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制落地,打破发改委国企债“刚兑”?

2020年3月6日 04:56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 DM中国境内债

奇点财经,香港,3月6日推送

债券注册制消息刚出时,有老铁问这事是不是为打破发改委国企“刚兑”做准备,政策实施后企业债,公司债会不会迎来大量供给。

政策文难免长,相关解读不少,看上去似懂非懂?作为专业梳理研报的小雷猴,这就好好把债券注册制这事用简单的逻辑线理一理。

一图看懂企业发债变化

中国债券交易所分为银行间市场及交易所市场,但随企业发债的品种不同要受到不同部委的监管,呈现出“三足鼎立”之势:企业债对应发改委,公司债对应证监会,短融中票PPN对应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不同的监管模式下业务标准自然有所差异,存在金融机构间不当竞争及监管套利的空间。

债券注册制到底修改了些什么,不变的又是哪些?
雷猴在此整理了下各类债券的异同及实施注册制前后的变动供各位参考。

仔细来看,这次注册制实施仅涉及发改委对应的企业债及证监会对应的公司债,暂时与银行间交易商协会无关。理论上,债券注册制的实施利于缩短企业发债周期,也强化了债券市场“信息披露”的要求。具体到债券品种,此次注册制实施影响的程度及侧重点并不相同。

“企业债”历史遗留问题

债券注册制的推行,粗看对证监体系下的公司债影响有限,2015年以来公司债已建立了由证券交易所上市预审核、由证监会采用简易核准程序的发行监管制度,可以被视作“注册制”的试点,模拟了五年一朝应考自然不在话下。

明面上看影响最大的似乎是发改委下企业债的发行。

对发改委企业债而言,过去5年因发行条件受限,审核流程繁琐,其发行规模大幅缩减。

截至2020年1月底,企业债萎缩到不足3万亿,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10.8万亿(包括公开和定向),公司债10万亿余额(包括公开和私募)。

但企业债也有其先天的优势,在信用债违约频发之际,发改委企业债的违约相对而言规模较小,原因是发改委一定程度上可以督促各级发改机构落实监管责任,这使得国企在企业债品种中一定程度上保持了“刚兑”。同时因为托管在中债登,质押借钱时省去了跨市场的麻烦。

实施注册制后,会不会打破发改委国企债“刚兑”?

谈天说债给出了一个参考答案:“尽管取消了省级转报环节,但同时要求省级发改部门对募投资项目出具专项意见,并承担相应责任。”这就意味着省级发改部门仍有一定的权利跟监管责任。所以….

机会!企业债、公司债供给或开启新一轮增长

旧的证券法要求,“累计债券余额不超过公司净资产的40%”,此类指标在三部委的监管执行中有所差异。除了发行申报制度的改变,新证券法还删去了此项规定,将负债结构的决定权留给发债公司主体。

业内普遍认为这一变动是债券注册制落地后的最大变化。

但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发行条件,还有一点是“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条件”,不排除未来会新增更多条件。例《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贯彻实施修订后的证券法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申请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发行人,除符合证券法规定的条件外,还应当具有合理的资产负债结构和正常的现金流量”。

可以预见,发改委企业债及证监会公募债的供给量或将迎来一波增长,债券市场的融资结构,融资成本以及各品种的流动性也会随之变化。但注册发行经验、项目经验、信息披露经验都需要积累,相关品种债券的发行规模增长量级及增速会到怎样一个程度,还是个疑问。

注册制的核心是信息披露,特征是宽进严管。在此之前,2019年12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证监会联合就《公司信用类债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及配套文件公开征求意见,标志着我国债券市场统一监管已经形成大致框架,如今进行债券注册制改革,不同券种注册标准逐步趋同,方向再次明确。

像近期热议的《外国人永久居留条例》一样,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实施过程中能发挥多少效用,还会有多少配套机制在路上,且看且看。

信息来源:
金融监管研究院《深远影响!公司债和企业债注册制!资金用途审核、40%比例和净资产要求废止!》
21世纪《企业债公司债进入注册制时代信用债开启新一轮增长期》
大队长金融《债券市场注册制改革,开启“宽进严管”新时代》
避险山庄《债市虽三分,天下已一统》
股债稻草人《公司债券的有趣问答(五十八)》
谈天说债《债券注册制,看看就好》
财新《银行间债券市场产品算证券吗?》
财新《徐林:我所经历的金融监管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