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投资人Seth Klarman警告全球日益增长的政治和社会分歧可能以经济灾难告终

2019年1月23日 02:56
來源:奇点财经Singularity Financial

以下文字从“纽约时报”部分翻译并整理-

随着商业和政治领导人抵达瑞士阿尔卑斯山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大家都在讨论来自美国著名投资人Seth A. Klarman的一封致投资人的信件。

61岁的价值投资者Seth A. Klarman是投资界一位大师级人物,他经营着Baupost集团,管理着约270亿美元。他警告全球社会紧张局势,债务水平上升以及美国领导力下降。他没有参加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年度朝圣,但他的言论经常被政策制定者和高管们所采用。在他写给投资人这封长达22页的年度信中,言论黯淡,警告全球范围内日益增长的政治和社会分歧可能以经济灾难告终。

Baupost的投资人包括哈佛和耶鲁的捐赠基金以及世界上一些最富有的家庭,大家在来到达沃斯集会之前相互传阅。这个大会有Bill Gates,Sheryl Sandberg等商业领袖,像Bono这样的社会和文化人物,以及像德国总理Angela Merkel这样的国家领袖。Klarman先生,有时被称为“波士顿的甲骨文”,是“奥马哈甲骨文”巴菲特先生赞扬的为数不多的金融家之一。他的观点非常受追捧,他撰写的关于价值投资的绝版书在亚马逊上售价高达1,500美元。

“It can’t be business as usual amid constant protests, riots, shutdowns and escalating social tensions,” 他写道:“在持续不断的抗议,骚乱,关闭和升级的社会紧张局势中,我们不可能像往常一样。”

Klarman先生对于投资者忽视川普总统在推特上的任性胡言,以及过去一年美国在世界上舞台的退出表示不满。“二战后建立的国际秩序逐步消失,市场忽视了一个更加孤立的美国可能带来的长期影响,世界越来越分散,世界霸权争夺不断加剧”,他写道。

由于政府关闭,川普和美国代表团取消了参加达沃斯会议的计划,这将使默克尔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有机会填补领导空白。Klarman先生引用法国“黄背心”游行,并扩散到整个欧洲:“社会摩擦仍然是全世界民主国家面临的挑战,我们想知道投资者什么时候会开始关注这一点。”他补充道,“社会凝聚力对那些有资金投资的人来说至关重要。“

他详述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几乎每个发达国家都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债务,他说这种趋势可能导致金融恐慌。他引用了2008年至2017年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在美国超过100%,法国,加拿大,英国和西班牙也接近这一数字。他说:“下一场重大金融危机(或之后的金融危机)的种子很可能就藏在今天的主权债务里。”

Klarman先生特别担心美国的债务危机,这可能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以及它最终如何影响该国经济意义重大。他写道:“没有人知道多少债务是太多,但美国将不可避免地达到拐点,到那时,已经持怀疑态度的债务市场将会拒绝继续向我们提供我们能够承受的贷款利率”, “当这场危机爆发时,想让我们的房子井然有序可能为时已晚。”

2017年,Klarman先生将部分资金返还给投资者,称他没有看到足够好的投资机会。 然而,他也在信中承认,即使他预计会发生危机,“但是最坏的情况不会经常发生,你不能被恐惧支配而无所作为。”

Klarman先生是一名注册独立人士,多年来一直是共和党人的捐助者,但他一直在批评川普,并试图选举民主党人来削弱他。 他在信中说,他特别担心川普把真实的信息描绘成“假新闻”,以至于给社会和经济带来巨大影响。

无论危机即将来临还是数年之久,Klarman先生似乎相信它即将到来,它不仅表现在市场低迷,而且还可能出现更多暴力事件。

“想象一代人生活在社会动荡不断恶化中,”他写道,“这将导致经济落后,为大量的国家债务去买单。”