息的投资项目有25个。

中金前海投资项目一览

在这25个项目中,中金前海所投资的阶段分布不均,横跨早期天使投资到Pre-IPO阶段,投资规模也不尽相同,千万级到百亿之间,行业也较为分散。这种非常多元化的投资行为很难让外界清晰地看出它的投资风格,换言之,中金前海并未让外界看到其在某一方面特别突出的投资能力。

目前,在中金前海投资的这些项目中,尚无一个实现IPO,已经实现退出的有2个项目,一个是天天快递被苏宁物流收购而获得退出,另一个为易冲科技。(此外,中金前海还多次公开表示投资了喜马拉雅并通过股权转让获得了退出,但我们未能从相关工商信息中查到确切的情况。)

在其余的这23个项目中,至少有12个项目未能再获得下一轮的融资,占比超过五成。

值得一提的是,中金前海投资这些项目的时间都集中于2016年、2017年间,在2018年后,中金前海几乎没有再新增加过投资项目。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除了一只2017年开始启动的天使投资基金外,也未见中金前海成立其他新的基金。中金前海的资金管理规模也未见明显的增长。

这组成了中金前海两个泾渭分明的发展阶段:2014年至2017年,投资圈里的新晋明星机构,意气风发;从2018年至今,又如同消失在茫茫人海一般,寂寂无声。

其实它也是历史的一个缩影。2018年是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一个转折点,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从前一年的空前繁荣开始进入到了大浪淘沙的阶段。而从那时起,一些在市场繁荣中畅游的投资机构,随着泡沫的消去,问题开始逐渐暴露。

掉进乐视体育的坑

中金前海的困境其实在2017年便已经显露端倪。

当年,中国资本市场上发生了一件非常轰动的事——估值高达200多亿元的乐视体育及其乐视系企业深陷危机。这导致一大批当时重金投资于乐视体育的投资人们深受牵连,中金前海便是其中之一。

在中金前海的官网上,尽管已经无法直接在被投项目展示页面中再找到乐视体育的项目,但对于乐视体育的介绍还依旧能够在其网站上搜索到。

彼时,成立不久的乐视体育成了资本市场的一个明星,在热钱四处飞扬以及贾跃亭提供兜底保障的助推下,众多投资机构竞相争夺这个项目。乐视体育在2015年上半年完成A轮融资后,又在2016年初完成了70亿元的B轮融资,B轮融资后估值205亿元。

有欢喜者,也有感到哗然者。

种种迹象来看,中金前海在乐视体育这一项目上也是下了重注,投资金额并不小。而至少也曾有一段时间,中金前海也把乐视体育当成所投资的明星项目之一。

工商注册登记信息显示,中金前海所投资乐视体育的主体是深圳中金前海伯乐三号基金中心(有限合伙),该基金注册资本2.75亿元,其唯一投资的企业便是乐视体育。中金前海在乐视体育中的持股比例为1.2%。

根据与中金前海同时进入乐视体育该轮融资的凯撒旅游(000796.SZ)当时公开披露的信息,凯撒旅游旗下主体以12亿元的投资获得了乐视体育5.56%的股份。照此估值,中金前海获得乐视体育1.2%的股份对应的投资额约为2.6亿元,与前述中金前海伯乐三号基金中心(有限合伙)的注册资本大致相当。

后面的故事应该已经众人皆知了,乐视体育危机在2017年下半年的彻底爆发,而即便有贾跃亭的兜底保障,中金前海的这笔投资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着落。

此后,虽然在经过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中金前海要求乐视网相关主体承担责任的主张得到了支持,但它不得不面临的尴尬现实是根本无法获得偿付。

2019年10月31日的一份执行裁定书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日前终结了中金前海诉乐视网及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一案的执行程序,“由于被执行人名下无银行存款、无不动产登记、无对外投资,而轮候查封了被执行人名下多个股权,也暂不具备在本案中处置的条件,因此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上述欠款及利息均未追回。”

这一申请执行标的为3.7亿元及利息。

招牌项目中石化混改 赚了吆喝还没赚到钱

中金前海从成立之初就吸引到了业界的眼球,除了它显赫的身世以外,也和它第一个投资的项目一鸣惊人有关。

2014年9月,中石化销售公司与25家境内外投资者签署《关于中国石化销售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25家投资者以现金共计人民币1070.94亿元(含等值美元)认购增资后销售公司29.99%的股权。中金前海发展(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前海基金”)管理的境外基金Qianhai Golden Bridge Fund I LP以1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额,将持有中石化销售公司2.8%的股权,与嘉实基金、中国人寿、中国人保等一起成为中石化销售公司的前四大投资者,也是投资金额最大的境外投资者。

这也是《亚洲另类投资》通过公开信息查询到的中金前海所投项目中,最早完成的一个。投资于该项目的资金来源不得而知,不过按照最初三个发起方的角色分配来看,这笔资金来源大概率与工商银行方面有关。

刚刚成立就能拿到百亿元资金委托其进行投资和管理,再加上中石化混改项目的特殊之处,这很难说是中金前海自身投资业务能力的直接体现,交易有很强的不可复制性。

这个项目成为了中金前海最为重要的招牌项目,名气响亮,还贡献了其100亿的AUM。不过,对中石化销售公司完成投资至今已经约5年半时间,其上市计划却并不如预期那般顺利,直到现在还迟迟未见动静。而从财务回报的角度来说,恐怕目前也难言可观。

可以作为直接参照的是,另一个与中金前海同时参与中石化销售公司项目投资的主体——公募基金嘉实元和,由于封闭期临近的原因,已经于2019年8月通过股权转让实现了退出。嘉实元和基金最初投资该项目的金额为50亿元,转让的价格则约50.55亿元,较初始投资几乎是平进平出,而这还是未考虑到投资人付出的管理费等成本。

虽然该嘉实元和在清算报告中并未披露交易对手、交易价格、估值依据等信息,但由于嘉实元和基金的公募基金属性,此次交易应该会考虑到投资者的利益,因此其估值应该有一定的参考性。

这意味着这个招牌项目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能给中金前海及它的投资人们真正带来的回报非常有限。但它给中金前海最直接的帮助是,在它总共一百多亿元的AUM中直接贡献了整整100亿元。

找到脱困新方向:不良资产?

种种迹象显示,在原有投资业务发展并不顺利的情况下,中金前海正在另寻新的机会。

一个直接的信号便是其股东层面的变化。

2019年3月,中金前海二股东前海金控开始挂牌转让中金前海35%的股权,转让完成后前海控股仅持有10%的股权。

在前海金控正式转让之前,已经寻得了有意向方。当时,中金前海行政部门人士告诉记者称,虽然项目刚在深圳联交所开始挂牌,但由于此前已经确定意向方,“达成了比较有默契的意向”,因此不会再有其他机构参与。

这部分股权被两个买家买走,一是天津东保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二是深圳柯扬前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前者拿走20%股份,后者拿走了15%股份。

天津东保金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丁松良,外界对其了解并不多,公开信息显示,其曾在投资行业从业多年,先后在渤海证券、中节能投资、海胜基金等机构任职,目前是海祥创投的实际控制人。

而另一个新进入的股东深圳柯扬前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则更为特别,甚至有些令人意外。深圳柯扬前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背后是美国知名房地产基金柯罗尼资本(Colony Capital),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房地产私募基金之一,尤其是以不良资产投资而闻名。

柯罗尼资本由Thomas Barrack于1991年左右一手创办,目前管理着超过600亿美元的资产,旗下企业包括法国的家乐福集团和雅高酒店集团,以及美国第一共和银行(FirstRepublicBank),费尔蒙-莱佛士酒店集团(FairmontRaffles),米拉麦克斯影业公司(Miramax Films)等等,。

柯罗尼资本在中国的房地产投资业务中还并不是一个众人皆知的角色,国内房地产基金行业中的很多人士都对其不甚了解,不过,实际上它在国内开展业务已经有很长时间。

早在2004年,柯罗尼资本和上海上实集团共同发起了柯罗尼扬子基金,专注于对中国国内不良资产和房地产进行投资。主要投资人包括亚洲发展银行(ADB)和国际金融公司(IFC),全部投资项目于2011年退出。2011年5月,柯罗尼资本发起了自己第一支人民币基金,柯罗尼新扬子基金。

前几年开始,除了关注传统的房地产项目以外,柯罗尼新扬子基金还大力发展在新兴领域的投资,包括科技,互联网,和文化产业,尤其是加大了在早期创业项目的投资,不仅直接投资于项目,也是许多创投基金的LP。它投资的基金包括高捷资本、云起资本、分享投资、英诺资本、寒武创投、梅花天使创投等。不过,据了解,柯罗尼新扬子基金的策略近两年又再次发生了一些变化,对创投基金的投资兴趣已经大大减退。

柯罗尼资本与中金前海的此次联姻,正是释放出了中金前海进军不良资产投资领域的信号。就在一个月前,中金前海已经正式开始公开招聘不良资产投资、房地产投资方面的团队。

当下,不良资产投资正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赛道。对于中金前海来说,在过往的一些业务陷入重重困境之时,也亟需找到一个新的故事。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安卓版),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